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顏海玉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0月13日】高精度圖片姐姐在我心中,是溫柔完美形像的化身。她關心體貼別人、性格樂觀開朗,為人正直善良。在她的身邊,總是笑聲朗朗、充滿歡樂。連她的名字顏海玉別人都說「名如其人般的美麗」。姐姐曾是廣州軍區生產建設兵團舞蹈演員,後因腰肌勞損等疾病不適宜繼續從事舞蹈,調到廣州農墾物資總公司主管工會工作。

姐姐是因身患疾病而開始修煉法輪功的。醫生當年曾斷言姐姐中年後會臥床不起。多年來,這番話語像一片烏雲,一直籠罩在姐姐心頭,也給我們全家帶來了憂愁。多年來,姐姐在尋求中藥秘方和學練氣功中,花錢奔波,卻收效甚微,心中的痛苦失望可想而知。

姐姐在1994年開始修煉法輪功,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很快,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飛。我仍清楚地記得,姐姐當時喜極而泣的激動。在那一刻,姐姐做出她生命中最莊嚴的選擇:生命與真善忍同在。因為她心身的巨大變化,我們家的好幾個成員也先後修煉了法輪功。

1999年7月,中國江XX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也是我家連綿不斷災難的開始。

善良正直的姐姐,自己就是修煉法輪功的直接受益者,她願以自己的赤子之心,讓政府了解事實。經歷過十年文革浩劫,姐姐深知此刻說真話所冒的風險,古人云:「受之以滴,當湧泉相報」。何況自己只是,也僅僅是按照中國憲法賦予其公民的權利,去向政府彙報實情呢?

99年11月初,姐姐依法去北京上訪,在北京信訪辦門口被無理抓捕,送回廣州拘留15天。

在拘留期間,警察多次用排氣扇發出尖銳刺耳的噪音折磨她。

1999年12月底又傳來姐姐被抓的消息。這次是因為姐姐在廣州番禹市和其他12法輪功學員在一起交流,被80多個防暴警察包圍,被拘留15天。

2000年5月初,姐姐再次依法進京上訪,被警察拷打整整兩天。姐姐被打得體無完膚,全身浮腫,大腿和臀部被打爛。警察怕出人命,把她扔在馬路邊。在好心人的幫助下,姐姐被扶上火車回到廣州。到家後三天,仍是坐不能坐,躺不能躺。當我急切地打電話回去問候時,姐姐已拿不起話筒與我說話。

手握電話的一端,我只能任淚水無聲地滑落。為我剛正不阿的姐姐遭受的殘酷折磨,也為我多災多難的祖國。

噩耗一個接著一個。2000年6月18日,姐姐和媽媽因與200多名法輪功學員一起在廣州天河體育中心煉功時再次被抓;直到同年8月音信杳無。後警察口頭通知我姐夫,說姐姐被勞教2年。今年8月底被610辦公室從勞教所轉至洗腦班至今。

姐姐被判勞教時,她的兒子只有14歲,因媽媽堅持真善忍的信仰而經常被抓,孩子幼小的心靈受到嚴重傷害,姐夫本來身體不好,又蒙受妻子被判刑的打擊,已無力照管孩子,孩子現失學在家。一個好端端的家庭變得支離破碎。而這一切,只因姐姐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一個好人。姐姐所做的一切,在澳洲這片美麗的國土,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完全是一個善良公民愛護自己國家的正義之舉,而在中國,這一切卻成了非法,成了被抓、被打、被判刑的理由。

這場迫害,連我的老父親也未能倖免。

我父母原在廣州經營一家小店。老夫妻倆相依50年從未有過分離。母親也修煉法輪功,且受益匪淺,2000年6月18日與我姐姐一起去天河體育場煉功被抓,後被釋放,沒幾天公安上門把她抓進了洗腦班,關了7天。

為避免母親進一步被騷擾,我於2000年8月中旬,把父母接到澳洲。2001年3月,父親掛記著自己的小店,想回去看一看,可萬萬沒想到,一到家,他就再也無法返回澳洲。從此,老父親孤苦一人留在國內無人照料,一輩子相依為命的老倆口天各一方。公安還經常上門騷擾我老父。

姐姐在勞教所裏受到的非人折磨遠遠超出人們的想像。去年初,一位來澳的朋友捎來了口信兒,告訴我在勞教所裏,獄警為逼迫姐姐寫「保證書」放棄法輪功,把她吊起來,腳尖著地吊了整整24小時,還時常把她關在暗無天日的小號裏。

聽到這些,我這從未落淚的七尺男兒,也無法控制自己的感情而失聲痛哭。母親更是難以承受女兒遭受的酷刑折磨,每天以淚洗面。

為了營救姐姐出獄,去年7月,我那73歲高齡的老母親,毅然加入了懇請澳洲各界人士關注,懇請澳洲政府幫助制止江XX集團的犯罪行為,緊急救援國內受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步行救援活動。整整10天300多公里的長途步行啊,母親風塵僕僕、日曬雨淋,滿腳的血泡及劇烈的肌肉疼痛,都不能阻擋她堅定的步伐。儘管同行人一再請求母親上車,都被母親婉拒。

我理解,母親那一步一個腳印的300多公里的路程,傾注著她老人家營救女兒的殷切盼望。母親說:「如果我的行動,能引起人們關注、了解國內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的慘烈,能讓中國江XX集團早一天停止犯罪,能讓我的女兒,千千萬萬和我女兒一樣受折磨的法輪功學員早日出獄,我甘願付出一切!」

中秋佳節,本是舉家團聚之際,在姐姐關押的這兩年中,只見過她幾次的姐夫,帶著兒子來到洗腦班,隔窗看到了姐姐。外甥打電話來說,媽媽又黑又瘦,往日的美麗早已失去蹤影。中秋夜晚,姐夫與兒子相對無言,淚水伴著月餅,渡過了2002年的中秋團圓夜。

誰無父母兄弟?誰無妻子兒女?一個好端端的家庭就這樣妻離子散。姐姐所做的,只是秉承自己的良心,向政府反映自己修煉法輪功真實的體驗,卻遭此橫禍,全家不煉功的成員也波及受害,上至老父,下有幼兒。

而我,這七尺男兒,除了四處奔走呼籲,請求善良人的幫助,還能為姐姐做些甚麼?各位同胞,將心比心,請伸出您的援手,幫助我救出我受難中的姐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