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中學生的正法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1月28日】2001年9月5日,我終於實現了自己的願望,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車。當列車開到天津時,我淚如泉湧,心想:「師父啊,弟子來晚啦!讓師父為弟子承受那麼大的難!……」

9月6日我終於來到天安門,我站在國旗下,打開橫幅,雙手舉起,發自內心的呼喊:「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這喊聲驚天動地,這時人們都圍上來,人越來越多,還有外國記者。衝上來兩個警察,其中一警察把我橫幅搶下。可是我才喊了兩聲,所以我不能回家,還得叫更多的人知道法輪大法好!於是我又使盡平生力氣呼喊:「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我看到那麼多人在聽,就使勁喊,我想既然正法就要達到正法的目的。這時警車已開到我眼前,我甚麼也不怕,兩個惡警把我推上車。我進車後把車窗打開接著喊,只見天安門上那麼多人向我投來敬佩的目光,還有很多人眼裏含著淚花,擔心這個中學生不知道要被帶到哪裏是死是活。我看到人們的善念,我更加鼓起勁地喊。

惡警把我按到地上,一直接到派出所,把我推進一間小屋,一惡警把條幅繞在我頭上,要給我照相,我拒絕照,於是他們又把我拉上車轉到另一派出所,到了那裏像碰到了土匪,把東西全都翻走,然後就問我叫甚麼名,家住哪。一個惡警說:「你說了吧,如果你不說,我的飯碗就沒了。」他們還偽善地說:「你只要報名,就放你回家。」我不回答。大約一個小時過去了,他們便翻臉了,說軟的不行來硬的,於是一個惡警把窗簾拉上,另一惡警拿手銬子銬我,又問我說不說,不說就上刑。我沒理他們。他們拿來毛巾蒙上我眼睛,又來了兩名惡警,把我按在地上,胸口貼地,兩手背在後邊,一個惡警腳踩在我的脖子上,使我喘不過氣來,把椅子放在我身上,用繩子把腳綁上,又有兩個惡警把住我,一動不能動。他們開始拿電棍電我,電我全身,又電我背、乳房、陰部、腳心等敏感處,我疼得直叫,他們說不報名就繼續電,我不說,他們又繼續電,電棍沒電就接著充電,就這樣充了三、四回電,最後我身體都沒感覺了,然後他們用兩個電棍同時電我,我還是不說,他們又接著電,電得我疼痛難忍,一個惡警用腳使勁踩我脖子,使我喘不過氣來,分明是往死裏整我。這時候已經一點多鐘了,我實在受不了,就報名了。他們把我扔到小號裏,我想我才十五歲,他們竟這樣殘害我,真是太狠毒了。我又想起那些為正法獻身的大法弟子,我一定要走出去講清真相,讓世人知道江賊一夥是多麼惡毒,他們連中學生都不放過。請問那些替江賣命的惡警,難道你們沒有父母兄弟姐妹嗎?

惡警逼出姓名後,他們又向我父母逼要4000元領我,又說我是2001年第一個進京的典型,要嚴肅處理。我家生活困難,父母在外打工一年掙2800元,他們說不夠,又借了300元共拿3100元。接回「610」後,監獄看我滿身是傷不敢收我,怕出人命同意我回家治療,我回家仍聞到身上有燒焦的味。我想一定要把真相寫出來告訴世人,邪惡迫害還在繼續,但動搖不了大法弟子的心,我要更加努力跟上師父正法進程,最後用師父經文鼓勵同修:

秋風涼

邪惡之徒慢猖狂,
天地復明下沸湯;
拳腳難使人心動,
狂風引來秋更涼。

個人正法經歷,如有不對請同修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