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弱失眠數十年 得法三月換新顏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1月13日】我出生在一個醫生的家庭,聽母親說,我是早產兒,大約7個月就臨產了。從幼嬰起我便註定了一個體質極弱的身體,母親告訴我連天花都較一般人多出了一次。出第二次天花時我眼睛都定了,多虧父親是醫生,搶救及時,否則早就嗚呼沒命了。在父親的影響捶打下我從小養成了愛體育鍛煉的習慣,從小學起便好參加跑、跳、打籃球的運動,長年不斷。因此讀書階段體育成績偏好,但一直暴露了一個極重的弱點,速度尚可,沒體力,累不得。有爆發力但力量性運動一直處於弱勢,身體外形精瘦、口胃欠佳。讀書精力欠充沛,幾乎從未出現過精力過剩的現象,直到五九年考大學時,方暴露出嚴重弱點──神經衰弱失眠症,它像沉重的包袱似的讓我背負了整整38年。我父親雖是醫生,又崇尚體育鍛煉,卻終身患此頑症了卻一生。讀大學後,雖是困難時期,我仍持之以恆的堅持適度的體育鍛煉,加之年輕,尚能支撐、對付繁重的學習。

64年畢業,等待分配工作的期間,我天天在學校的天然游泳池遊一千米,我深知自己體弱,要想有所作為,非身體強健不可。走上工作崗位,除極重視營養外,鍛煉的習慣始終不變,但身體的強健、精力的充沛始終是個夢。

70年到西昌五七幹校,除打籃球外便開始了冬泳。記得天上下著鵝毛似的雪片去冬泳,連隊的五七校友跟著來看熱鬧,我在水裏遊了近一百米便上岸了,剛下水時,後腦勺凍得生痛,此時被一種戰勝自我的愉悅情緒所代替,擦紅身體穿上衣服便被擁著回到了連隊,雖然這一年身體的自我感覺蠻好,可以連續應付兩場籃球比賽後,先前的嚴重失眠又陰影般籠罩著我,使我打心底高興不起來,我始終缺乏年青人那種充沛的精力投入到學習、工作之中。我的腸胃也一直缺少年青人的健康。

71年回廠後結了婚,到陸續有了兩個小孩後,加之忙於工作,身體健康明顯下降,失眠更露骨的表現出來,時值30幾歲的年齡,尚可用低劑量的安眠藥對付失眠,以維持工作、學習。當我感到從前的鍛煉需另找出路時,便選擇了打太極拳,一直堅持打了二十幾年,也帶給了我一些益處──偶爾出現的騎自行車下車右腳觸地時,瞬間麻木失去知覺的現象沒有了,但失眠這可惡的頑症卻隨年齡的增長愈益嚴重。

97年9月我退養前,為維持睡眠已每天服安定五片,中午午睡還得喝一瓶啤酒,幾乎天天如此。酒和安定都是損害肝臟的,年青時曾患慢性肝炎雖經治癒,但肝功能長期不好,近一米七的身高,體重始終在89-90斤左右,精力差到一旦晚上少睡了一點,白天看電視都感到頭痛、看報紙僅僅只能跑馬觀花,頭脹痛得看不下去,倘硬撐便招來晚上不能入睡,失眠更厲害,即使睡了八個小時(非得八個小時),猛的看書也會招來嚴重失眠。吃雞蛋一個尚可,兩個就拉肚子;牛奶吃多了也得拉肚子。晚飯多吃一點、吃好一點也不消化。再渴,晚上也不敢喝水,否則起夜後就再難入睡。過年,我騎車到遠隔十幾里地的弟弟家,回家便累得難以入睡。如果出差必備之藥便是安眠藥。身體孱弱的悲苦真是一言難盡,我深感自己迅速的滑向死亡之路,我的精力比周圍的同事差一大截,命運之神始終在捉弄於我,雖然甚麼中西藥都吃了,一些難湊齊的偏方也吃了、物理療法的工具至今在家裏躺著(周林頻譜儀、夢神、必青神鞋共價值一千多元),這些對我都無療效,但我畢竟只有57歲,我想到了退休後練氣功可能是最後的一條生路。

97年9月當得知可提前退養時,便在科裏率先寫了申請辦了退養。此時剛好我表妹兩口早已在煉法輪功,得知我退休便邀我到930廠煉功點煉功。初期僅晚上煉,後因移至金華公園煉功點。記得春節時,僅僅煉了三個多月法輪功的我收到了奇效,身體發生了令我驚訝不已的變化。──幾十年依賴的安眠藥不吃了,我年青時沒有的精力充沛卻在我退休後出現了。一次到火車站接姪女,火車誤點,晚上僅睡三個多小時,第二天照樣煉功、學法,看報簡直沒問題!

這樣的變化,令我這個體弱了幾十年的人驚喜萬分。現在我可以吃以前很多不能吃的食品了,難怪老伴笑我在「坐月子似地大補」。平時騎車到我弟弟家不但不感到以前的那種累得睡不著覺,還可第二天照樣騎車到另一個距離差不多遠的弟弟家玩,氣色也變好了,體重由幾十年不變的90來斤增加了26-28斤。親戚朋友、同宿舍的同事都一致公認我身體變好了。一位同事在街上遇見我,她驚嘆道:你不喊我,我都認不出你來了。說我就簡直變了個人一樣;另一位同事見到我後,也連連感歎:出乎意料、出乎意料……。

我是千萬大法弟子中普通一員,是最直接的受益者。這種受益令我永生難忘,不論甚麼力量都不可能改變我修煉大法的決心!現在我以充沛的精力、飽滿的熱情和其他大法弟子一樣,全身心的投入到正法的洪流之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