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孫得法同修煉 他日隨師把家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1月6日】我出身於沒落而貧寒的書香門第,現已年近古稀。從小就愛聽爺爺念「道德經」,他天天念,我就時時聽。

媽媽今年已九十一歲了,是大法老弟子。1996年老母把《法輪功》和《轉法輪》兩本書郵給了我。當時我還是佛門居士,在佛經中並沒有找到人生的真諦和宇宙的奧秘。1995年因孩子們都留學在外,我和老伴都退休了,就隨子移民來加國定居。正好家住多倫多大學圖書館後院。兒子告訴我說:「圖書館中八樓的中文藏書世界最多也最全了。」於是我又一次投入書海,但又以失敗而告終。當時我真想有本「天書」。在無門可求時,無意中走進一座廟堂,很虔誠地請求神明指給我一條即生修成正果的回家之路。簽中說:「內藏無價寶和珍,得玉何須外界尋,不如等待高人識,寬心猶且更寬心。」心想,這也太神奇了,必有高人在指點我迷津。

我從小就身患多種重病、大病,在九死一生中走完了我青少年的學習生涯,所以我長得不高,還了半個世紀的業債。1992年我才百病全無,好像有神明在管我救我了。那時我已入佛門,開了天目的居士就說我有了元嬰,那是簽中指的無價寶呀!得法後才明白92年後根本沒有別的神管了,只有師父在救度著我們,給了我最好的。真是無言可表謝師恩啊!

當我如飢似渴、連夜讀完老母寄來的書時,我發現這就是我所期盼的「天書」。他包羅萬象,讓我一下子就明白了一切,一切都迎刃而解了。正如師父所講:「他是一本修煉的書,是一本佛法、天法、宇宙大法」。

我明白了宇宙的奧秘和人生的真諦,也證悟到了,因而產生了正信,發出的是正念。師父說:「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的身心變化就更加巨大。因年老而閉經多年的我卻來了一點月經;我走路輕而快;身穿薄衣可度嚴冬;吃的不多,睡的很少,但精力充沛;我的牙在長;頭髮雖有幾絲銀白,但整體看上去是黑的。移民加國七年,身體健康得從沒吃過一分錢藥,有據可查。沒給加國增加一點點藥費支出。

我的眼前雖有層透明膜在變、在動,但不是病。三年前芝加哥法會時,我請教師父是否是玄關?師父回答:「也許是吧,每個人的具體狀態我都不想講出來,這對你們修煉有好處」。我看「天書」的字體師父能幫我放大一倍,我看見過神,看見過法輪大法的修煉場,如書中所說的「紅光照著,一片紅」。

我常以大法帶給我的身心巨變,去證實法的神奇,希望世人都能知道法輪大法好,結下佛緣。

99年4.25後不久,觀望多年的老伴、老公安終於堅定的走進了大法之門。多年不見的世人都說:我們比七年前出國時更年輕而強健。

我有個小外孫女叫寶寶,從她出生我就24小時帶著她,我悟到她是奔我而來,我一定要幫她得法,帶她一起回家。我們一起聽師父講法或我讀給她聽,她天生聰穎,過目不忘,喜歡親師父法像和法輪。她最愛背的第一首詩是《安心》:「緣已結,法在修,多看書,圓滿近。」 她兩歲時突然有一天大聲對我說:「我要走出三界外」。我想這就是她的本性吧。

我常給她講神和善的故事,並告訴她: 「天上有我們更好的家,我們要想回去必須學法和煉功。」這時她哭著說:「媽媽不學法怎麼辦?」我安慰她說:「如果她做個好人,可以去你的天國呀!」她笑了。她能雙盤打坐。她最愛做的事就是洪法、發真相材料。從她會走時起,我就帶她樓上樓下、大街小巷的逐戶的送真相材料,她能提醒我哪沒送,並說:那萬一有中國人呢?師父讓我們救可貴的中國人呀!

聽法時,常提出她不明白的問題。有天問我:剛才師父講常人,姥姥,甚麼是常人?我說:像你媽那樣不學法、不煉功就是常人。她說:「我不想讓媽當常人,常人也回不去天上的家呀!」

就這樣從爺爺算起,到小外孫女共5代人,只有一代人唯物主義的書念多了,不相信天上有個家。我們四代人都深信師父的話,已經登上了師父為我們架設的天梯,正在努力的、勇猛地向上攀登,再攀登。我們正信心萬倍的緊跟著偉大而慈悲的師父走在回家的路上,希望更多的世人也能早日登上回家的里程。

我是學工的,文筆不行,請多指正。但願這勉強寫出的一點點,能喚醒迷中有緣人,也知道法輪大法好!好快些返回各自的家中。因為那裏的眾生在盼望我們早歸。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