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摔摔打打中走向成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2月2日】近日看明慧網上同修的文章:建議更多的大法弟子寫出自己的修煉經歷,很有感觸,幾年來在正法修煉的路上我走過彎路,摔過跟頭,在跌跌撞撞中逐漸走向成熟。我深知師父為我承受太多太多,一次次地給我機會讓我正悟過來。我不能讓過失成為我修煉路上的障礙,有責任寫出自己的真實感受,為揭露邪惡盡一份力量。

我是1998年3月得法的,得法前我患有多種疾病,如胃炎,婦科病,便秘,膽囊炎等,打針,吃藥那是常有的事,中藥、西藥、偏方吃了很多也不見效,嚴重時上不了班,影響了正常工作。那時的我企盼能有一個健康的身體,就在這種情況下我得了法。當初的目的是為了治病,還不懂得修煉。隨著不斷地學法、煉功,加之經常和老學員在一起切磋,使我提高很快,逐漸改變了原來的認識,並開始走入修煉。

從煉功開始,師父就在管我,煉功時間不長,師父就給我消業,而且來得很猛,這對一個剛剛開始煉功的學員來說,確是一個不小的考驗,憑著一個信,我很快闖過了這一關。之後身體輕鬆,打坐也由半小時增加到45分鐘。記得煉功時間不長,一次抱輪,突然感覺身體輕飄飄的就要離地而起,可把我嚇壞了,(因當時我還沒怎麼看書)我兩腳拼命踩地,心想可別起來了。之後一連幾天煉功,一閉眼睛就感覺要起來,這些都是真實的體驗。慢慢的我認識到了學法的重要,工作之餘,處理好家務之後,我用更多的時間學法、背經文。修煉以後我覺得生活充實了,精力充沛了,健康的身體、愉快的心情使我每天都以良好的心態去工作。就在我滿腔熱情地投入修煉時,魔難開始了。

99年4.25以後,單位領導就一次次地找我談話,讓我表態不再煉功,7.22以後又強迫我交書、表態。由於學法不深,我沒有足夠的心理準備,在怕心地驅使下,違心地交書、簽字,那種痛苦是用語言難以表達的。我明白無論如何我都不能放棄修煉,於是我加緊學法,不斷提高心性,在法上認識。

2000年3月,我因去北京上訪被非法關押15天,之後局裏、單位讓我在家等候處理意見,在這期間,局裏、單位領導經常找我,讓我寫認識放棄修煉。在各方面的壓力下(特別家庭壓力),我又一次違心地寫了不煉功、不上訪的「保證」。再度陷入痛苦之中,此時再看《轉法輪》,書中的每一句話都觸動著我的心,我覺得我修不了了,這時同修鼓勵我,多學法,不要陷於痛苦之中,找出執著,把握好以後的機會。也就在這時,單位領導打來電話,說我寫的不合格,得重寫,當時我非常激動,我知道師父沒有放棄我,我以極大的勇氣給局領導寫了一份修煉體會,談到修煉以來我的身心變化,並表示堅修到底。這以後單位長達一年時間沒讓我上班,扣發了我的工資,對此我並沒有認識到這是對我的迫害,認為這可能是我的業力,所以一味的消極承受。

由於生活所迫,我只好到一家私營公司打工,我以一個修煉人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以真誠、善念對待每一個人,努力做好每一項工作。經過一個月的觀察,廠長改變了對我的態度,由開始的不信任到後來對我的尊重、理解,對電視的污陷宣傳也不再相信。一次廠長看完電視後說,「電視說的和你們做的怎麼不一樣呢?以後誰再說煉功人沒有責任心、不照顧家、不管孩子,我給你說公道話。」廠裏職工對大法也有了正確地認識。雖然在這裏工作非常辛苦,起早貪黑,工資又很低,但我能以自己的實際行動證實大法,這比甚麼都重要。在這期間,原單位領導多次去找我談話,我只要寫個書面材料不再煉功,就可以回去上班。

2001年2月23日,我正在廠子上班,就見來了一行人(5─6人),直奔辦公室而來,他們不容分說,強行把我帶到市「法制學習班」(其實是違法的法西斯洗腦班),一同被抓的還有當地的幾位同修。因為我的突然被帶走,給廠子工作帶來很大麻煩。在洗腦班上我們每天聽到的就是謊言、威脅、恐嚇,此時的我非常平靜,邪惡的說詞和沒有依據的謊言,沒能動搖我,反而更堅定了我的信念。由於我們幾個不配合邪惡,被定為重點,這使當地主管迫害法輪功的不法官員大為惱火。當洗腦班結束時,公安人員欺騙我們說:「回去就讓你們回家。」但一到車站,就將我們幾人帶上警車,押到看守所,這是我第二次被非法拘留。在看守所裏我的心態開始不穩,怕被勞教後挺不住,結果被邪惡鑽了空子,在壓力面前,在眾多人的攻勢之下,我沒能在法上認識,再一次做了一個修煉人不應該做的事,違心的在「保證書」上簽了字。

雖然這次回來之後,單位第二天就讓我上了班,但我的心是沉重的,內心的痛苦與日俱增,就在這時我看到了經文《強制改變不了人心》,我深知修煉是嚴肅的,我不能一錯再錯,讓師父一次次的為我承受了。於是我在明慧網上發表了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作廢,堅定修煉,做一個真正的大法粒子。我下定決心用實際行動洗刷污點,不再給大法抹黑,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從此以後我堅決抵制邪惡。

2002年4月是邪惡迫害最瘋狂的時候,23日上午我正在上班,三名警察把我騙到公安局,讓我在「認可書」上簽字,我堅決拒絕簽字,警察說:「你不簽字就別想回去了。」接著逼著我帶他們到家裏搜查,我不去,惡警從樓上把我拽到樓下,推上警車,強行抄家。一路上我一直在發正念,並求師父加持弟子,保護大法書籍,讓他們甚麼也找不到。惡警像土匪一樣把我家翻個亂七八糟,沒找到他們要的東西,就又把我帶到公安局,並說簽字就回去,否則就送看守所,現在就看我的態度。這樣僵持到下午2點多鐘,把我送到了看守所。在看守所裏,我與同號的幾個同修不停的背法、發正念:我們要堂堂正正走出看守所,邪惡不配以任何形式考驗我們。我求師父加持,讓我以前背過的經文都能想起來,我在心裏默默的對師父說:這次我一定會做好,像個大法弟子的樣。26日下午,突然管教讓我帶著自己的東西出去,就這樣,我堂堂正正走出了看守所。之後又有幾名同修正念闖出了看守所。後來我才知道,幾天來我的同事、丈夫及朋友盡最大努力營救我,同事找到公安局的一個領導,講了我的情況,這位領導二話沒說,立刻通知下邊放人,說:「此人工作需要,這次做個例外。」而這次我的丈夫做得非常好,為放我之事與警察據理力爭,處處維護我。堅決不同意單位領導寫的「如果此人決裂法輪功就給予保釋」的要求(以前丈夫曾背著我,以我的名義寫過迎合邪惡的思想認識),通過這件事,我親身感受到了正念的作用。

我曾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有一份比較穩定的工作,三年多來,由於邪惡的迫害,擾亂了我的正常生活秩序,也使我這個家庭瀕臨破碎。多次入獄,使丈夫難以承受這種痛苦,為此多次提出與我離婚,在無知中做了許多對大法不敬的事情,這一切都是邪惡勢力造成的。雖然他現在還不理解我,但我相信,終有一天他會明白的,會站到真理一邊。

現在雖然我已被迫害得流離失所,但無論在任何環境中,我都不會放鬆對自己的要求,珍惜這萬古未遇的機緣,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堅持不懈地做好正法之事,直至法正人間。

以上為個人修煉感受,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