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黑嘴子女子勞教所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 並勾結央視欺騙公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0月5日】我在吉林黑嘴子女子勞教所被非法關押兩年多,下面就把我在被關押期間耳聞目睹勞教所惡警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實公布於眾。

在勞教所裏,法輪功學員每天都有遭到毒打的,被迫超強度勞動,從早四點多起床幹活一直到半夜,有時幹到後半夜兩點鐘,有時還幹通宵。只要法輪功學員堅持信仰,就被毒打。惡警毒打學員經常用電棍、棒子、竹板子。有時直接拳打腳踢,甚至把法輪功學員的上衣扒光,把雙手銬在床欄杆上,用電棍電上身。這類事情經常發生,到後來不讓睡覺。

四大隊金敏就因堅修法輪功,惡警連續半個多月不讓她睡覺,她好幾次被關進小號,這樣還經常遭毒打。惡警還覺得不夠狠,又把她綁在死人床上長達數日。還有何華、杜紅方、朱鵝、李淑影、王秀蘭、吳秀琴等人,幾乎每天都遭到毒打。惡警還用專人看管她們,不許家屬接見。

七大隊堅修的法輪功學員遭到同樣迫害。薛桂榮就曾經被惡警王麗華用電棍電擊乳房,然後又罰蹲又罰站。紀文絹、劉百仁、王明娟等人被惡警把四肢綁在床上,一動也不能動。惡警並吩咐犯人看著,如果她們閉上眼睛,犯人就大打出手(犯人打法輪功學員,惡警可給她們減刑期)。

六大隊還有一種體罰,罰站而且不讓睡覺,如李春環、孫淑芬、薛桂榮、劉雙會、裁紅豔、崔鮮花等人都被如此體罰過。在勞教所裏,被毒打昏死過去的事件經常發生,那些惡警為了立功受賞,用盡各種狠毒的手段迫害法輪功修煉者。以上都是我在勞教所時的所見所聞,而且我自己曾遭惡警毒打數次。

我所說的這些事都是真實存在的。可是中央電視台竟然在「焦點訪談」節目中,明目張膽地在全國乃至全世界人民面前撒謊,說「吉林省女子勞教所虐待法輪功學員事件根本不存在」。為此謊言,他們還在繼續編造故事。記者採訪六大隊管教張濤,記者問:「你是怎樣』挽救感化』這些法輪功修煉者的。」惡警張濤說:「從認罪認錯這方面教育她們的,在生活方面來關心她們,等等……」這是明顯利用國家宣傳機器信口雌黃。這不是在欺騙老百姓嗎?惡警在精神上、肉體上折磨、迫害法輪功弟子。王可非就是被惡警迫害致死的一例。

王可非是從六大隊調到七大隊的,她親口跟我們說過,她在六大隊被那些惡警打昏死過去,然後惡警用水把她潑醒。還有陳天吉、安英姬、劉文文、孫桂芝、崔鮮花、王紅玉等人都是從六大隊調到七大隊的,她們都遭到過各種各樣的毒打、殘害。王紅玉就曾經被惡警張濤毒打長達三個小時,這只是舉了我知道姓名的幾個人的例子。

還有一次,電視台又報導了關於吉林省女子勞動教養所是否虐待法輪功修煉者的報導,並找了六大隊的在殘酷迫害下承受不住的李小紅,讓她證實說勞教所不打人。這完全是撒謊。我在勞教所裏被非法關押了二年多,勞教所裏的情況我都知道。

2001年6月中旬,全勞教所突擊搞衛生,管教們連星期天都不休息,把我們住的地方布置一新,還給每個人穿上了統一的服裝,這時我們每個人都意識到肯定又要來大頭目了。過了幾天,中央來了人。當到我們屋時,走在前面的一個年紀大的人問到我:「今年多大了?」我說:「25歲。」又問:「決裂了沒有?」我說:「沒有!」「管教對你好不好啊?有沒有虐待你呀?打沒打過你呀?」我說:「挨打過!」回想起那些善良的法輪功弟子在勞教所裏遭受的非人虐待,一件件一幕幕,我的眼淚流了出來。當時屋子裏一片寂靜,一直持續10多分鐘,連呼吸都能聽得見,在這一刻沒有一個人說話。勞教所裏陪同檢查的頭目一下子從這屋子都退了出去,後來檢查的人也從這個屋裏退了出去。檢查結束後,大隊長劉瑚把我找去訓了我一頓。晚上值班管教又把我找去,我一進辦公室,他就說:「你真行啊,挺厲害呀!」上來就打了我幾個耳光。隨後他指使犯人王麗、劉雪華,一邊打一邊罵,一邊問「還敢不敢亂說話了」,以此報復我在檢查團面前講真話。

被劫持在六大隊的法輪功弟子說,就在同一天,她們整個六大隊全部調出去看電影了,為的是避開檢查。六大隊在勞教所裏打人出名,哪個大隊「轉化」不了的就被送進六大隊迫害。六大隊惡警怕把他們見不得人的事說出來,所以就把整個大隊帶出去。六大隊還給來檢查的製造一種假相,門口擺放了很多西瓜和其它水果,好像法輪功學員在這裏生活很好似的,其實都是騙人。

事後,惡警們還把中央電視台「焦點訪談」節目播放出來讓我們看。我們看到中央電視台根本不尊重事實,完全是造假。節目中沒有把檢查的人和我的真實對話播出來,反而編造假新聞用欺騙老百姓。我今天把這真實情況說出來就是讓全中國以及全世界的人們都知道,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利用中央電視台造謠欺騙百姓。

常言道:紙是包不住火的。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在此,我們正告那些迫害法輪功弟子的犯罪惡警,懸崖勒馬,回頭是岸。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