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呂素秋生前在黑嘴子勞教所遭受的非人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3月9日】呂素秋是吉林市大法弟子,女,46歲左右,先後於2000年10月、2002年2月兩次進京正法,在北京(吉林市公安局駐京辦事處)被迫害致死。

呂素秋2000年10月進京正法,於2000年11月24日被非法押送到長春黑嘴子勞教所關押八個月並慘遭迫害。以下是我所知道的呂素秋生前在黑嘴子勞教所遭受非人迫害的經歷。

在黑嘴子勞教所,她被分到四大隊,由於呂素秋不放棄對大法的信仰,不放棄修煉,被調到所謂的嚴管班,進行所謂的嚴管。獄方不讓家屬探望,每天還被逼做超負荷勞動,早上四點起床幹活,一直到晚上十一點鐘才能躺下,這還算比較好的時候了。幹活中間根本沒有休息,連上廁所都是定點排隊去。早晚洗漱那5分鐘的時間都被取消。

最累的活就是「打葉子」(也就是折印好的書紙頁),幹這活手臂要不停地揮動,勞動強度大,每天就是這樣的緊張的勞動。管活的總是在走廊裏走來走去的,厲聲喊叫:「快幹!」 「快幹!」催得人心情緊張,累得人精疲力竭。

被非法勞教的法輪功學員還被要求每月寫兩份所謂的思想彙報,暴徒們逼迫學員寫攻擊大法、誣蔑師父的話,使學員心裏壓力大,身體更加疲勞。

二個月後,也就是二月底,呂素秋被從四大隊調到六大隊,黑嘴子六大隊是被勞教司表彰過的所謂「先進」典型,非常邪惡。呂素秋被分到六大隊一小隊,管教叫張濤,才二十四、五歲,對大法弟子迫害手段邪惡異常。當天張濤和姓李的大隊長就找她談話,製造壓力讓她放棄修煉與大法決裂,當天正好是管教張濤值班,讓叛徒用邪惡的謊言欺騙呂素秋讓她與大法決裂,管教張濤也逼著呂素秋決裂。呂素秋堅決不同意。邪惡管教張濤就用全小隊50來人的休息來要挾呂素秋,讓全小隊的人不許睡覺,陪著呂素秋,說是快點給她提高認識。

在勞教所長期超負荷勞累的學員都非常缺少睡眠,最大的希望就是晚上能多休息一會兒,呂素秋哭了,張濤還陰險地說:「你們煉功人不是為別人著想嗎?你忍心看著她們不能睡覺嗎?」

在張濤無賴加流氓的手段威逼下,呂素秋被迫寫下了所謂「決裂書」。張濤又進一步逼害呂素秋,讓她念所謂的揭批材料,呂素秋堅決不念,不說對師父對大法不好的話,邪惡的張濤就用書抽她的嘴巴子。在邪惡的迫害下,呂素秋心在流血,人幾乎被逼得精神崩潰了,每天晚上都睡不著覺,一個多月後,人瘦得只剩兩隻大眼睛,連四月初街道工作人員去看呂素秋時都一個勁地問張濤:呂素秋怎麼瘦成這個樣子了呢?是不是有病了?拉著呂素秋的手流下了眼淚。

在身心倍受煎熬的情況下,呂素秋堅強地恢復了正念。2001年4月份國家司法委勞教司領導來所裏參觀。所裏裝模作樣地讓大家停止勞動,到外面跳健美操,當時呂素秋在最後邊,正巧那個來參觀的領導就來問呂素秋:「法輪大法好不好,上北京李洪志騙你沒有?」呂素秋毅然決然地回答:「煉法輪功我身體好了,受益了,沒人騙我,是我自己要進北京上訪的。」當場給了邪惡勢力猛烈一擊,讓此邪惡之徒很尷尬。

參觀的人走後,所裏惱羞成怒,六大隊又加重對呂素秋的迫害,先是談話,然後是電棍電,幾個電棍同時電,打得呂素秋順著手指冒電,後來心臟也受不了了,這樣幾次後,呂素秋於五一期間開始絕食抗議。六大隊用手銬把呂素秋銬在鐵床上,每天三次灌食。大夫讓灌奶粉,可是後來歹毒的孫明燕管教竟到食堂要來鹹菜湯和苞米麵湖,灌食手段殘忍,每次灌食都嚇得班長領著老弱病(心臟不好)的人出來躲到室外。

在邪惡之徒的殘害下,呂素秋的身體被徹底摧殘壞了,心臟被多次電擊後,出現心肌勞損,胃也被灌食灌壞了,最後出現了婦女大流血不止,身體越來越不行了,到七月底,勞教所看人快不行了,為了推卸責任,讓家屬領回去保外就醫。

呂素秋生前是個熱情、善良、能幹、樂於助人的好人,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道德回升,人變的更讓人喜歡,只因堅持真理正義,為大法說句真話就被江氏恐怖集團殘害,最後為證實大法失去了生命。

全世界善念尚存的人們,請你們清醒吧,認清江澤民及其政治流氓集團的邪惡本質,請你們要記住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做一個真正的好人,才能有美好的未來。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19/20005.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