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正念、救度與時刻以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1月14日】看了11月10號同修寫的文章「學好法、重視正念清除『自身存在的問題』」,引起了我的很多想法,讓我看到了很多自身存在的問題,特別是一些在我身上存在的很長時間都沒有解決的「頑疾」,這些東西已經嚴重的影響了我學法和發正念。

我們全體大法弟子在正法中越來越成熟,很多人做了很多正法的事情,在艱難的環境中向世人講真相,但是我們想過沒有:無論是我們做過甚麼,承受了多少迫害而不動搖,甚至至今還承受著多大的壓力,我們被賦予「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偉大稱號,我們現在還是個修煉的人,還有自身的同化大法與去執著心的因素在,千萬不要忽視了個人的提高問題。

以前總以為是個人的提高,甚至於自己天體內眾生被救度的問題是一種變相的自私,當前我們應該花更多的時間和精力去救度世人;但現在看來,自身的因素不解決掉,所做的事情根本就達不到正法的標準,還會被邪惡利用這些執著來迫害法。自身不正,又怎麼去正別人?況且自己的修煉圓滿和自己體系眾生的被救度也是自己要完成的使命。

記得在大陸鎮壓大法之前,也就是個人修煉時期,大家對自己的要求是很嚴的,每天早上起來煉功,中午打坐,晚上集體學法,互相之間誰做的不好都給指出來,共同提高。現在環境不好了,每個人做的怎麼樣那就看自己了。沒有集體交流的環境,對於自身存在的問題如果不能「向內找」,那就很難提高上來,就會長期處於磨難之中。

我想我自己為甚麼有的執著心長期都去不掉呢?以前看這個執著是很大,老是過不去,下次這個難再上來時,還是過不去。但是總這麼拖下去,甚麼時候是個頭呢?師父給我們講了清除「自身存在的問題」的法,對於這些自身的變異是可以用正念鏟除的,關鍵是這顆心返出來時能不能抓住他,出現了矛盾能不能找到自身的問題,去執著時是不是真正有這個決心。

10號那天我見到了同修A,她給我講了她和同修B幾天前發生的事情。同修B是個開著修的小姑娘,同修A和她嘮了很長時間,同修B突然說:「我覺得你有爭強好勝的心」,同修A想了想說:「好像是有,我的各方面成績也不差,別人能做到的我也能,在人中是有爭強好勝的心。」同修B說:「不止是在人中有,你在修煉中也有這樣的心。」聽到這同修A嚇了一跳:「我怎麼從來沒有這麼想過呢?不會吧?」過了一會,同修A承認了,「我是有這顆心,本來自己做的不好,看著別人做的好,自己想,別人行我也行,不能落下,看到別人怎樣了自己也想那樣,看到有人說某某人比較好,多和她接觸接觸,自己就想:哼,她哪裏哪裏還不如我呢!」雖然承認了,同修A還是覺得彆扭,很難受。同修B又對同修A說:「你現在發正念。」

同修A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發正念是好事,既然讓發就發吧,可能是她看到了甚麼。同修A剛開始發正念,看到了很多果子,一串一串的,可以說是碩果累累,但是每個果子下面都有刺。她悟到,自己的修煉已經很有成果了,但是還有有漏的地方。接著發正念,到了第四分鐘的時候,她看到一條筆直的馬路上,有很多車在飛馳,開得很快,她也是其中一輛。看到這裏,同修A覺得自己又進入到比較精進的狀態了。到第五分鐘的時候,同修B說:「好了。」

接著同修B講了剛才看到的情景:同修A剛一承認自己的執著時,同修B就看到一座很大的山,山上滾下了好多好多骯髒的東西,就跟泥石流似的。同修B發正念不好使,只能保證這些東西不侵擾到她自己,所以告訴同修A發正念。同修A發正念五分鐘過去之後,同修B看到那座大山上又都是青青綠草了,一個小牧童坐在牛背上吹著笛子,於是同修B告訴同修A說「好了」。

聽同修A說完了,我的感觸也很深,因為自己在一些事情上總是做不好,就有些灰心了,自己正法的事情也沒少做,但對自己尚存的執著心上就沒有強大正念。自己一被干擾就會有一段時間狀態低落。在首惡訪美的時候,可以說怕甚麼來甚麼,那幾天被干擾的相當厲害,雖然自己也在發正念,但這些被邪惡利用來干擾我的執著心卻清除不了,那幾天做的和想像中的差很多。有時候感到自己的行為真的是不像個煉功人,雖知這是干擾,但是就是對自己的放縱導致了自己長期處於磨難之中,耽誤了很多寶貴的時間。

同修A跟我說,她自己一有時間就在找自己哪裏有問題,因為發生的很多事情她都不知道這是哪顆心引起的。而我前一段時間每天睡很多的覺,總覺得困,而且很喜歡打遊戲,就是在外面等人那麼一小段時間我都會玩一會手機遊戲,我玩的手機遊戲「貪食蛇」達到了很高級別,平時還向同學炫耀呢。昨天中午突然看到一個畫面:好大的一堆蛇呀,每條蛇長短還不等。我悟到這都是我打遊戲時生成的。修煉人管不好自己的一思一念帶來的損失有多大,真是不敢想像啊!而且我也知道這是邪惡利用我的執著,讓我沒有時間想自己的問題。

《轉法輪》第四講「失與得」裏說「這和我們自己的心是有直接關係的,要想去掉這個不好的東西,首先得把你這顆心扭轉過來。」觀念一轉,認識到了問題所在,去執著心其實並不難。而且我們的修煉還關係到自己對應的天體內眾生得度的問題,這是很嚴肅的。但也不是說這樣我們的執著心就很難去了,對於一個很精進的修煉人來說,自身的這些問題已經算不上甚麼。正法走到現在,剩下的邪惡為了苟延殘喘,拼命的加大大法弟子僅存的執著,甚至嚴重影響了大法弟子學法與發正念的質量。在這種干擾中,我們如果都能向內找,能及時地把自己被利用的執著心和這干擾的本身去掉,那麼就會很快的清除僅存的這些邪惡生命。自己的不純正這其中本身就隱藏著邪惡生命與舊勢力,外在的邪惡很好清除,而自身的問題就很難辨認,甚至於認識到了也不想改變。

大約四五個月以前,見到一些修煉人打坐中的身體,畫面是一個一個的出現的,每個人身體中都是白白的很密集的能量,在外面看來,感覺就像是現代的科學家用衛星拍下來的星雲的照片,密密麻麻的無數宇宙穹體,每一個能量的顆粒往微觀看去都是很大的天體。其中一個畫面是我的身體,身體中間部位(胸部、肚子等處)能量密集度很大,而四肢的能量密度相對來講就小,還有需要完善補充的地方。每個人雖然在外表看來都差不多少,但是能感到其對應的宇宙體系差別是很大的。很多的能量顆粒看進去是更微觀的宇宙存在形式,但是到後來都被一個外殼束縛住了,往外看,原來是一個同修的胳膊……

我記得在網上一個同修說過「救度眾生這件事情做不好就是在殺生」,是否確切先不去評說。當我做不好的時候,鼻子會「無緣無故」的流血,我知道是淘汰了很多生命;個別時候早上6點沒有起來發正念,夢中見到滿地的死屍,洗臉時鼻子也會流血。以前總覺得自己做的不好很多原因都與自己體系內眾生的變異有關,我能做到甚麼程度就到甚麼程度了,不行了的就淘汰掉,覺得很難把所有的執著心都給去掉,所有的事情都做得那麼好。一點也沒有盡自己一切能力去救度眾生的大慈悲心。

現在正法進程到了今天,剩下的邪惡生命和我們沒修好的地方是有直接聯繫的,抵觸大法的變異觀念會產生出很多邪惡生命,修煉人如果不能時刻向內找、正念不夠強大,邪惡就會滋生。不要老問「為甚麼首惡還在逞兇?為甚麼迫害還存在?」先問問自己,自己做的怎麼樣?真正達到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標準了嗎?還有能讓我心動的執著嗎?自己學法、發正念的狀態如何?

大法弟子無論在救度眾生中做了多大、多神聖的事情,都是應該的,因為這本來就是大法弟子的使命,是自己應該完成的事情。不要因為有些事情做的好就放鬆了對自己的要求。我們現在還是一個修煉的人,時刻以一個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針對自身存在的問題發正念,真正把修好自己重視起來,為自己體系內的生命負起責任來,確實達到「金剛不動」的狀態,那麼邪惡也就無處藏身了,就會徹底解體。

個人體悟,不對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