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者書信:修善

——給一位同修的回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某某同修:

「學法得法,比學比修,事事對照,做到是修。」(《洪吟》〈實修〉)

謝謝你對我的勉勵。你曾經用師父的詩來勉勵我們大家,並提出讓我談談自己如何學會善待同修的一點感受,回想修煉所走過的路,感到頗多慚愧,實在沒有甚麼可寫的,所以一直拖著。現在,我想就近段時間用大法所賦予的善對待他人的一點體會,談談對正法工作中大法弟子提高心性後互相之間善的表現的一點認識,寫出來與大家共勉。

記的去年從愛丁堡到倫敦的SOS(緊急救援)步行回來,餐館老闆讓我代理經理的工作。作為一個大法弟子,我懂得要兢兢業業的工作,在任何環境裏都是一個好人。但是說實在的,因為當時學法不夠紮實,沒有做到事事去對照自己,總是用常人的想法去想問題,結果沒有做成一個足夠稱職的經理。比如因為對自己的要求不很嚴格,總覺的自己時間很緊,要學法煉功講真相,哪有太多的精力用在餐館上?實際上我的時間都耗費在自己的惰性上了。自己不精進的時候真的感覺很痛苦,也給周圍的人造成不好的影響。那段時間讀法時,師父時時處處講到的「善」總是非常醒目,看著同修身上事事處處體現出來的善也總是能打動我。

後來學習師父的新經文讓我明白了我們的一舉一動實際上都影響著別人,自己不嚴格要求自己、做的不好時就會影響到別人的得法和奠定未來的基礎。今年夏天我到了愛丁堡附近一家餐館工作,在那裏我時時處處都要求自己體現出大法修煉者的善,盡心盡力的幫助別人。餐館裏的員工大多是從中國來的打工仔,不會英語,所以他們生活中方方面面的事我都能幫上忙,只要我知道能幫上甚麼我都記在心裏、主動去做。

那時我在做數據庫,因為小鎮上的圖書館資料不齊,我就利用休息的時間到附近的幾個城市去找資料。想來真是師父在安排著一切,因為我心裏一直想著幫助別人,而我的時間又那麼有限,師父就安排我在找資料的途中順便幫別人的忙。比如我到一個城市的圖書館找資料,我就順便打聽有沒有學校為沒有英語基礎的人開的英語學習班,我每次回來都能夠給他們帶回一些資料和一份驚喜。

每當他們需要幫忙時,其實都是對我的一個考驗──我這麼忙、有那麼多證實大法的事要做。但是我的心態變了,每當遇到這種情況我都非常樂意的儘量放下手中的事去幫助他們,如果時間不合適或事情沒辦成,幾天後我都會安排出時間主動的叫上他們去辦,因為我是真心真意的用心去幫他們解決問題,大法顯示了他的神奇,我幫的忙都非常的順利,很多事在常人的眼裏看非常的困難,我都輕而易舉的解決了。師父在《精進要旨(二)》〈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中講:「在目前講清真相、揭露邪惡中,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圓容大法。無論我們在講清真相、揭露邪惡或參與其它的大法活動,包括我們的法會,都要表現出大法弟子的慈悲與正法修煉所體現出來的善。」所以,雖然做證實大法的工作和幫助別人很多時候看起來時間上有衝突,但兩者我都儘量兼顧,儘量的安排好時間,除了大法顯示出的神奇外,我也吃了不少苦,我都自己默默的承受,一如既往的樂呵呵的幫助他們。這一切他們都看在眼裏,他們都非常感動,有個人感動的對我說:你真是太偉大了!師父講:「你們修煉人的表現是純正的,有多少人是看到了你們的表現就覺的你們就是好。」(《在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就這樣我漸漸贏得了他們的尊敬和愛戴。

環境是我們自己開創的。開始他們都對大法或多或少有點誤解,我對他們講真相時他們也都是半信半疑,慢慢的他們從我身上感受到大法修煉者的好,有人就跟我講:我覺的法輪功真的很好,如果不是怕回國時受迫害我都想學。愛丁堡法會時,我才和他們相處三個星期,他們就義務每天為我們學員做食物,再由我從小鎮帶到愛丁堡,儘管杯水車薪,也體現了他們那顆善良的本性。有學員問我為甚麼他們願意義務幫忙,我一時說不出來啥,還是那位學員自己幫我做了回答:「佛光普照,禮義圓明」(《轉法輪》)。

大法弟子能夠改變環境,我每天都是那麼積極向上、樂於助人的生活態度感染了他們,他們孤獨寂寞的海外生活漸漸的變的積極、充實、充滿了快樂和歡聲笑語。除了大家相處的像親兄弟一樣溶洽,每個人都開始跟我學英語,有幾個還到我在另一個城市為他們找的英語學校報了名,有一個小伙子在很短的時間內跟我學會了國際音標,並學會用音標自學英語。他們都說「法輪大哥」太好了。我成了他們每天談論最多的話題和中心。

在他們眼裏我從來都是非常的忙,除了打工就是去圖書館,晚上回來就是讀書,有時候我會工作通宵。他們都不忍心過多的打擾我,通常都是互相之間切磋英語,必須問我時才來找我。所以我經常很有感觸的對他們說:你們進步這麼快都是你們自己努力的結果,而他們卻都把功勞給我,、。在這方面大法又顯示了他的神奇,我並沒有因為幫他們而花費太多的時間,而他們卻毫不吝嗇的用讚美和感激作為回報。因為他們知道只要遇到困難,我都會毫無保留的盡心盡力的幫助他們。他們還都學會了到公共圖書館上網,下載中文軟件、閱讀我給他們介紹的大紀元新聞網,而原來他們幾乎成天把自己封閉在餐館和宿舍裏面。

他們從我身上體會到大法弟子的善,開始理解我們了,他們主動的管我要資料看,圍著我的手提電腦看我們學員的文章和我的心得體會,知道了師父要我們大法弟子事事處處都要先為別人著想,知道了大法弟子無私無我的境界。有一個人看完我的心得體會後很認真的跟我說:我了解你們了,你們是為了普度眾生。

由於某種原因,我離開了那個小鎮到另一個地方工作,他們都很難過,拉著我說:你真是太好了,我們都捨不得你走!有人告訴我我的那個學英文的「徒弟」跟他說起這事的時候,說著說著都說不下去了,再說下去就要哭了。他們說如果我打工的地方有工作就介紹他們去,這樣就又可以在一起了。短短的三個月時間,在他們心中留下了美好的記憶──對一個大法弟子的美好記憶。

樂於助人並沒有影響到我做大法的工作,相反我手中的工作在這段時間進展的非常快。因為工作的束縛和地理位置的限制使我無法參加大法的集體活動,我就自己開創一個環境做數據庫這樣的案頭工作,幾個數據庫都是在這段時間完成的。當我長時間工作感到非常疲勞的時候、當別人要我幫忙而我手頭上正忙著證實大法的工作的時候,我就想要按照大法弟子的標準去做,我都能做好。在這裏我不是講我修的怎麼好,其實我還有很多做的不好的地方,其實很多同修都是默默的在他們的位置上放射著大法弟子的光芒。這段經歷告訴我:大法是超常的,無論再難,只要堅定正念就一定能做好。

我講這段故事的原因是因為有同樣的問題擺在我們面前:我們在做證實大法的工作時,如果別的同修需要我幫忙,而我正忙著手頭的工作,而我們每天都要忙到凌晨幾點時,我們應該如何對待呢?我想這段故事或許有可借鑑的地方。

師父講:「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在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怎麼能體現出來呢?因為我們修的是「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精進要旨》〈佛性無漏〉),對眾生、對同修都應該體現出大法弟子先他後我的風範,不是停留在理上的認識,而應該「做到是修」(《洪吟》〈實修〉),事事處處都應該先為別人著想。同修們都在全力的做著證實法的事,手頭上都有重要的工作,有的時候不能夠方方面面都照顧到,當我們感覺有點承受不住的時候,師父講:「堅定正念就是最好的辦法。」(《在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

我們不是大家都要去做同一件事,但是有的時候過於專注手上的工作,忽視了同修之間的配合和幫助,也是邪惡和舊勢力能夠鑽空子的地方。記的明慧網「致同修」講過:天上的神看大法弟子,不是看大法弟子在做甚麼,而主要是看大法弟子能否互相協調配合。明慧網發表的一位開著修的小弟子的文章中也說:最後的一關是考驗大法弟子的整體配合。無論最後的偉大現實是甚麼樣,大法弟子之間互相密切配合才能把事情做的更好;而我們也一定能夠配合好,因為我們是偉大的大法弟子。

大法是超常的。《轉法輪》中講:「長功的關鍵是我們修煉了心性,同化於宇宙的特性,宇宙的特性對你不進行制約了,你的心性升上來了,那個德的成份就演化成功。不斷的向上長,向上升,昇華到高層次之後,就形成一根功柱。這根功柱有多高,你的功就有多高。」《轉法輪》中還講:「層次越高功力越大,功能越強。」那麼我們提高了心性,對物質的束縛解脫的越多,層次越高就越能發揮更大的作用。所以無論甚麼情況下,無論多麼困難,只要我們能夠堅定正念,用「真、善、忍」在不同層次的標準來要求自己,大法的神奇就能展現在我們面前。

師父在《轉法輪》「關於天目的問題」一節中講:「因為我們在修煉過程中就是要返本歸真,不斷的煉功,就不斷的在回補,從新補償。所以要講心性,我們講整體提高,整體昇華。」那麼從修煉的角度講,我們的修煉目標是「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精進要旨》〈佛性無漏〉),永遠把別人擺在自己的前面,哪怕自己多承受一點。那麼作為大法中的一個粒子,我們在正法中、在救度眾生中心性不斷的提高,不斷的昇華完善著自己,每個粒子都這樣做,就是在整體昇華、整體提高;表現在正法工作中就是互相之間能為別人著想、主動的幫助別人,協調配合,最後連成一片。能做到這一點,實際上也是心性提高後自然而然的表現。

師父說:「我知道大家很忙、很辛苦,有的弟子每天晚上睡很少的覺。做那麼多的事情,還得學法,當然還有其它的事情,所以有的時候我不能夠說你必須得怎麼樣、你必須得怎麼樣,在具體這些問題上都得靠大家自己去安排,自己去琢磨著怎麼去做,把它安排的更好一些。」(《在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

所以,提這個問題是想讓大家思考,希望我們能夠做的更好。

個人感悟,不妥之處,敬請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