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之家(譯文)(瑞典)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3月30日】 (英格麗)

大家好!我叫英格麗-克萊那,1945年出生於瑞典北部。我有三兒兩女一共五個孩子,我還有五個孫子和孫女。我們全家人都修煉法輪大法

(剋麗斯蒂娜)
大家好!我叫剋麗斯蒂娜-納斯-克萊那,今年40歲。從兒時起我就感覺到生命該有更深的意義,那時我很喜歡《聖經》中的故事,每天晚上我都要和上帝進行一番交談才能入睡。

(瓦納)
大家好!我叫瓦納-克萊那,今年37歲,住在瑞典,和我的妻子及兩個孩子生活在一起,我修煉大法已有4年了。

(艾琳)
大家好!我叫艾琳-克萊那,八月份我就10歲了。從97年開始學法輪功,聽《轉法輪》至今已快五年了。我很喜歡給媽媽朗讀《洪吟》。

(英格麗)
1997年10月,我的兒子理查德說他找到一樣能使我們大家都能受益無窮的東西。接著他給我借來了德文版的《轉法輪》。幾天內我把他讀完了,當我合上書擺在那時,我看到了書本在閃閃發光,我的第一感覺是:謝謝你終於讓我找到了自己的路,儘管在這條路上將會有重重困難,但是我想我會盡我的所能。緊接著兒子又教我和大女兒煉功,開始的時候我疼痛難忍並怒氣沖天,就像一隻被惹急了的蜜蜂。因為在半年前,因為一次工傷事故我的右手臂無法舉起來,醫生說了如果不施行手術或注射鎮靜劑的話恐怕很難有改善,作為一名護士對這一點我是很明白的。在學法輪功只有兩三個月的時間後我的胳膊很快就能活動自如了。我將這個結果告訴了醫生,他雖然將信將疑,但是他告訴我說不管我用的是甚麼方法,我應該堅持下去。

從小女兒艾琳五歲開始,我每天都給她讀《轉法輪》幾乎從未間斷,有時我也問她要不要聽點別的童話或者其它甚麼的,但是她從來都不願意。現在她學會了給我朗讀《轉法輪》了。

全家人修煉法輪大法實在是一件幸事,我們常在一起學法、煉功、交流心得,只要有可能還在一起看九講班的錄像帶。每個人都有大大小小的關要過。每當難大些時,我常回想起第一次讀《轉法輪》的感受,想起師父在書的結束時說的:「難忍能忍,難行能行」時,對我有莫大的幫助,使我對大法又有了新的理解,自己又向前進了一步。在將近五年的修煉中,我努力將「真」、「善」、「忍」融入心中,使自己成為一個更好的人。

(剋麗斯蒂娜)
25歲時,我被捲入一場情感的糾葛,扮演了一個臨時母親的角色,這對不諳世事的我自然是為時過早,尚不能救己,焉能救人?此後,我開始了信仰之道的上下求索,並和家人一起探討,那時我的確學到了一些東西,有過一些美好的體驗,只要和好老師在一起我就會感覺良好,可是一回到現實生活中,我試圖身體力行所學的東西時,卻總是四處碰壁,這使我變得憂鬱沉悶,生活中感到失去了坐標。

在我32歲的時候,遇到了我的丈夫,他是來自黎巴嫩的一個非常虔誠的穆斯林。34歲的那年我懷孕了,當我還沉浸在對未來的全新生活的美好憧憬時,我和丈夫的分歧驟然顯露出來。大女兒出生後,當時那種既有初為人母的幸福感,又有對責任束縛的恐懼感,又將我陷入深深的迷茫之中。這時,我的弟弟理查德給我帶來了一些大法的資料。

幾週後弟弟又來看我,他給我帶來了第一本大法的書。可是我似乎仍然是沒有時間。幾天後我就因高燒住進了醫院,躺在醫院的病床上,我讀了第一本大法的書。讀完了我久久掩面自問:這是真的嗎?如果是,那將是我精神信仰和求索的答案。康復後,弟弟立即來教我煉功。我們去了一個公園,那天的天氣真好,陽光明媚,小女兒香甜地睡著,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我在煉功時,我感到有白色的光從天上直瀉下來,使我深深地被震撼了。後來我得到了德文版的《轉法輪》而且我也有了讀書的時間了。

(瓦納)
對我來說,現在能有機緣修煉法輪大法真是三生有幸,這對於將來更是意義非凡。四年以來師父一直在指引著我,走在一條我難以言表的道路上,我彷彿是一個甚麼也看不見的小孩,師父牽著我的手,在跌倒時他拉住我,在艱難時他扶持我,每當我想到他賜予我們的慈悲時,忍不住熱淚盈眶。

在我很小的時候經歷了很多事。關於萬物的周而復始我開始形成自己的一套理論。我在自己成長的家庭中和家人們分享這一探索。在我漸漸長大以後渴望能理解更多,於是我周遊世界,嘗試不同的方法,但我找不到讓人感到欣慰的地方,有時又感到恐懼和迷茫。我綜合了不少東西,形成了自己的修煉方法。我教人空手道,辦班教瑜珈打坐課。我對別人的影響很大,覺得自己很有智慧,自命不凡。現在才知道自己當時有多迷。

就在此時我住在瑞士的弟弟理查德給我打來電話,談起法輪功。因為他在我們家也一直是致力於精神探索的一員,我就專心地聽他說。他打了好幾次電話,想讓我去哥德堡學功。最後他說,你去找些感興趣的人聚到一起,我過來教你們動作,辦個九天講法班。我和我太太只寫了個短短的通知,就有很多人來。

我弟弟在開班前一天來到我們這裏,他談起大法的神奇和力量。我急不可待,於是他開始放第一講,還沒放上20分鐘到半個小時,整個屋子就好像要爆炸了,我關上錄像說,還是等明天開班後再看吧。我和妻子坐在沙發上驚得目瞪口呆,不能動彈,甚至難以開口說話,我還記得我當時感到頭疼。我和妻子,及我們的很多朋友從頭到尾看完了九天講法,其中七八個人還開始了修煉。

作為一個修煉者,執著心接二連三地消失,自己的心變得越來越輕鬆。我真的覺得我的執著常常在莞爾一笑之間就放下了。相反,在修煉的最初,我常會為一點小事而暴怒,隨著時間的推進,我意識到我還有很多心要去,有些甚至是連我自己也想像不到的。師父讓許多在我身上隱藏得很深的東西暴露無遺,我明白,如果我僅靠自己的努力,是根本做不到這一點的。

修煉初期我做了很多奇怪的夢,不久我就理解了它們在我修煉中的意義。在觀看九天講法時,我看到了一個朋友身上的業力。它看上去像黑色的雲,通過師父的講法,我明白了這是怎麼回事。在修煉初期,有一次我看到一個閃閃發光的佛向我飄來,我請他不要來干擾我,因為我在修法輪大法。

我明白,我終於找到了那種可以指引我的神奇的東西。修煉法輪大法立竿見影,我馬上看到了我要去的執著。戒酒不成問題,我本來就喝得很少,但開始時還是把握不太好,因為我會為不能和朋友們一起來杯啤酒而懊惱。有一次我喝了一杯葡萄酒,之後就覺得自己在往下掉,這一愚蠢的舉動令我倍感難受。在瑞典有一種叫做「鼻煙」的煙草,含大量尼古丁,很容易使人上癮。我抽了20年這種鼻煙,想戒沒戒成。修煉後有一天,我吸煙時突然感到噁心,以後就再也沒有這種癮頭了。

我的執著就這樣一個個地被去掉,每去掉一個就感到更輕鬆一些。

(艾琳)
我想講幾個自己修煉的小故事。

有一次在學校裏,一個四年級的男生對我拳打腳踢,我被打得渾身上下都是青一塊紫一塊,開始的時候我很憤怒很傷心。學法後我覺得他很可憐,因為他不懂得法理,丟失了那麼多的德。

參加SOS緊急救援的步行活動,從日內瓦到伯爾尼,我的腳走得又疼又腫,我累極了,我的同修們教我用中文發正念,我們發了一遍又一遍,突然間我感到自己變得輕了,好像在飛一樣,到伯爾尼的時候我高興極了。

哥哥去中國的前一天,我又擔心又難過。第二天哥哥走了後,我對媽媽說,如果人想不好的事情,不好的事情就會出現,哥哥只離開幾天,他很快就會回來的,然後我就高高興興地去了學校。

(英格麗)
我兒子理查德去中國的事讓我認識到自己對兒女情的執著。兒子去中國之前,我讀了一篇修煉的故事,說怕心是最大的魔之一,我們不應該給它任何可乘之機。這則故事使我得以保持內心的平靜和頭腦的清晰。可是一些不好的念頭卻總是在往外冒,總想到兒子可能會一去不返或者遭受酷刑,我的心就痛。我知道這是魔的干擾,我必須用自己的正念來和它較量。但是我還是只能在坐著發正念的時候才能控制自己,一旦停下或作別的事情的時候這種較量就又開始了。只要想起兒子我仍然還是心痛得無法自持。由此我看到了自己的私心是多麼的重。我為甚麼會如此不安和心痛呢?只是因為是我的兒子去了中國。但是我是否想到了在中國有那麼多的父母、兒女、兄弟、姐妹卻正在遭受著折磨甚至被虐待致死呢?為此我難過極了,以前我還沒有意識自己還有這麼多私心和執著,通過這次經歷我又從大法中學到了許多。

(剋麗斯蒂娜)
修煉法輪大法的這五年發生了許多讓我感激不盡的事。一次,我一歲半的女兒多妮亞想從四樓的窗台上爬出去,一個鄰居後來告訴我,她看到我女兒已爬到窗台沿上,我當時正在廚房洗碗,沒有聽到母親在樓窗下的呼喊。後來聽到很多嘈雜聲才開始找多妮亞。當我看到她時,我驚異自己還能保持鎮靜。我大步走到窗前而沒有嚇著她,然後一把把她從窗台上抱下來,直到她又重新安全回到我的懷抱,我才反應過來,腿一下軟了。我知道那一刻有甚麼東西在窗口保護著女兒,防止了悲劇的發生,那就是法輪嗎?

不能堅持煉功使我對自己深感不滿。我懷第二個女兒賽琳娜時很想多煉煉功,但卻總找不到時間。有一次清晨3點我醒了,頭腦清醒很難再入睡,第二天早晨我意識到我應該用這個機會煉功。類似的情況發生了好幾次,尤其在懷孕的後期,我抓住時機三點起床,煉一個半小時功,雖然身體臃腫,但絲毫不覺疲倦。

按著「真善忍」去做並不容易,我還有許多地方要改進。儘管與丈夫有分歧,我對此卻感到慶幸,因為他讓我看到自己的弱點。每次我要帶孩子去洪法時,他就暴跳如雷,但是我發現如果我沒有怕心,他的怕心也會減少。過去每次和丈夫有爭議時,我都憤憤不平,近來我試著以慈悲之心從另一角度看他。我發現,如果我平靜下來,多一些慈悲,衝突自然就減少了。我們雖然有很多不同,但仍然能和諧地在一起生活。我感激大法,真善忍,讓我學會正視自己,去掉觀念和執著。

世界各地的修煉者對我都有幫助,我們可以交換心得,互相取長補短,我們就像一個大家庭一樣共同成長。因為有孩子,我有些受牽制,但同時這又是對我的忍耐力和寬容的考驗,我不能隨心所欲。開心得交流會時我常常要照顧孩子而不能參加討論,我學會了要對自己修煉之路充滿信心,即使我不能和別人一樣參加活動,我從大法中可以得到同樣的收穫。

1999年大法在中國遭到迫害時,我深感震驚,繼而懷疑。但是只要拿起《轉法輪》,所有的懷疑立即會煙消雲散。中國弟子的壯舉使我深受感動,有時我很難把明慧網和其他網站的文章讀到底,因為眼淚總是不停地流下來,我很難描述自己看到中國弟子面臨重重困難時的感受。我弟弟去中國請願時那裏的一切離我更近了。我必須克服心中的懼怕。這偉大的一切造就了弟子的偉大。我深深感謝自己有幸成為其中的一員。每一項給我的任務,如學法,都是給我的一件珍貴的禮物。發傳單看似簡單卻意義非凡。有一次我和母親外出散步,她邊走邊發傳單,我感到一股很強的能量圍繞在身邊。所有我們碰到的人都或多或少受到感染。突然我意識到發傳單的意義不僅在於聲援中國的同修,這同時給眼前的這些人一個了解大法的機會,這是在拯救生命。在做其他大法工作時也有一些體會,我覺得挺有意思,明明白白地看到各種干擾是如何千方百計來阻礙我的工作,同時我也明白做洪法工作意味著很大的責任。

(瓦納)
在我和妻子得法一年後的夏天,我們在城郊組織了一次全瑞典學員的聚會,這正是迫害開始的那個夏天。在聚會中期,中國政府對法輪功下了禁令,我很難理解這意味著甚麼,為甚麼法輪功要被禁止。我漸漸開始意識到,中國不是瑞典。

媒體大量湧來,報紙,電台和電視台前來採訪我們,有一個記者碰巧開車經過,看到了我們的標記,他就來採訪我和我弟弟。後來就登出了一篇很長的正面報導。突然間我被推到電視鏡頭前,我過去從不喜歡在公眾面前表演,想到我的朋友們不知會對此有何感想,也沒能讓我感覺好一點。但是我在新聞中出現,講述了當時鮮為人知的一些情況,這在我的修煉中成為重要的一步,那以後我清楚地看到,所有的環境和機緣其實都恰到好處,一切都安排地如此巧妙。

從那以後,我多次在電台和報紙上講清真相,揭露邪惡,並且會堅持做下去,直到這場殘酷無理的鎮壓結束。當我看到人們是如此的喜悅和驚嘆於大法時,真覺得無比榮幸,能作為大法粒子來洪傳大法,向學校,公司,街道上,以及各種場合的世人說明真相。當人們聽說中國發生的事情時,這裏每個人都明白這場迫害的殘酷和錯誤得不可思議。

(艾琳)
我還想講一個剛得法時的經歷。那時我還不到6歲。一個星期一的晚上,天很黑,我看著天上的星星,突然我看見了一個法輪,旋轉著像一個個圓圈,上面閃爍著光點,美麗非凡。

(英格麗)
衷心感謝您,師父,也謝謝大家。

(剋麗斯蒂娜)
在真善忍和大法面前我感到自己異常渺小,但當我把自己融入其中並在我身上感受到他的存在時,我體會到師父與法的慈悲。儘管我們有種種私心和執著,師父仍給我們這樣的機會。用盡世上的語言也無法表達我的感激之情。

(瓦納)
在我的修煉的路上,師父的慈悲使我不斷地前進。我希望我們每一個學員在正法修煉中精進。借此機會,用我的全心向師父說:謝謝您!

(艾琳)
我真希望所有人都能得法受益。謝謝師父讓我能夠得法。

(2002年3月歐洲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4/20613.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