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前中學校長走入修煉的經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1月5日】我是六十年代的大學生、中學高級教師,曾任教師、教導主任、校長。可以說,唯物主義、無神論曾在頭腦中牢牢扎根。因工作勞累(其實是業力所致),數種疾病纏身,如神經衰弱、神經末梢炎、中心性滲出性脈絡膜視網膜炎、梅核氣、腳氣、胃及十二指腸潰瘍、冠心病。雖幾乎日不離藥,亦住過幾次院,疾病的難以忍受的痛苦折磨卻不見消減,反而倒有與日俱增的趨勢。為此探求祛病健身之路,同時亦開始尋求人生真諦。做操、跑步、其它健身方式,均覺健身效果不甚理想。終於在1982年使我對氣功有了與前截然相反的認識。一位73歲鶴髮童顏的老人讓我立掌與其掌相對,即覺無數沙粒擊我所立之掌心,及至與老者相距五、六米遠時其勢無減。如非親身經歷,我怎能相信呢?這難道是「迷信」、「唯心」所能說得清的嗎?從此我便以我的身體為實驗品探求氣功的科學性,當時覺得這也是對科學的一種奉獻。隨之陸續自學了多種氣功,覺得它是與課本上所學完全不同的全新領域。但久之遺憾之感亦油然而生,因為那些氣功亦說不清楚氣功本質與人生真諦。亦發覺有不少氣功是言過其實、尚有不少人吹捧。我把身體搞得亂七八糟(雜練氣功,而有的氣功本身就是不好的,是自己有求所致)。

日月穿梭,光陰似箭。轉眼到了一九九三年,訂閱的《中國氣功》以較多篇幅介紹了法輪功,我有幸結識大法(其實是「悠悠萬世緣 大法一線牽」(《神路難》))。大法的純正神奇吸引了我。但頭腦中又閃一念,真的像介紹的那麼好嗎?一九九四年,《中國氣功》又介紹了法輪功,大法的純正神奇再次吸引了我。但頭腦中又出一念,改換功法太費事。可見我當時悟性多低,這不就是魔的干擾嗎?你要得法,它就是千方百計不讓你得法。一九九六年初終於有幸聆聽了師父在濟南講法的錄音,並有大法弟子向我展示了法輪功煉功動作。一九九六年十一月,我在晚上幾次散步時都感到有強力使我進入法輪功煉功場。當時我怕影響他們煉功,便數次強制自己不進入。直到十一月十幾日一天晚上散步時就又有數次更強的力量使我進入法輪功煉功場。我數次強制自己繞開,到最後一次我感到實在是沒辦法繞開了,那就順其自然進去吧。這不正是師父法身在引導我得法嗎?當然當時可沒有這個認識,只是想可別影響了人家煉功,因為那是不講功德的行為。

一進入法輪功煉功場,即有寧靜、祥和、善良、寬容之感,使人心曠神怡。老學員非常歡迎我,說:你願意煉,就跟我們學;你不煉,你也可以在這看看,決不會影響我們的。就這樣,從這一天起我停練原來自學的氣功,經過反覆思索,一週後,十一月二十二日還是參加法輪功煉功,成為一名大法學員。這是我永生難忘的日子。因為從此我終於迷途知返,走上了正法修煉之路,開始漸漸了悟人生真諦。我的身體開始向著健康的方向發展;我的道德開始回升,對個人利益不去與別人計較,也不爭了,按大法的要求在任何時候都要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直至成為超越常人的好人。也就是按真善忍的要求返本歸真,返回到自己先天產生時的本性上去。

江氏獨裁政權為一己之私利,受妒忌心驅使殘酷迫害法輪功,極盡造謠、誹謗、侮蔑之能事。它們胡說甚麼煉法輪功的人是「被人利用」了。那麼請問造謠者,你看我是嗎?其實哪一個真修者不是經過自己認真思考而後步入法輪大法修煉的呢?「其實經過了各種各樣政治運動的人們會有很強的分析能力,過去他們有過信仰,有過失落,有過盲目崇拜,也有過經驗教訓,特別是在文革中受到過難忘的心靈觸及,這樣的人們叫其隨便就相信甚麼這可能嗎?是真理還是搞政治的人所炒熟的所謂迷信,今天的人們是最能明辨清楚的。」(《再論迷信》)。一億人修煉法輪大法,是因為他的純正,是因為偉大師尊的洪大慈悲,為救度眾生無私奉獻,耗盡了自己的一切。「大法弘傳,聞者尋之,得者喜之,修者日眾,不計其數。」(《拜師》)這是大法的威力,是我偉大師尊的威德。邪惡的流氓政治集團對此是永遠無法理解的。「強制改變不了人心」,對法輪大法的迫害必將在可恥的失敗中收場。

真心希望那些被邪惡的流氓政治集團謠言誹謗所毒害的人們,請您明是非,辨曲直,識正邪,從被矇蔽的迷途中走出來,走向通往正大光明而又無比美好未來的正法正道上來。這才是對你自己、對你家人、對社會、對人類、對眾生真正負責啊。請思之、思之、再思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