珍惜「大法弟子」的稱號 正念清除亂法爛鬼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2月22日】當我被惡警刑訊逼供,敲詐勒索,送進教養院,使我工作沒了,妻離子散,還要進一步在精神上扼殺時,我才看到它們的險惡用心,才真正認識到邪惡的本質,當再也沒有退路時,才想起與之抗爭,實在是太晚了,損失也太大了。

「好人」絕不是「好欺負的人」,因此寫出了提醒同修,對阻礙我們信仰真善忍的另外空間邪惡勢力,絕不要留情,主動發出我們無堅不摧的正念清除。

通過學法,我認識到我們不應該被綁架,邪惡不配來考驗大法弟子,我們完全有能力做任何事情,被綁架說明我還在縱容邪惡,它們不配碰大法,不配碰我的身體,是我心性上有漏,對法理的理解程度不深,姑息了邪惡。

針對邪惡的迫害,如果用人的一面去抗爭,是很難抵擋得住的。如果用神的一面去對待邪惡就甚麼也不是。人神之間一念之差,結果是不一樣的。

在教養院裏,邪惡不讓煉功,我就絕食,絕水,下定決心,放下生死,無論灌食,打針,上銬及偽善誘惑都動不了我的心,最後邪惡將我單獨關在一個屋裏,在那裏,我可以自由地煉功。

修煉的基礎是對大法的堅定,堅持自己是「大法弟子」,堅定來自於正信,來自於對大法的理解。做所謂「轉化」工作的人都是那些學過大法的,很能迷惑人,順著它們的思路走就會被領進迷魂陣。我不與叛徒爭,也不與其吵,而是用智慧來對待它們。它們圍著我講,我就聽而不聞,視而不見,時不時打斷它們的思路,另起一個話題,待它們口乾舌燥,精疲力竭之時,再做其轉化工作。

我說:「我想你們這套理論是進了教養院以後才得到的,而你們卻像在科學院裏討論科學問題,不覺得可笑吧?我修大法是我通過實踐覺得好才修的,沒有誰強迫我,至於大法好不好,你們別在這裏對我說,讓我出去在沒有任何強制和迫害的環境下,讓我自己來認識,你們能做到嗎?」

我同時叫他們能重新回到大法上來,告訴他們師父一等再等就是在給他們自己醒悟的機會。這樣,那些邪悟的再也不到我身邊來了,他們私下講: 這個人就剩下兩個字──「堅定」。

由此我體悟到,堅持自己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身份,就是保住了和師父的聯繫,師父就可以管你。舊勢力就是想讓我們割斷與師父的聯繫,因此邪惡首先要讓被綁架的學員表示「不煉了」,哪怕是假裝的,那樣就摘掉了「大法弟子」的稱號,它們就可以放手迫害了,師父再心疼也不能幫助了。

個人體悟,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