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判會」上正法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2月15日】經常在網上看到同修的文章,自己也曾多次萌發過這種念頭:拿起筆來把自己和身邊同修的一些正法事例寫出來。可又總想,比起那些因堅修大法而遭受無數酷刑折磨甚至失去人體的同修來說,自己的點滴付出算得了甚麼呢?微不足道。最近看到網上文章,建議大家把自己受迫害和正法的經歷寫出來時受到震動,是啊,我們每個大法弟子都在發揮著自己的作用,「沒有為私為己的任何因素」,為甚麼不寫出來與同修們共勉呢?我身邊的同修有的在正法中做得非常好,可因文化有限卻寫不出來,我想我應該拿起筆來揭露邪惡、清除邪惡。

2001年春節的前三天,也就是臘月二十七,我被管教從監室叫出來,說是外邊有人找我,我就隨著她往外走。這時我看到從別的監室提出幾名大法弟子,管教們給我們戴上手銬。我們質問:為甚麼給我們帶手銬?他們說:帶你們去兜風。到看守所外院,那裏停了幾輛警車,還來了很多警察,我們被一個個推進警車。車飛快的開出看守所,我們當時都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也不知道車開向哪兒。十幾分鐘後,車開到了市裏一個區的禮堂門口,我們被他們一個個的從車裏推出來。門口已經停了很多車,大門兩側還有很多的自行車。

惡警們兩個夾一個把我們帶進禮堂,禮堂裏坐的滿滿的,連過道和門口都站滿了人,將近有兩千人。進禮堂後我們才看到主席台上面掛著一條標語「審判法輪功人員公判大會」。這時我們才明白發生了甚麼事。我們被直接押到主席台的側面,惡警們不許我們說一句話。我不顧他們的叫罵,還是告訴我身邊的同修:「決不能讓邪惡得逞,不能配合。」

主席台一排坐著市長、區長、市公安局局長及各區局局長。公判大會開始了,前邊四位學員被一個接一個押上台一字排開,主持人在念著他們的所謂「罪狀」。台上學員昂首挺立,可嘴裏卻默不作聲。我心裏很著急:這麼好的正法機會千萬不能錯過啊!我讓自己冷靜下來,心裏開始背師父的詩:「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無存》)我慢慢靜下心來,只覺一股正氣充滿整個身心。第五個輪到我了,兩個女警把我推上台並往下按我的頭,我堅決不低,昂首挺胸,感覺自己頂天立地。放眼往台下望去,看到台下很多都是那些走不出來的同修及跟他們一起來的家屬,有的還向我點頭微笑示意,可馬上就遭到他們家人的呵斥,我心裏猛感一種揪心的疼:同修們哪,你們怎麼能這樣坐視,看著邪惡審判大法弟子呢?難道你們忘了師父為我們付出的巨大承受、對我們的諄諄教誨嗎?

聽他們在念我的所謂「罪狀」:某年某月進京上訪被拘留,某年某月進京打橫幅被抓捕拘留等等。念吧,讓更多的人知道我們大法弟子不畏生死一次次進京討公道,這沒甚麼不好。當他們念到我屢教不改要判我勞教兩年時,一股不可阻擋的力量從我嘴裏衝出:「法輪大法好!還師父與大法清白!我沒有罪!」我平時是個很內向的人,從沒有大聲喊過,可這時聲音洪亮,直感到那聲音直沖天宇。

隨著我的喊聲,台上台下都被震動:台下一陣亂,有的站了起來;台上過來幾個人揪我的頭髮、捂我的嘴,還有人踢我的腿並喊跪下。我當時正念很強,堅持挺立、不屈服,他們沒辦法,把我拖下台來,連推帶拖的推出會場,推上警車。據後出來的大法弟子講,從那以後,他們的會再也沒開好,上台一個就喊「大法好」,20多個大法弟子還齊喊,儘管他們警察都上去了,又打又罵,但大法弟子都不屈服,他們只得隨便念念,草草收場,電視也沒拍成。只可惜那些台下的學員始終沒有參與進來。

送回看守所後,有學員說:「你真行,你要不帶頭我們都不知該怎麼辦了。」我笑了笑,心裏很平靜。我覺得這是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維護大法是我們的職責。師父講:「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衛者,他將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負責」。(《導航》─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我們是修煉的人,是主佛的弟子,無論碰到甚麼樣的關,再大的魔難,都要高標準要求自己,只要時刻把法放到第一位,正念正信就能闖過一切難關。

個人點滴正法經歷,寫出來與同修共勉,不當之處望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