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本:陳大媽買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月6日】

1. 晨 街道

跑步,遛彎兒的人們。
騎自行車趕著上早自習的中學生,三三兩兩去上學。
偶爾過往的車輛。

2. 晨 菜市場內

一排排攤床上擺著各種新鮮蔬菜。
來買菜的大多是退了休的老大媽、老大爺,他們拎著布兜兒,悠閒地逛著、看著、問著、選著。

鏡頭推向一個攤位。貨主是一對夫妻,正在給一位老大爺稱白菜。男的看稱、收錢、找錢,女的裝菜。
女的一抬頭,看見陳大媽。(陳大媽: 六十多歲,樸實,和善。)

女:來了,陳大媽。買點兒甚麼?
陳大媽:今兒孩子們都回來,包餃子吃。
女:芹菜餡兒的,還是韭菜餡兒的?
陳大媽:三鮮餡兒,孫子愛吃。
男:那就來韭菜吧。今天韭菜好。
陳大媽:怎麼賣?
男:一塊八。
女:大媽,您看這捆怎麼樣?
陳大媽:行。
女的把韭菜放到秤盤上。看稱。
女:正好二斤。
陳大媽拿出十塊錢遞給女的。
女的接過去,找錢。陳大媽接過錢,沒看,揣兜兒裏。
女:大媽慢走。要甚麼過來買啊。
陳大媽:好,好。


望著陳大媽的背影。
男:陳大媽變了。
女:簡直換了個人。
男:還記得那次你們倆幹仗吧?
女:都四五年的事兒了……


3.四年前 菜市場內

陳大媽:黃瓜咋賣的?
女:八毛。
陳大媽:七毛賣吧。
女:七毛不能挑。
陳大媽把手裏拿的剛從熟食攤上買的香腸放到攤位上,拿起一根黃瓜,看看,放下。又拿一根,看看,又放下。半天選了三根,放到秤盤上。
女:(不太高興)一塊二。
陳大媽:多少?
女:一塊二。
陳大媽:我問多沉?
女:一斤七。
陳大媽:(心裏算了一會兒)有一斤七?
女:保你夠秤,拿哪兒約都行。
陳大媽又拿起一棵白菜,左看,右看,一片一片往下掰白菜幫。
女:(生氣地)大媽,不買別掰了。
陳大媽:你怎麼知道我不買?
女:那也不能掰那樣,我還怎麼賣?
陳大媽:(把白菜遞過去)給我約約。你這個賣菜的,真是。
女:我怎麼了?哪有你這樣買菜的?急眼我還不賣你了呢。
陳大媽:(生氣地)嗨,我還不買你的了呢!(放下白菜,扭頭就走。)
女:(氣憤地)這老太太,真難纏。

男的扛著一箱黃瓜回來。看見攤床上的香腸。
男:誰的?
女:(瞥了一眼)老陳太太的。
男:(看看妻子)你怎麼啦?
女:讓她氣的。
男:嗨,和她一樣,你也成老太太了。
女的拿起香腸,藏在櫃台底下。
男:你幹甚麼?
女:我不給她,誰叫她掰我白菜的?
男:你看,她來了。
女:你別說話啊,看我怎麼對付她。


陳大媽急匆匆地走過來。
陳大媽:看見我的香腸了嗎?
男的看看女的,誰也沒說話。
陳大媽:看見我的香腸了嗎?問你呢。
女:沒看見。
陳大媽:我就放你床子上了,怎麼沒了?
女:你花多少錢讓我看著了?
陳大媽:(氣沖沖地)哼,算我倒霉。
陳大媽瞪著女的,對方也瞪著她,兩人氣得夠嗆。


4.中午 菜市場內

貨主男女正在吃午飯:方便麵就鹹菜。
陳大爺急匆匆地走過來。
男:大爺,買點兒甚麼?
陳大爺:嗨,我老伴兒買完菜回家,一看多找了一塊錢。非讓我馬上給你們送來。說你們賣菜辛苦、不容易。
男:謝謝,謝謝。大媽真好。
女:我們正說呢,大媽變化真大呀。
陳大爺:(開心地笑著)都是因為她學了法輪功。她以前那個脾氣,出了名啦,街坊鄰居都知道,外號「倔老太太」,雞毛蒜皮都計較,整天跟我幹仗。自從學了法輪大法,說要守心性,講「真、善、忍」,哎,人家真改了,說話也和氣了,心胸也寬了,還能想著別人了,多年治不好的哮喘病也好了,你說神不神?
女:怪不得那麼多人學呢,敢情真好哇。
男:自焚、殺人怎麼回事?
陳大爺:扣屎盆子唄。你大媽那樣的會殺人?誰精神好好的去自焚?
男:敢情是冤假錯案呢。
女:大爺,告訴大媽,小心點兒,公安看得緊呢。
陳大爺:知道。謝謝你。快吃吧,我走啦。
女:買菜過來。
男:慢走。
女:我也得學法輪功了。
男:咱們一起學。說不定我比你學得好呢。
女:「真、善、忍」多好哇!以後咱們賣菜要講「真、善、忍」。
男:說到做到。

大法音樂響起。
男、女熱情、和善地給顧客挑菜、稱菜、收錢、找錢。生意興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