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歲老者的見證:最幸運的人(譯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0月4日】89歲高齡對一個人來說,想在有生之年開始一項新的使命和奉獻,似乎看來有點晚。兩年半前,我意外地收到一位老朋友的來信,告訴我法輪功,我從未聽說過。我和這位朋友已十年不曾來往,但我們曾經一起修煉過別的功法,我相信他做事是經過嚴肅思考的。於是我們見了面,暢敘之餘,他送給我一本《轉法輪》

我們從前的老師曾有一個強烈的預感:將有一位極高覺者到地球來挽救和矯正人類敗壞道德的危險世態。這位朋友告訴我,李老師就是預感中的角色。我當時就意識到:我苦苦30年的精神求索,而偉大的機遇卻在這時真正降臨在我的身上。

我對佛教一無所知,和多數西方人一樣,和中國沒有任何聯繫,中國的佛道之說的文化世界對我們來說是如此的遙遠。毫無疑問,我們許多人感到那些翻譯過來的中文名詞實在難以理解;「Fa」(法)這個詞在任何西方語言中找不到同義詞;針灸傳到西方以前,道家的能量學說難以被西方接受。還有許多類似的問題阻礙我們尋求和傳播大法。

我一開始修煉,就深受鼓舞。煉功使我增加了活力。我所需要的睡眠時間減少了一小時,我想還可以繼續減少。我現在享有更健康的身體。早年由於三次肺炎復發留下的嚴重咳嗽的後遺症煉功後消失了。我曾經有三年患一種討厭的皮膚病,為此我曾預約做手術,但後來我感到應該相信真正的修煉人是會得到無形的幫助,於是我取消了手術預約,幾個星期後,疾患徹底消除。 我親身感受到每通讀一遍《轉法輪》,對真理的理解就有新的昇華和飛躍。

我親眼見證了這個全球性的(道德)敗壞,在亞洲,非洲、美洲,和在歐洲一樣充斥著思想病毒和對傳統古老道德的侵蝕。早年我離開劍橋後,開始從事外交工作,40年工作生涯分別在外交部和英聯邦辦公室任職,奔波於國內國外。那些年工作主要專注處理英聯邦事務,長期參與當時的英聯邦帝國轉化為50多獨立國家的工作進程。我,第一次大戰時還是個孩子,二次大戰後多次參加和平會議和早期的聯合國會議,以後先後在印度,加拿大,加納,新西蘭和澳大利亞,尼日利亞和巴拿馬擔任繁重艱辛的負責工作。退休後我在上議院15年。這些常人社會的大量穿梭不停的政治工作以及所引起的事態變化必定反映在另外空間中。我們有這個機遇參加這偉大創舉,當我們發正念時,我就已經看見這些。

撫育我長大的父母終身信仰和實踐耶穌的教誨:真誠,博愛和人道。經受磨難和克服執著是我們從前的修煉核心,我退休後曾花費10年時間探索它,同時還有幾年熱衷於另外一種綜合瑜珈功。就像師父指出的那樣:從前歷史上的主要正教已經不能再指導常人修煉,沒有一個能負起這樣的使命,我也曾舉棋不定。但不管怎樣,我的經歷幫助了我,當機遇到來的時候,我抓住了它。

寫這篇心得體會本身對自己也是一種幫助,它使我面對自己的缺點和不足。我認識到每個弟子認真重視發正念對正法是很有效的幫助,我於是就更嚴格地遵守時間,和同修同時發正念。當然,去執著心是永遠不可間斷的,心性上的磨煉比身體上吃苦要艱苦得多。

雖然晚,但我知道我畢竟找到了自己的道路,它是一個嶄新的天地,一個全新的理解,還有那功法,使我更具活力。但不能忘記這一點,我們被賦予無與倫比的恩典,即我們趕上正法時期和使我們能悟到這一點。師父曾對一個學員說:「你今天是最幸福的宇宙生命了,你是大法學員了,天上的神都羨慕你呢,」(《在澳大利亞法會上講法》)我當然也把自己視為我這一代人中最幸運的人。

和其他精進的同修一起工作,對自己也有巨大幫助。我們已經得到難以置信的法寶,並面臨是否與之相配的考驗,同時我們要做更多的工作給其他人同樣的機會。

(2002年歐洲法會發言稿,哥本哈根,簡化版)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