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法要靜心 正法要勇猛──近期修煉雜感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1月15日】 這次美國之行,我感到收穫很大。概括成一句話就是,我真正體會到了修煉的嚴肅性,看到了自己在修煉中的巨大差距。

對於發正念,我是長期以來處在一種被雜念干擾的、不夠清醒的狀態。看到師父的經文《正念》後,知道自己離發正念應有的狀態相差太遠了,但苦於沒甚麼改進的辦法。這次去芝加哥時都還是這個狀態,雖然表面上在發正念,但卻總是走神。覺得自己不像是在發正念而像是在走形式似的,很無奈,況且是在如此關鍵的時刻都還是這樣。

本來,我想這是個長期修煉基礎不牢的問題,也沒指望能在短期內有所突破。但沒想到在休斯頓時的一次集體交流中,一位學員的發言無意中給了我很大幫助,使我自此之後的發正念就與從前完全不同了。這位學員說他自己的感受是發正念時一定要「勇猛」。我當時覺得很對,我體會其實「勇猛」就是主意識很強、盡力去排斥雜念的狀態。當時感到其實我本來也明白這個道理,只是長期以來的求安逸之心使自己縱容自己,不願意去嚴格要求自己,所以發正念時也總是放任自己跟著雜念跑,而沒能認真對待。

這次交流之後,我就非常認真地按照師父的經文《正念》中所說的去發正念。剛開始時感到自己很努力地發正念,但思想老走神,自己就拼命把思想拽回來。這種情形總出現,所以幾分鐘的發正念過程感到十分痛苦,漫長得像幾十年。但這樣痛苦而努力的狀態持續了幾次後,情形就大不相同了。後來再發正念時就越來越清醒、思想很集中,與前幾個月都大不相同了。我感到自己本來從前也能這樣的,只是沒嚴格要求自己,所以給雜念和干擾開了大門,將它們都「邀請」進來了。而現在自己一嚴肅對待就將它們都統統趕出去了,其實就這麼容易,但也要看自己是否嚴格要求自己了。

自從我嚴肅對待發正念之後,再看看自己的學法,居然也是長期以來處於走形式的狀態:常常表面看著書,思想卻嚴重溜號,飄到爪哇國去了。心裏只注重自己今天看了幾講,卻不問問看書的質量和效果。這回也乾脆像發正念一樣嚴肅對待吧:理智、清醒、思想集中。我就要求自己不管看了多少,只管看的質量。一個字一個字地真正地看到心裏去,滑過去的內容一定再重看。馬上感到效果真的與從前大不相同,從前總覺得每看一遍和上一遍也沒甚麼不同,對於別人說的能從書中看到法的內涵,我自己一點也沒體會到,甚至有時看書像是完成任務一樣,著急看完了好去做別的事。而經過幾天的認真學法後,切實體會到了師父說的一切法理都是真實不虛的,原來看書真的可以看到法的不同層次的內涵。這樣真的用心學法之後,就發現對《轉法輪》越來越愛不釋手,而我從前總是更愛看其他的大法書籍。看來「學法」二字的前面一定要加上「靜心」,這真的太重要了。

再看看自己的煉功,就更為差勁兒了。平時總是以忙為藉口,很少煉功,心裏卻老想著煉功不如學法重要而給自己的懶惰找藉口。現在卻豁然明白了一個道理,其實「忙」根本就不是理由,而是自己不重視,如果一件自己認為很重要的事是無論如何不會說沒時間做的。師父早告訴我們說這是性命雙修的功法,動作是用來轉化本體的,而且這也是法的嚴謹的一部份。自己沒做好是因為沒有嚴肅地對待師父講的這些法理,而「忙」只是個用來原諒自己的藉口罷了。

至於講清真相呢,我雖然一直也在做著,但是怎樣做的呢?師父說:「這是你們最應該全力做的最偉大的事。」「大法弟子人人要做,不放過一切機會。」 (《在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而我可不是這樣做的,遠遠沒有盡到這樣的心,沒下那麼大的功夫。其實仍然是沒有嚴肅對待師父講的法理的問題。果真把它當做是最重要的事時,就發現講真相的時間與方法都是相當多的:上、下班路上是發放大法傳單、光盤等的好機會;必須在家呆著時也有很多方式直接向中國人講真相。其實方法本來就這麼豐富,只是過去自己不精進,所以許多心限制了自己。

我覺得因為我們是在迷中修,所以許多事情的真相是看不到的。所以修煉最重要是應堅信大法,對於師父講的每一個法理、每句話都要堅信,且嚴肅對待,這樣才不會在將來給自己留下太多的遺憾。因為在迷中,有時我們感覺不到事情的嚴肅性,比如:少煉些功,少發點正念,講清真相的事少幹一點,好像也覺得沒甚麼影響。其實在另外空間來看,則是天壤之別的。雖然我們看不到甚麼,可其實師父的法中已講得很明瞭。

最近,我在生活中遇到的一些事情也給了我很多這方面的啟悟。比如,我過去一直不太擅長分辨東南西北(其實不是不能分清,而是懶得去動腦子,好像覺得這個技能沒有也不會影響甚麼)。而最近就在這事上栽了很多跟頭,常因方向搞錯而誤了很多大事,結果花了加倍的時間。還有許多的生活小技能,我過去都懶得去學,後來又覺得法上的事都忙不過來,更沒時間去學了。平時看上去好像沒甚麼影響,結果遇到事情時,就常因為一些平時「懶得學」的技能而使得最後要耽誤更多的時間,更不合算。經過了許多的小教訓之後,我就明白了其實每一個常用的技能都是不能忽視的,否則到要用時就傻眼。對於生活中的小技能,都是「一分耕耘、一分收穫」,你付出多少,便得到多少。由此想到,對於修煉上的事,更是一點都馬虎不得了,因為世間沒有比這更嚴肅、更重要的事了。因此對於師父講的法的方方面面都要嚴肅、嚴謹地對待。

近來發現越修煉自己越明白,越能體會到大法的真實不虛,感到自己微觀的一面是洞悉一切的。記得某位預言家曾說過我們這個時代是人神共存的時代,我理解不光是說修煉人與常人共存,而是在我們每個修煉人自己身上,都是人的一面與神的一面共存的,而近期我感到此表現很明顯。感到自己神的一面越來越清晰,但從小形成的許多人心也表現很強烈,不時往出翻。其實,法中講過我們這個身體就是個小宇宙,所以我理解這種表現正好也對應了現在外部環境的表現──一方面大法越來越能顯現在我們這個空間,正法的形式越來越好;但另一方面邪惡的表現卻也很瘋狂及猖獗,甚至是歇斯底里。但不管邪惡如何猖獗,它們的猖狂只是個它們竭力維持的表面假象。從師父的近期講法中我們知道它們實質的東西已經被清除得所剩無幾了。我感到我們身上的常人之心也一樣,不管表現怎麼劇烈,但其實都是無根的東西,是成不了氣候的。但也隨時都給了我們許多的選擇,選擇是做人還是神,就看當時自己的心怎麼擺放了。

在神的一面越來越強大時,就發現自己修煉路上的遺憾其實太多,有種心承負不起的感覺。其實自己的每一次放任自己的常人心、每一次縱容自己的惰性都是有重大代價的,雖然我們現在看不到。不過後悔及難過都是沒用的,重要的是今後做好。但最令人沮喪的就是有時明知道該做的事沒做,明知道該放的心到時候就放不下。從前遇到這種情況,我總是花大量時間做總結、反省,之後再痛下決心。後來發現其實這些做法都是不起根本作用的,反而白浪費了時間。如果不能真正從內心提高上來放下這些執著,痛下決心之後,下次還會犯同樣的錯誤。師父早就講過修煉不是常人的反省和悔過之類的,我理解是因為這些都是常人的方法而已,而真正能使我們提高的只有法。所以,現在我有甚麼執著放不下時,再也不會像從前那樣捶胸頓足了,我感到靜心學法就是最好的辦法。正如師父講的:「無論怎樣,只有堅持學法,才能去掉常人之心,才能去掉執著,從而達到不為常人中一切所動。」(《在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

以上是我近來在修煉中的一些體悟,隨筆而寫,比較雜亂。有悟得不對之處還望大家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