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不到媽媽的孩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月9日】邪惡對大法及大法弟子的迫害已經持續兩年多了,海南省的邪惡也和全國各地一樣,利用欺騙、綁架、非法抄家等手段非法抓捕大法弟子,並迫害大法弟子的家屬,甚至連兒童也不放過。下面所述只是其中一例:

2000年6月7日凌晨2點鐘,海口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長馬凱帶領十多名公安對海南省師範大學大法弟子樊啟帆進行非法抄家。僵持了兩個多小時後,邪惡利用我們學員善良的一面進行迫害,裝出一付無奈且誠懇的面孔請求樊啟帆到市公安局王局長那裏去一下,證明由於她的抵制使他們無法完成任務,讓他們好有個交待的理由,並且再三保證早上八點鐘之前一定讓她回家上班,不會有任何傷害。就這樣在流氓式的欺騙下,樊啟帆和她九歲的兒子隨同公安人員到了市局後,方知是一個陷阱。因為那天晚上海口市公安系統對本市大法弟子非法進行大搜捕,很多學員被抓、被拘,數名學員被勞教三年。樊啟帆因為在世界人權會議期間發了一封關於海南四名大法弟子被判刑前遭受酷刑的真實情況給人權組織,也被非法勞教三年,直到現在她仍在海南省女子勞教所遭受嚴重的虐待和酷刑的折磨。

樊啟帆被抓後,她的兒子一下子成了無依無靠的孤兒(他的父親從小就拋棄了他們母子倆)。海南省女子勞教所把孩子送到了海口市一所福利院,整日與一群聾啞兒童和孤寡老人生活在一個無聲的世界裏,孩子幼小的心靈開始扭曲,變得沉默寡語,僵硬的臉上似冰霜一樣冷酷,寒氣逼人的目光審視著他周圍的每一個人。孩子幾次試圖逃脫困境,但均未成功,他只能在無援無助的黑暗中度過了兩個多月。孩子本來是在海南省師範大學附小上學,但媽媽被抓後,學校不肯承擔任何責任,也不讓孩子在那上學了。後來海南省女子勞教所把孩子送到了一所私立學校,他們對外封鎖了孩子的一切消息(不讓學員去接觸他)。

2000年中秋節下午,一位學員好不容易打聽到了孩子的下落,到學校找到老師詢問孩子的學習情況,老師的一席話讓學員驚呆了,老師說:「這孩子很古怪,從來不說話,也不和同學玩,目光呆滯,上課注意力不集中,入學以來都沒有人把他接回家,也沒有人來看過他」。本來是一個品學兼優、聰明伶俐的孩子,在短短的時間內就變成了這個樣子,讓人看了真覺心酸。

學員把孩子接回家後,孩子好久才肯講話,而且一講就講到了深夜一點多鐘也不肯睡覺,學員看他興奮不已的樣子催他快睡覺,孩子卻說:「阿姨,我好幾個月都不說話了,現在也只對你講話,其他人我不想說,因為他們都很壞。我不敢睡覺,做夢都有警察抓我、把我扔到馬路邊,所以我怕夜晚。」望著花蕾般的孩子被惡魔摧殘成這個樣子,學員撥通了省女子勞教所一大隊值班室的電話,懇求週末能把孩子領回家,對方卻驚訝地反問道:「你接孩子經誰許可了?」第二天當學員把孩子送回學校時,老師嚴肅卻也無奈地告訴學員:「昨天晚上省女子勞教隊的人來學校責令他們以後不許任何人接這孩子走」!母親是無罪的,孩子是無辜的,為何要遭受如此非人的待遇?!孩子的媽媽被非法勞教,連好心人給與他溫暖關心愛護都不允許?!中國的「人權最好時期」就是這樣保護兒童的嗎?!簡直令所有良知尚存的人齒冷心寒!

後來經多方交涉後,海南大法弟子郭業貴領養了這個可憐的小孩。然而2001年國慶節前夕,郭業貴全家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被非法關押,孩子又成了孤兒。現在星期一至五孩子一人居住在郭業貴的家中,自己洗衣服,做飯,搞衛生。星期六和星期日由另一位大法弟子接到家中照顧(孩子的一切費用均由大法弟子提供,社會沒有給他任何幫助)。孩子雖然孤獨、害怕,但非常地滿足,因為覺得只要不到孤兒院,他就是幸福的。省女子勞教所已經近八個月不讓孩子見媽媽了,理由是他的媽媽沒有轉化!

孩子是祖國的未來,孩子是祖國的花朵,九歲的孩子正是需要照顧的年齡,而他卻因為媽媽追求「真善忍」被邪惡迫害摧殘,甚至連見媽媽的權利都沒有了!這殘酷的現實,這邪惡的迫害會在他幼小的心靈上留下甚麼?!

而這個孩子的遭遇只是千千萬萬個為堅持真理慘遭迫害的法輪大法弟子家屬的一個縮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