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理智清醒地選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2月16日】通過學法,我認識到,今天大法弟子面臨的其實是兩條路:一條是舊勢力安排的、想逼著我們走的,一條是師父開闢出來讓我們選擇的。大法弟子是要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實現助師正法的偉大洪願。下面談一下個人認識,目的在於把問題提出來,大家整體提高。

一、甚麼是舊勢力安排的路

師父講:「大家做得好不是走舊勢力安排的路,目的是不叫舊勢力鑽空子。」(《在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那麼甚麼是舊勢力安排的路?我理解,舊勢力的企圖就一個,即要它們所要的去插手宇宙正法之事,最終都是對正法的干擾和破壞。所以一句話,凡是對正法不利的都是舊勢力安排的。

這種安排外在的表現為:對大法、對師父的詆毀;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對宇宙眾生的毀滅。師父在《導航﹒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中又說:「……就是說已經在相當久遠的年代就已經安排了這件事情。他們為了使它不走偏,為了使今天的事不出問題,他們建立了一套系統。用他們的理念講,今天所發生的事情,所出現的事情,都是他們安排好的。」

更主要的是這種安排的內在體現:萬古以來,舊勢力層層安排了大法弟子的思維邏輯、思維方式。當然它們所安排的、所要達到的目的是無法符合正法的標準的。師父曾講:「甚至於每個大法弟子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你甚至於思考的一個問題都不是簡單的。將來你們看,都是安排得相當細密,不是我安排的,是這些舊的勢力安排的。」(《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

舊勢力這種外在的、內在的層層的細密的安排,就是為了今天真正正法時,這外在的和內在的,這一切的一切都將按照它們安排好的進行,實現它們所謂的「自救」,其實都是對正法的破壞。

二、如何不走舊勢力安排的路

師父在《北美巡迴講法》中講:「那麼也就是說呢,舊的勢力不管它們怎麼安排,隨它們安排好了,但是最後做這件事情時絕不能按照它們的要求做。」那麼作為正法弟子,如何不走舊勢力安排的路呢?

我想,舊勢力千百年來系統地安排的這一切,最終還取決於我們大法弟子是否選擇、是否承認、是否走這條路。無論舊勢力用自己的標準怎麼盡力安排了,真正正法的今天,大法弟子就不選擇這條路,就不認可這條路,那麼舊勢力安排的這一切就不能成立,不就破除了舊勢力的安排嗎?

1、大法弟子清除自己頭腦中舊勢力安排的一思一念最關鍵。

我們需要時刻分辨自己的一思一念,如果對正法不利,那都是舊勢力安排的,予以清除。如:「能不能再來抓我?」、「電話可能被竊聽」、「某某同修這次被抓還不得判個十年八年的」、「不去講清真相是最安全的」等等。這些念頭一出,都是對大法、對同修、對眾生同化大法不利的,辨別清楚,這些念頭不是我,是舊勢力安排的,發正念徹底清除它!

雖然舊勢力已經安排好了大法弟子的思維方式、思維邏輯、甚或各種思想觀念和人的各種執著,可這宇宙中有個理,你要甚麼自己說了算。如果你滿腦子任由舊勢力這套東西的存在,把它當成你自己,聽其擺布,讓你咋想就咋想,讓你咋幹就咋幹,長此下去地迎合於它,你自身周圍形成它的「業力場」,它那個要害你命的「靈體」不就上來了嗎?反過來,如果你清楚地知道,這些不好的念頭不是你,能夠「以很強的主觀思想(主意識強)排除它,反對它。」不去「求它、要它、供它」,那「附體」還能上來嗎?「好壞出自一念」,「一旦出現,就是看自己能不能戰勝這壞思想。能堅定者,業可消。」(《轉法輪》

2、挖根兒去除迎合舊勢力的觀念。

有的時候,我們的一思一念一出來,還不能夠馬上予以識別它是哪兒來的,那麼就需要我們向內挖挖根兒,看看你考慮問題的基點在哪兒,如果對正法不利,那就是舊勢力安排的。

某同修出獄後,講述自己在嚴刑拷打面前,誓死不寫「三書」時,他感慨道:「還得到關鍵時刻啊!」挖挖這句話的根兒,是不是在說只有在嚴刑拷打,邪惡審問你時,才能真正體現大法弟子的堅定和偉大,同時這話裏是不是還有「感謝」的含義,「感謝」舊勢力的嚴刑拷打所提供的這樣能夠體現威德的機會。想一想,這不是在迎合舊勢力嗎?舊勢力就想通過這種破壞的方式插手正法,考驗大法弟子,你動的這一念的根兒是不是在迎合它的安排?是不是還在繼續成全它的安排?

某同修「十六大」前夕曾被扣壓,回來後大家幫她挖挖思想的根兒,最後她終於找到了不正的那一念。她當初認為「『十六大』前夕形式一定得很緊,還不得像99年那樣,鋪天蓋地地抓人。」心處在舊勢力的安排當中,舊勢力把形式安排得怎麼緊,你這顆心就怎麼被帶動,你就在順應它的安排,由於你迎合了舊勢力,可能因此就要遇到難和麻煩。而這一切不是法帶來的,是由於自己的心不正招來的。

「你找他算卦的時候,你就相信他了,不然你算甚麼?他說的是表面上的東西,說的是你過去的東西,可是實質上卻發生了變化。那麼大家想一想,你找他算了,你是不是就聽了、信了?那麼你精神上是不是就造成負擔了?造成了負擔,你心裏想它,是不是執著心?那麼這種執著心怎麼去?這不是人為地增了一難?產生的這執著心不得再多吃苦才能去的嗎?」(《轉法輪》「心一定要正」)所以,「心一定要正」。

某位農村大法弟子被邪惡追趕,鑽入別人家柴火垛,凍了一宿。某某同修聽了他的事情後,十分讚歎:「看,人家吃的那些苦,這是威德啊!」大法弟子的威德是在接受邪惡迫害當中建立的?還是在破除這種邪惡的迫害當中建立的?這邪惡強加給大法弟子的苦,我們應該吃嗎?難道耶穌只有被釘在十字架的時候,才能體現他的偉大嗎?我們真得好好挖一挖自己思想念頭的根兒,它的基點究竟站在哪?是站在法的一邊,對救度眾生有利的一邊?還是不知不覺的站在了舊勢力的一邊?對正法不利的一邊?

三、在破除舊勢力的安排中走師父安排的路。

半年前,與我聯繫的兩位同修均同時被抓,當時我有些慌亂,後來轉念一想:「舊勢力千百年就這樣安排了我們大法弟子的邏輯思維──抓一個可以牽出十個,它走的就是這條路,遵循的就是這個理。我呀,不走你的路,不守你這個理!」正念使我安然無恙。

今年四月,邪惡開始大肆抓捕大法弟子。某同修被安全局抓去,她供出了我的情況,當別人告知我時,我的腦袋大得跟當時整個大樓似的,真是天塌地陷。怎麼辦?箭在弦上,躲不躲起來?提拎著這顆心終於回到了家,冷靜了許多之後,一念湧上心頭:「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在助師正法,任何宇宙生命無權插手此事,只能同化大法,邪惡你有甚麼資格來考驗我,我的路只能由我師父管。」我不停地發正念,不停地清除另外空間破壞正法的邪惡因素,不停地發,不停地清除。最後我的整個身心就定成了一念──堅信師父。

「那麼針對這種情況大法弟子走正自己,儘量不叫邪惡與舊勢力鑽空子,堅定正念就是最好的辦法。」(《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

通過這次徹底否定舊勢力在我身上的安排,使我更加堅定正念,更加堅信師父,更加堅信自己具足一切能力清除正法路上的一切邪惡。

一年多以前,我在朋友聚會時講清真相,被某某告了上去,折騰一番。前些日子大家又聚到一起,我抓住機遇,逐一不漏地向他們講清真相,最後乾脆話題公開於桌面而滔滔不絕。回家後,我的心突然間懸了起來,「某某今天在場,他能不能再告我呀?」也明白這一念不好,就開始鏟除。「為甚麼想到他要再告我?為甚麼總是把眾生推向破壞法的一邊?為甚麼不能從心底放下這個私去面對過去發生的一切?為甚麼不能慈悲、寬容地去度化他?為甚麼不能使生生世世集結的惡緣在正法中、在講清真相中獲得善解?」心裏這樣想著,已經明白了許多。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這「後怕」仍不時地籠罩著我,電話鈴一響,這心就一揪一揪,然後就清除。心不斷地被帶動,我就不停地清除。這一夜驚驚慌慌,睡得很累,早上睜開眼,剛剛學完的師父的法就打入了腦海:隨心而化,自心生魔。

是的,這一切都是隨著舊勢力安排於自己的這顆心演化來的。明白了,心徹底放下了。

師父講:「講真相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那麼舊勢力怎樣能鑽空子呢?我認識到這樣一點,舊勢力總是要在你頭腦中強加對法、對同修、對自己不利的一思一念,如「要來抓我」這一念強加於你,讓你的這顆心被帶動,甚至沸騰,迎合它之後,它就實現了迫害你的目的。

四、甚麼是師父安排的路

我的理解是在全面否定舊勢力的安排當中,救度眾生;或者說,正法的今天,凡是對大法、對同修、對眾生同化法有利的都是師父安排的。具體講:

1、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主要是通過大法弟子徹底否定舊勢力在自身的內在安排,從而去全面否定外在的邪惡環境,通過實現大法弟子自身的突破,盡可能多的講清真相、救度眾生。所以否定大法弟子迎合舊勢力的思想觀念就是否定一切邪惡的根本,我們大法弟子要時時處處向內找,挖挖根兒,鏟除掉迎合舊勢力的所有一思一念。

2、還有一點,我覺得需要我們頭腦清醒的是:否定的不能僅僅是舊勢力的破壞,如果大法弟子總是圍繞著「被迫害」這一點上全力投入,繞來繞去的,那麼是不是就把舊勢力的安排看得太重了,把它們估計得過高了,從而忽略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使命。清除邪惡是正法使命的一部份,救度眾生才是師父和大法弟子的偉大洪願。

3、現階段師父安排的路就體現在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上:學法、發正念、講清真相。這是我們考慮問題的出發點,是我們向內找的基點。

有一次我孩子身體不適,我一向內找馬上意識到,最近忙於做事,又貪安逸,法學得很少,眾生沒有同化法的機會,處於舊勢力的迫害之中。我抓緊學法,孩子很快好了。不僅如此,我孩子自此以後也開始學法了。

前一段時間,我娘家連連出現問題,不是身體上的小毛小病犯了,就是工作、生活上的瑣碎矛盾。表面上,我與他們不生活在一起,這些問題本應與我無太多關係,但我卻一一都聽說了,都知道了,矛盾已經反映出來了。向內找,自己在這三件事上哪兒出現了漏兒?後來悟到,自己有一段時間沒去娘家他們那裏,那裏的眾生隨著正法的深入需要進一步地講清真相。結果那裏果真有重大的突破,有幾位家人也開始發正念,幫我清除我身邊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以前一直不理解大法的某位親戚也開始聽一聽大法的情況和了解真相了。

有一天早上四點多起夜,發現水管子未擰緊,嘩嘩滴水,擰好後,我開始納悶兒,最近這三件事做得都很好,哪兒又有漏兒啦?琢磨半天,由於自己向內找了,師父就把問題點給了我,「今天是11月8日,啊,明白了『十六大』的第一天,邪惡今天都動起來了,雖然不是週日,師父是讓我多發正念,對!多發正念啊。」那幾天我做到了有時間就發正念,爭取不放過一個整點。

動筆寫這篇文章之前,我周圍有幾位同修不同程度地遭遇了邪惡迫害,後來大家在法上悟了悟,共同提高了上來。

沒幾天,我們幾人又都接聽到了來自不同方向的幾位同修被抓、被迫害的消息,怎麼最近滿耳朵聽到的都是壞消息。大家又坐在一起,共同向內找。最後認識到:正法已經進入了最後階段,整體協調,整體提高是第一位的。首先繼續做好那三件事,學法、發正念、講清真相,另外,盡可能多地與同修接觸,相互交流,在法上認識法,鏟除邪惡的迫害。

更主要的,衝破「層次低、認識淺、文筆差」等等人的觀念束縛,站在法上,為了減少迫害、為了減少損失、寫出正見,把正念寫出來。

那麼為甚麼師父已經給我們講了那麼多高層次上的法,賦予了我們正法口訣,我們還處於被迫害之中呢?

1、首先明確,這一切的迫害不是師父安排的,不是法帶來的,是舊勢力插手正法,所謂「考驗」大法弟子造成的,這種「考驗」的成立,「迫害的成功」說明我們沒有完全走師父安排的路,沒有完全在法中,沒有完全徹底地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2、被迫害是由於我們頭腦中的一思一念都在迎合舊勢力的安排。總想自己能不能被抓、被迫害。師父在《轉法輪》「開光」一節中講道:「和尚要拜它,那麼它就管和尚了:你不是拜我嗎?你明明白白地在拜我呢!好,你不是要修煉嗎?我管你,我讓你怎麼修。」我們倒是沒有拜甚麼舊勢力,但我們的思想觀念在不斷地迎合它,那麼不就等於在「拜它」「求它」嗎?「有的人想了,那法輪怎麼能讓它發進來?老師不有法身保護我們嗎?我們這個宇宙中有個理:你自己求的誰都不管,你自己想要,誰都不管。我的法身會阻止你,會點化你,一看你老是這樣的,也就不管你了,哪有強迫叫人家修煉的?不能夠強迫你修、逼著你修。得靠你自己真正去提高的,你不想提高誰也沒有辦法。理也給你講了,法也給你講了,你自己還不想提高,那你怨誰呀?你自己想要的,法輪也不管,我的法身也不管,保證是這樣的。」(《轉法輪》「心一定要正」)

3、被迫害的最根本、最直接、最主要的原因是沒有按著師父的要求去做好,學法、發正念、講清真相。

1)發正念方面的漏兒。師父在《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中說:「我告訴大家,現在所有剩下的能夠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就是我們學員自己的原因。沒有重視發正念的這些學員,你們自己所應該承擔的、負責的空間裏面的邪惡還沒有清除,就是這麼個原因。」師父還說:「大家知道,中國大陸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夠嚴重的,所以每個學員都必須真正地清醒地認識自己的責任,真正地能夠在發正念的時候,靜下心來,真正地起到正念的作用,所以這是極其關鍵的事情,極其重要的事情。」

2)正因為師父要求的這三件事沒有做好,才使得自身空間和外在負責的空間充斥著邪惡,擠滿了邪惡,到處都是邪惡,這還不危險嗎?

3)可以這麼講,這三件事沒做好,本身就在迎合舊勢力的安排,本身就提供了邪惡迫害你的機會。

4)「有執著也不允許邪惡迫害我」這一認識好像是沒有提供任何被迫害的機會。但這一認識是應該有前提的:你得走師父安排的路:學法、發正念、講清真相。你的執著在師父安排的這條路、在這過程中去,你的圓滿也就在這其中。當然師父給你安排了修煉的道路,師父法身就在保護你,你還會有危險嗎?你沒有按照師父講的這三件事去做,沒在師父安排的修煉的路當中,沒在法中,沒有做到「一心不亂地念經」那覺者的法身能看護著你嗎?「天天光煉這幾套動作,就算是法輪大法的弟子了嗎?那可不一定。因為真正修煉得按照我們所說的那個心性標準去要求的,得真正地去提高自己的心性,那才是真正的修煉。」(《轉法輪》「我把學員都當作弟子」)也就是說只有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才是真正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4、關於「怕心」的問題

「怕」就是有放不下的執著,「怕」就是在求邪惡的存在,那麼它就存在。舉這樣一個例子:某商品,如果人們都不去使用它,它是不是就自然被淘汰掉了。對於邪惡,如果大家都不去怕它,都不認可它在你頭腦中的存在,那麼它就會自滅。現在邪惡的迫害和持續集中反映了我們整體這方面的漏兒。當然不僅僅是現在身處迫害的大法弟子他們自身該提高的問題,可以說是我們大家共同存在的問題,共同該提高的問題,通過他們的被抓、被迫害,把我們大家的問題暴露出來,反映出來了。

五、光明的神聖之路

大法弟子的威德是在舊勢力的迫害當中建立還是在破除舊勢力的迫害中建立?當我們面臨邪惡迫害或身處被邪惡迫害時,我們是否不自覺地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為甚麼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是不是我們自己的一思一念迎合了舊勢力?那麼,舊勢力的干擾和迫害是不是我們自己求來的?

是的,現在一切邪惡的干擾和迫害不是法帶來的,更不是師父給予大法弟子的考驗,師父給弟子安排的是一條光明的神聖之路。學法、發正念、講清真相,不迎合舊勢力安排的一思一念,就在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干擾和迫害,就在助師正法,就在實現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的神聖使命。

最後,讓我們以師父的話共勉:「為了減少損失,為了救度眾生,發揮大法弟子強大的正念吧!顯出你們的威德吧!」(經文《正念》)

有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