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天只要有一口氣還是那句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1月16日】

  • 我今天只要有一口氣還是那句話

  • 五原勞教所的野蠻暴力無法動搖我的信念

  • 我今天只要有一口氣還是那句話

    文/內蒙古法輪功學員

    我是一名內蒙古的小學教師,1998年3月修煉大法,修煉時間不長,自己的腎炎等疾病不治而癒,道德回升,大法改變了我。1999年720開始,少數當權小人誣蔑法輪功創始人李老師,陷害大法,不讓善良的人們修煉「真善忍」。我作為一名受益的大法真修弟子知道是栽贓陷害,為師父的清白,為了大法的神聖莊嚴,本著一顆善良的心兩次去北京上訪以求說清楚自己修煉的真實體會。

    第一次上訪是1999年7月20日,被強制拘留15天、罰款2000元,第二次上訪是1999年10月13日,幾個月多次被關押。公交局局長王雷命令布古成、文秀林對我進行兩次毒打,逼我放棄修煉、辱罵師父,我拒絕了。他把我銬在暖氣管上,用木棍、電棍在我的臉、頭、後背亂打。布古成用腳踢我的胸,我的肋骨被踢斷二根,局長王雷說給狠狠的收拾。在關押期間暴徒採用各種方式逼迫我放棄修煉,我堅持自己的信仰、堅持大法,於1999年12月23日被送至錫盟執行三年勞教。在這裏受到監控,惡警不許煉功,不許學法,2000年9月17日新五原勞教所四大隊安排每天上午勞動,下午「學習」,強行背憲法(這實在可笑,因為江氏獨裁政權的一切行為都是違背憲法的),不服從者以違反所規隊紀處理,被關警閉室。在這期間我因為學習法輪功手抄書被加期2個月,五原穆政委劉寶華以種種方式威脅我,說甚麼如不轉化死路一條。

    2001年元月五原勞教所穆政委命令幹警對我進行11天的所謂「專項教育」,每天只許休息2個小時,白天照常參加活動,中午也不能休息,讀誣蔑大法的資料,以達到洗腦目的,最後他們以失敗告終。後每天讓我12點才能睡覺,這樣持續20多天才停止。2002年1月31日把我的大法資料拿走。

    我找管教隊長要回資料,他們說是執行命令,錯誤也得去做。我們三人被迫絕食要回大法資料。從2002年1月31日至2002年2月6日絕食的這幾天裏,我被關押在五原勞教所一樓空曠的屋子裏,沒有給被褥,睡在冰涼的地板上。絕食期間我給幹警講清真相,告訴他們這是錯誤的行為,是迫害。2月6日一大隊幹警孫國慶架著我的胳膊來到一樓會議廳,這裏有李衛東、趙乃衛、劉軍、張前、陳雷、張大虎等8、9名幹警。他們把我圍在中間,孫國慶、李衛東、小劉三人用一根繩子把我胳膊勒緊,兩隻胳膊反背按成跪的姿勢用力提繩子使我的上身一直保持直立,然後用三根電棍在我的胸、腰猛擊,陳雷借酒勁一邊電我肚臍一邊說幫我找法輪。孫國慶脫去我的褲子,用電棍電我的腳心。然後他們把捆胳膊的繩子鬆開,開始抓著我的雙手狠拉狠拽,當時我的褲子在腳跟附近胡亂繞著,全身左右亂晃,他們大笑。張前說,你們法輪功怎麼樣。我當時全身無力,他們強制我甩手,我的胳膊根本動不了,然後他們把我反銬在一張椅子後背,中途小便只能由身邊的勞教人員解褲子,背著椅子跪在地上小便。到了下午,他們用上午的方式用繩子捆緊再次用三根電棍連續電我身體,而且整個電擊的過程中用毛巾堵住嘴,喊叫聲別人聽不見。我被電得全身抖動,陳雷卻說讓你跳桑巴舞。我身上電擊過的地方發紫、發黑、脫皮,胳膊有勒傷的血痕。他們折磨我很長時間,又反銬在那張椅子上,我的胳膊因血流不通腫了起來,胳膊關節被椅子卡得劇痛,除了電擊時間外,到夜晚12點左右,一直被銬在椅子上。

    能在法輪大法洪傳之時得法,能在宇宙邪惡勢力對我師父及法輪佛法進行栽贓陷害、惡意誹謗時助師正法,我覺得自己的生命有了真正的意義。在助師正法的過程中,壞人對我進行了肉體、精神上的摧殘,企圖改變我的信仰。但是這一切更加堅定了我破除邪惡、維護大法的決心。


    五原勞教所的野蠻暴力無法動搖我的信念

    文/內蒙古法輪功學員

    2001年2月8日晚10時,我散發法輪功真相材料時被東勝市公安局國安大隊楊永清、巴特爾等帶進東勝市公安局,到公安局我被銬在暖氣管上,我拒絕回答他們對我的提問,楊永清兇狠地用鞋底在我臉上、嘴用腳踩,巴特爾在我臉上踢。2月9日凌晨4時,我被送東勝看守所,在被送東勝看守所的汽車上,我被楊永清、巴特爾等踩在腳下,到看守所我高喊「法輪大法好,還法輪大法清白,法輪大法是正法」。2月5日至2月11日,我被關進不能站、不能躺、只能坐的鐵籠子,鐵籠子關住我的身體沒能關住我堅定修煉法輪大法的心。坐在鐵籠子的我堅持打坐煉功。在東勝市看守所期間我拒絕他們對我提出的各種要求,有一次王爾仁(東勝市公安局副局長)、楊永清對我照相,由於我拒絕照相,楊永清用手扯我的嘴,王爾仁打我耳光,當時有伊盟盟委一位秘書長在場。

    在東勝看守所期間,他們使用了多種手段想改變我對法輪大法的堅定信仰,如看守所管教恩克說只要我說清楚有關問題給我一萬塊錢。他們還企圖騙我家人讓我寫一張悔過書,說寫了就放我出去,否則對我進行無限期關押等等。這些在我身上沒有絲毫效果,每當有機會我就告訴管教和其他人員獨裁者控制政府迫害我師父、誹謗法輪大法是錯誤的,同時告訴他們我們法輪大法真修弟子證實大法、維護大法的堅定信心。

    在東勝看守所被延期關押217天,2001年9月14日在沒有接到任何書面手續的情況下被送到五原勞教所第三大隊,入三大隊我高喊「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法輪大法清白,法輪大法好」。三大隊的勞教人員包愛軍、白金良、齊存對我拳打腳踢,使我口鼻流血,鼻樑被打成外傷,當時三大隊隊長王繼高幹警楊陽就在現場。到五原勞教所三大隊他們利用這裏的勞教人員對我們法輪功修煉者進行24小時監控,限制我的自由,不允許我們修煉者之間接觸。為了達到欺騙我們的目的,他們以上課的方式造謠栽贓,陷害我師父,任意歪曲法輪大法,誹謗大法。我們通過談話、書面思想彙報等多種形式向這裏的幹警講明法輪功真相,讓他們了解法輪功、了解法輪大法修煉者,我們對任何誹謗我師父及法輪大法的言論不寫、不聽、不讀。他們把我們法輪大法真修弟子說成是癡迷的頑固分子,找理由對我們進行迫害和身體摧殘。

    2001年12月6日上午10時,我們在樓下出操時突然楊陽隊長讓法輪功學員和監控人出列,我們11名法輪功學員被帶進一樓。到一樓空屋內,我看見穆建峰政委、王繼高坐在椅子上,張前、張鐵峰、張大虎、陳雷、王金彪、杜向陽、劉軍、楊陽、李棟等在場,穆建峰問梁寶池你為甚麼不寫作業,當時沒等梁寶池把話說完,杜向陽就上前打了梁寶池耳光,揪住梁寶池向屋外拉,這時,大法弟子溫勇抓住了梁寶池的一隻手,我抓溫勇一隻手想把梁寶池拉回來,一群幹警上來把梁寶池、溫勇拉到走廊,在走廊梁寶池、溫勇被打倒在地,七、八個人的拳腳像雨點一樣落在他們身上。室內的問話還在繼續,穆建峰問大法弟子劉備,你是新來的,說你寫不寫作業,站在旁邊的楊陽說劉備、郭炳強新來的還沒上課,然後大法弟子張瑞童、趙宗友、楊振奇、貴志宇以不寫作業為由被一一帶出,被帶出前他們都被打耳光,梁寶池、溫勇、貴志宇、張瑞童、趙宗友被打,楊振奇一個人被帶進一個單間被打。

    這時還有陳剛、李速然、劉備、郭炳強和我,穆建峰問今後寫不寫作業,我回答不寫,穆說:「不寫出去」。我從室內走到走廊看到走廊很亂,一群幹警對倒在走廊上的法輪功學員拳打腳踢。趙宗友被打的在地上來回亂滾並發出慘叫聲,張瑞童被打的發出慘叫聲。我被單獨帶進一個家中,沙惠敏和其他幾個人做我的所謂思想工作,我沒有答應,劉軍上來把我背著銬起來。劉軍、陳雷、王金彪、張大虎、楊陽等人由於剛打完人,個個在喘氣,他們休息了一會,劉軍打開我的手銬,讓我脫衣服,我脫掉外面的棉襖,王金彪上來扒光我的上身,我被反背手銬赤身站在地上,劉軍讓我跪下,我回答說:「我從沒這樣對人跪過,請你不要侮辱人。」見我不跪,打手一擁而上,拳打腳踢將我打倒在地,拳腳重重地落在我身上。打手打累了停住了手開始休息。休息一會兒,第二輪毒打開始了,楊陽用拳猛打我胸,並打耳光,劉軍、王金彪、張大虎在我頭上臉上用手猛抽,我的嘴出血了,劉軍端來痰盂命令我要麼吐到痰盂裏,要麼就嚥回去。看見我把血咽進去打手說:「這血來得不容易,咽了就對了,不許你亂吐。」我告訴他們:「你們在作惡,司法幹警打人是犯罪行為。」打手楊陽問:「誰打你了?用甚麼打你了?」這時,其餘的打手還在打我。我非常清楚的告訴他,你楊陽打我,用拳頭和耳光,陳雷一邊打一邊說:「誰打你了,我們沒有打你。」

    打手用拳腳打累了,開始採用兩根電棍在我嘴上、脖子上身上亂捅,直到全部電完,打手開始休息。電棍充電之時,杜向陽從外面進來,看我坐在地上,拿著正充電的電棍向我身後走來,邊說給這傢伙也來點高電壓。說著一手提著電線一手拿著電棍在我腰上亂捅,旁邊一打手提醒說這種電棍沒有轉換器,這樣不行,杜向陽一看電棍確實沒電了,就放下正在充電的電棍從床底下抓起一把掃帚往我身上連抽帶打,把掃帚都打爛了。然後杜向陽用皮鞋在我背部、腹部、腿部猛踢,這時穆建峰說寫不寫作業,我回答不寫,穆建峰政委在我頭上抽了一掌。第三輪打開始了,杜向陽更來勁了,抓起地上的拖鞋在我嘴上用鞋底猛抽,抽了一陣又跑到外面找了一隻淺色厚底膠鞋,用鞋底在我嘴上臉上猛抽。陳雷拿起充足電的電棍捅我嘴說讓我變臉,劉軍把另一根電棍捅在我脖子上說讓我跳桑巴舞(電棍捅在脖子上頭和全身會猛烈抽動,打手叫跳桑巴舞),看到我臉部和全身在抽動,打手們發出沒有人性的笑聲。杜向陽問我寫不寫作業,由於當時電棍放在嘴上,臉部全身在抽動,無法說話,杜向陽說:「你這是違反23號部令,對幹警問話沒有做到有問必答」,說完用膠鞋在我臉上猛抽。電棍沒電了,打手又累了,穆建峰問寫不寫「作業」,我回答:「你指使他們作惡,我今天只要有一口氣還是那句話,不寫『作業』。」穆建峰讓打手停止了對我的毒打,劉軍給我打開手銬,我儘管渾身很痛還是自己穿上衣服,從屋內出來,看見貴志宇、梁寶池、趙宗友在走廊地上,溫勇靠著牆半趴著,張前讓我們把褲帶、鞋帶解下,溫勇坐不起來,我幫他解鞋帶,張前喊我:「不要幫他!」讓我靠牆蹲在牆邊,溫勇很吃力的坐了起來,頭歪向一邊,用了很長時間解了鞋帶,楊振奇最後一個從小單間被扶出來。我們被打手扶著上了四樓進了三大隊後,我們每人由自己的監控人扶著回到各組,我和楊振奇兩人同在六組,我看見楊振奇頭臉變形,腫得很厲害,沒過10分鐘叫李速然、陳剛、劉備、郭炳強到第二大隊,楊振奇調組,我開始絕食、絕水,對五原勞教所幹警毆打法輪功學員進行嚴正抗議。從12月6日開始,12月12日被調入第一大隊,我開始進食進水,以上是我被迫害的一些事實經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