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倫多星報:香港感到了來自中國的寒流

——安全法提案引發公眾的驚恐:「他們踢醒了沉睡的人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2月17日】

昨天,抗議者們遊行集會反對香港的反顛覆法提案,該行政區在北京指示下已提出全面的新國家安全法,香港的人權組織擔心該法律可能是自1997年這一前英國殖民地歸還中國統治以來,對公民自由構成的最嚴重的威脅。(路透社記者KIN CHEUNG)

多倫多星報亞洲分社記者馬丁-裏格-考恩12月14日撰文描述香港23條立法引發的憂慮和抗議。

文章說,香港這個以賺錢為主的非政治地區再也不同以往了。銀行家們和工會成員們正聯合起來;人權團體和商會在從事共同的事業;天主教教會與法輪大法並肩作戰;謹慎的外交家們加入了新聞記者的行列;各界人士一起拉響了警報。

是甚麼原因使得如此眾多的難以駕馭的力量突然結成聯盟了呢?那是來自大陸的寒風疾流──在北京的授意下,特區政府提出立法通過涉及範圍極廣的國家安全法以囚禁任何被指控為「威脅」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人。

一份六十二頁充斥法律術語的文件,觸發了前英國殖民者把主權交給中共後最大的政治風暴,岌岌可危的是「一國兩制」,而這個制度是1997年交接時保證香港普通法傳統五十年不變的基礎。

獨立立法委員,前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奧德雷.歐(音譯,Audrey Eu)警告說:「這﹝立法建議﹞是把大陸的制度引伸到香港的橋樑。」

這份新的諮詢文件讀起來像遊戲計劃書,以便將來香港觸犯了中國的政治敏感性時,可以進行鎮壓。

確實如此,章節的標題說明了一切:叛國,煽動叛亂,分裂,顛覆,盜竊國家機密,禁止外國組織。

在英國女王離去的五年後,老大哥從大陸冒了出來,在這座海港城市投下了可悲的陰影。

民主黨創始人,資深立法委員馬丁.李指控說,該提案等於在香港政治自由的「棺材上,打上最後一條鐵釘。」

如果香港當地的團體與被北京認為對國家安全構成威脅的大陸組織有緊密聯繫,這些團體就可能會被禁止。活動家們擔心已被大陸認作是XX的法輪大法(也稱為法輪功),可能有朝一日在香港成為被打擊的目標。

親民主的政治家們也擔憂,如果中國認定他們對國家安全構成威脅,他們會由於同國外組織的聯繫而被起訴。李表示,這種鎮壓是「特區政府立法提案中最邪惡的部份。」在採訪中他指出:「提案一旦成為法律,中國只要一紙文書,就能除掉任何它不喜歡的組織。」

李和其他法律專家說,不僅高知名度的異議人士有理由感到容易成為被傷害的目標,而且普通百姓也會出乎意料地受到影響。警方會獲得新的權力,在某些情況下,無需許可證就能對私人住所進行搜查。

甚至擁有香港居住權的加拿大人如果被發現在國外挑起反中國的活動,也可能在返回香港時被逮捕。

為甚麼在享受了五年的政治和諧之後,香港突然進行大肆封殺了呢?

部份原因是由於這是交接中未完成的事宜,即1997年到期之前,英中雙方談判者因未能解決而遺留下來的法律起草問題。香港小憲法即基本法的第23條規定香港必須在將來某時「自行制定法律」維護國家安全。

在香港爆發了抗議1989年天安門大屠殺的大示威之後,中國堅持要增加這一條款,如果實施的話,新的法律武器將防止香港再度成為反大陸的不安定源泉。

評論家們承認香港必須實施基本法,但認為香港地方官員太過份了,本來只需要更新或修改現有法律,港府卻大動干戈。

然而國家安全法的可怕之處刺激了香港原本馴服的百姓,同時把特區的民主匱乏暴露無遺。

許多人感到憤怒,香港沒能按基本法規定的那樣,「自行」制定法律,卻選擇同北京密切協商以投其所好,造成的結果是削弱香港的司法獨立性,通過法令將其屈服於北京專制獨裁的嗜好。

評論家們也批評說,香港匆匆制定鎮壓性法律,卻不願接受基本法中對民主化的要求。好鬥的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把民主說成是一種靠不住的、評價過高的體制,這種體制使納粹德國的希特勒掌握了權力。此話一出,這場辯論急劇引起注意。

葉劉淑儀最近在給大學生演講中說:「希特勒是靠民主選舉掌權的,他殺害了七百萬猶太人。」然而她卻隻字不提納粹的濫用職權和威脅手段,令他當上了德國總理。

在語出驚人之後,葉劉淑儀又激烈地為中共的人權記錄辯護,宣稱北京是可以信任的。

她不顧在中國大陸囚禁著數千名政治犯和新聞記者這個事實,告訴持懷疑態度的立法委員們:「大陸已向我們保證,在中國沒有人因為政治犯罪而被起訴。」

當大陸副總理錢其琛厲聲說任何反對國家安全法的人都是「心中有鬼」時,幾乎沒人感到安心了。律師們迅速反駁說提案細節中有鬼。

民主黨的李﹝柱銘﹞說:「政府意識到,如果他們告訴你細節越多,你見到的鬼就越多。」

葉劉淑儀堅持說她的提案中的煽動叛亂和叛國罪同加拿大、英國、澳大利亞等國的現存成文法幾乎沒有不同,但這種說法已引起法律學者和政治分析家的強硬抗議,他們指責特區政府從外國法規中斷章取義。

在香港開業的加拿大人權律師馬克.戴利表示,更貼切地說,香港和中國不是民主國家,因此用西方作為參照能產生嚴重的誤導。

他指出:「這是錯誤的比較,這裏不是在談帳單和結餘的問題。」戴利是香港律師會憲法事務委員會成員,發表了一篇批評這份立法提案的文章。

這裏的選民同加拿大選民不同,如果這裏的政客們踐踏民權或濫用權力,香港選民們無法把其政府趕下台。戴利也指出,加拿大的煽動叛亂法律已處於廢棄不用狀態;而香港卻正在強化其法律以威嚇反政府煽動,而且實行比中國大陸的法規更為嚴厲的懲罰。

曾經在安大略省司法部工作過的香港大學法律教授西蒙.楊指出:「最終,我們這裏將沒有真正的民主。」

對於特區政府斷章取義地引用加拿大法律作為支持安全法的論據,楊也提出質疑,如聲稱加拿大最高法院否決任何單方的分離權利,事實上,加拿大人認為分離是政治性事務,而不是在法庭上定罪的案件,不能把分離主義支持者投入監獄。對比之下,中國強硬地反對西藏或台灣的分離,經常痛責達賴喇嘛和台灣國民黨是「分裂主義者」。

楊說:「他們完全不提在﹝加拿大﹞法庭判決中提到的限定條件。」

提案中另一項有爭議的內容是,如果新聞記者拒絕揭出「未經許可透露保密消息」的來源,就會以盜竊﹝國家機密﹞罪起訴他們。這項提議引起的警覺是,任何對自由信息流通的限制會觸發新聞媒體從香港遷移出去,並阻礙大銀行和其它商業在這裏繼續經營。

加拿大總領事館昨天發表一項公開聲明,明顯警告說立法必須符合國際人權條約。

加拿大的聲明說:「我們將密切注視立法草案中用詞的確切含義,尤其是…這些條款對言論和結社自由可能造成的影響,以及擴大警方權力的適當性。」 英國和美國政府也表達了類似的立場。

公眾也開始變得警覺,昨天一項新的民意測驗顯示對新聞自由和政府侵權的關注程度在上升,相當大多數的人要求政府將更多的細節提交公眾辯論,而不是匆忙地送交立法委員會。

民意測驗專家邁克爾.德高利爾說:「他們踢醒了沉睡的人們,社會受到這件事的深度影響,變得極端對立起來…我想,我們遇到的事非常嚴重,擔憂程度在上升。

但特區政府沒有退縮的跡象。本週,親北京的立法者擊敗了民主陣營一項譴責該提案的提議,顯示出特區政府明年提交草案作最後表決時,將會搭其同志的順風車,輕而易舉地得以通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