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籍大法弟子呼籲營救被非法判刑10年的弟弟解運歡(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0月17日】我的弟弟解運歡(1975年5月9日生)今年27歲,從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至今已有6年時間了。


攝於2000年2月1日,弟弟解運歡回國之日

弟弟1999年4月來日本留學。不久在中國就發生了4/25萬人學員大上訪,隨著7/20江XX政治流氓集團對法輪大法殘酷鎮壓的開始,在網上每天都能看到國內的弟子遭受迫害的消息。2000年2月我的弟弟解運歡毅然決定回國為大法討個公道。當他回到國內立即就遭到了戶口所在地黑龍江省雞東縣公安局的非法通緝(因為我們全家有6口人修煉,我的母親是當地一煉功點的義務輔導員,家裏的電話早已被監聽,母親、姐姐及嫂子已幾次被非法拘留)。從那時起就開始了流離在外,洪法正法的艱苦歷程。先後幾次進京上訪,在白色恐怖下做著各種傳播真相,揭露邪惡的工作。 並且同我一直保持著聯繫。

2001年3月突然失去了弟弟的音信,直到7月才收到他經過百般周折從北京團河勞教所捎出來的消息。才知道他已於2001年3月12日被北京國安局秘密綁架到臭名昭著的團河勞教所,進行強制洗腦,其間染上疥瘡。在有人間地獄之稱的大陸勞教所遭受的摧殘、折磨令人難以想像。

2001年7月末弟弟被押回黑龍江省雞西市第一拘留所刑事拘留,非法關押至2002年8月。8月末在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統治下的雞西市雞冠區法院的非法審判下,無視中國憲法、法律,在無證人、無證據、無自聘律師的情況下,只憑所謂的「印製法輪功傳單1600份,刻製蠟紙九十份」的捏造之詞,判刑10年(明慧網2002年9月9日黑龍江省雞西市大法弟子遭迫害事實中所說的「一名大法弟子在日本留學回國被抓關押一年多判刑,」指的就是我弟弟解運歡)在庭審之前,他被刑訊逼供、誘供,遭受長達十幾天不讓睡覺等殘暴手段迫害,警察隨意捏造罪證,這樣的證據有幾分可信度?大陸獨裁政權任意迫害崇尚真、善、忍的好人,憲法形同虛設,法制蕩然無存,中華民族的命運在專權小人的統治下走向何方?可嘆!可憂!

我弟弟從被捕直至判刑,長達一年半的非法關押過程中,當局沒有真正履行任何法律程序,甚至我們家裏的任何人都未被允許見上他一面,不知這又是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的甚麼「法律」?死刑犯還有定期接見的權利,法輪功弟子卻被剝奪了一切,這樣邪惡、狠毒的獨裁者歷史上又有幾人?

我弟弟在獄中遭受怎樣的迫害,從偶爾捎出的片言隻語中只能了解一點點而已。據說雞西市第一拘留所關押的淨是些殺人放火的兇惡刑事犯,而且管教也極其邪惡,常用電棍毆打、電擊大法弟子。家人向監號裏捎東西每次都被勒索50元的所謂手續費。日常用品更是外面的幾倍價錢。一次家裏給弟弟買了200元的食品送進去,經過獄警、牢頭等的層層盤剝,最後到弟弟手裏的只有兩袋榨菜。平時吃飯就不多的弟弟,在拘留所裏常常吃不飽。弟弟最初被關押的監號面積不到20平方米,卻關著40幾人。條件之惡劣,大法弟子在獄中承受的迫害可想而知。從信中可看出弟弟的情緒時好時壞,但正念未失。我真擔心弟弟本來就瘦小的身體還能承受多長時間。

最近,我的擔心又得到了進一步的證實。2002年9月初,不知是哪一個良心泯滅的惡人告密還是公安局找的藉口,說:「我流離在外的母親好像回家了。」雞東縣公安局政保科的李青華(明慧網有過報導)帶領十幾名惡警包圍了我們家,沒有找到母親就抄了哥嫂的家,搜出幾本大法書和幾篇經文,第二天就拘留了我的嫂子,並關押到雞西市第一拘留所一週左右,家裏托人交了1700元錢才放出來。在嫂子被關押的一週裏,看到雞西市第一拘留所的公安為了威逼大法弟子寫保證竟然下流無恥到了極點,用電棍電擊女大法弟子的下身。目前雞西市第一拘留所還劫持著多名大法弟子,女大法弟子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有的乳頭都被電焦了。沒想到雞西市的公安墮落到這種滅絕人性、禽獸不如的地步。希望看到此消息的大法弟子用正念清除這些人間敗類背後的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女大法弟子都受到這喪盡人倫的折磨,男大法弟子又受到怎樣的摧殘!?

我弟弟雖然已被判刑,但仍被非法關押在雞西市第一拘留所。估計再過一段時間將移轉到哈爾濱的某所監獄,押走之前能否讓家裏人見上一面還是未知數。

在這裏我呼籲世界上所有有正義有良知的人們,關注中國的人權狀況,呼籲中國政府制止江氏一夥政治流氓對本國人民、對真、善、忍的迫害。早日恢復法輪大法的名譽,釋放所有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弟子,儘早結束這場對人類本性真、善、忍肆意踐踏的浩劫,嚴懲邪惡、匡扶人間正道。

犯罪團體: 北京團河勞教所
黑龍江省雞西市第一拘留所
黑龍江省雞西市國安大隊
黑龍江省雞西市雞冠區法院
黑龍江省雞東縣公安局
犯罪人員: 雞西市610辦公室 楊大仁
雞西市政法委書記 孫華平
雞西市國安大隊 姓宋的一名警員
雞東縣公安局政保科 李青華 0467-5582361



補記:

前不久,姐姐解鳴娟托人又是花錢又是請吃飯(究竟誰在斂財一目了然)終於見到了非法關押長達一年半,且被判10年刑的弟弟解運歡。弟弟被折磨的更加消瘦,弟弟剛被押回雞西第一拘留所時,受到了獄中惡警長達42天的折磨,42天不讓睡覺,不給飯吃,每天上午、下午只給一碗清湯,稍一閉眼就用電棍電擊。據說獄中的其他的大法弟子受到迫害有的甚至更加殘酷。這些拿著人民的工資,披著警察外衣的江家鷹犬已經到了人性全無,禽獸不如的地步。弟弟對與自己在高壓酷刑下說的、寫的違背大法的言行深表痛悔,希望我能代他在明慧網上發表聲明。所以請接到此信後,將下面的嚴正聲明發送到明慧網站給予登載:

我在此嚴正聲明:我在非法關押中,在高壓迫害下寫的、說的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違背大法「真、善、忍」的各種保證一律作廢,堅修大法,緊隨師尊。做一個好人沒有錯,修習「真、善、忍」更沒有錯。  

大法弟子  解運歡 2002年10月16日



我的其他親人受迫害情況

母親,戰清敏,60歲(我們全家都是從1996年開始修煉)從2000年1月先後被雞東縣公安局非法拘留5、6次,關押時間合計3、4個月。所在單位雞東縣紅少年小學兩年多未發給退休工資。至今流離失所近兩年,而且奇怪的是,竟然在本人不在的情況下被雞東縣公安局判兩年勞教。惡警們聽點風聲就到處抓人,各種費用擅自從母親的退休金中強制扣除。這跟明搶有甚麼區別!

嫂子,趙玉梅,38歲。2000年末同母親、四弟解運歡去北京上訪。四弟成功走脫,母親被抓後絕食九天被放回,回到家,被雞東縣公安局拘留,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走出拘留所,從那時起流離失所。而嫂子被抓捕,被押回雞東縣拘留所非法關押近四個月,罰款6000元才釋放。今年8月末被抄家,關押於雞西市第一拘留所,受盡侮辱、折磨,一週後托人交罰款1700元釋放。

姐姐,解鳴娟,35歲。先後被雞東縣公安局非法拘留4次。2000年同母親流離失所半年左右。2001年初去天安門證實法被抓捕,非法關押、監視居住幾個月,停發一年工資。接著被判兩年勞教,在所在單位雞東縣供電局的擔保下,監外執行,每個月只發200元生活費至今。

三弟解運傑,31歲。2000年1月去天安門打橫幅,被抓捕,由工作單位所在地黑龍江省賓縣公安局非法關押39天,後由單位作保釋放。因是單位技術骨幹,無論去哪裏,都由單位派專人看管,不離左右。

我們家6人修煉。在中國國內的5人都不同程度地受到迫害,只有我因僑居海外而倖免於難。這就是江XX政治流氓集團將和睦幸福的大法學員家庭拆得七零八落、四分五散的真實寫照 。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