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在長春南關區法院正法紀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月24日】2002年1月16日,邪惡勢力揚言這一天要在長春市南關區人民法院準備公審王洪革、張玉鳳等13名大法弟子。這是邪惡勢力在長春法輪大法日之後,妄圖反撲的一次無力叫囂。大法弟子的正念早已使邪惡消滅殆盡,已經沒多少人肯再為邪惡賣命了,而大法粒子們都已經成熟了。

我們10點趕到南關區法院時,裏面已經有許多人了,一看大都是功友。我們一直發正念不讓審判會開成。

法院院外、院內、樓道內擠滿了男女老少,還有抱著嬰兒的。他們都靜靜地站著,默默地發正念,清除破壞大法的一切邪惡,不讓邪惡勢力審判得逞。同修被押來了,突然聽到功友喊其中一位同修的名字:「王俊成,你無罪!你應該無罪釋放!」(這位功友喊完後警察把他一把推到了一邊)。聽到這聲音當時我的淚水就流了出來,我再也按捺不住內心的激動,這是情嗎?不是!我們大法弟子的心是連在一起的,因為我們修的是同一個大法。在裏面承受了一年多的功友啊!我儘量放平自己的心態,不斷地發正念,不讓企圖破壞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邪惡陰謀得逞。

到了10:30分(原定開庭時間)還沒有開庭。這時大法弟子開始從1樓到3樓貼正法標語,五顏六色,大法弟子坦坦然然把標語貼在每個辦公室門,窗,走廊牆上,還有把真相碟從門底下塞進辦公室的。這時有兩個律師,其中年齡大的看不清,年輕律師就讀到:「支持大法者福如東海,迫害大法者禍從天降」等等。另一人說:他們真了不起。

大法弟子都在默默發正念,好長時間不見的、流離失所的今天都見到了,純正的場充滿了整個法院。

今天也見到了以前認識的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同修的愛人、弟弟及孩子,他們也真是承受了不少。有一功友找到學員愛人問其經濟上有沒有困難,此時他才知道是功友為這位學員請的律師,但他表示很無奈。我正在二樓半時,看見警察帶著張玉鳳、劉哲等四位女大法弟子進了二樓,張玉鳳上前一把拽住我的手,叫我的名字。她們也是很想念外面的功友。一會兒警察將她們帶到了屋裏。我們許多大法弟子都哭了。劉哲還對我們雙手合十。雖然她們在巨難中,但心中那份坦然都掛在臉上。她們四個用手銬連著。這時我發出正念讓她們走出牢寵。

我們到樓下時,看見了一位同修的辯護律師,我認識他,於是上前打招呼,並自我介紹了一下。他問我來幹甚麼,我說我也是煉法輪功的,並告訴他我們無罪,都是在做好人,希望他能站在正義的角度上為學員辯護。

我和一功友每人帶了三張真象光盤從辦公室門縫扔了進去,後悔沒有多帶來幾份。

很多大法弟子把隨身帶的大法標語貼滿了法院樓內的牆上、門上,一位十幾歲的小女孩毫不理會來往的法院工作人員,不停地貼,一位工作人員驚呆地看著小女孩說:"我們法院成你們法輪功的地方了!」一位警察企圖揭大法標語,我們立即制止,我還聽到一位女功友大聲喊"法輪大法好"。大法弟子的威嚴使邪惡害怕,那個警察放下了手。

我聽到一位正準備為大法弟子辯護的年青女律師跟她的同行說:「這些人都太不了起了,他們的語言表達能力都非常強。」旁邊的一位看似法官模樣的老人贊同地說:「他們有些文化程度非常高。」在場的幾位律師都欽佩地笑了。我心裏想:「他們哪裏知道,大法弟子的智慧是在大法中修出來的啊!」

原定10:30分的開庭推遲到了12點多,才宣布準備開始。審判廳內裝不了上百人的旁聽,大法弟子都把椅子給了律師和年齡大的人,其餘的都站著。沒幾分鐘忽然聽到樓下警笛響,接著就聽功友喊,「警察都將人拉跑了。」很多功友向樓下跑,就聽到了樓下隨之而來的此起彼伏的高喊聲:「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我們無罪,無條件釋放所有的大法弟子!」

而此時法庭廳內,女法官坐在她看似威嚴的座位上,用似乎有些發抖的聲音說:"今天,沒想到你們今天來了這麼多人,法庭太小了,所以今天無法開庭,開庭時間另行通知。」(女法官一句話重複了好幾遍)。我下樓時,警車已經開走了,站在大馬路旁的功友們還在繼續高喊著,來來往往的行人無不感歎大法弟子的偉大壯舉,這真令一切邪惡膽寒!

另一位功友描述了他們在樓下的情況,她說:警車把學員拉走了,外邊的學員齊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沒有一個警察管,許多功友都流下了激動的淚水。馬路過往車輛裏的人全都伸頭看。是啊,看到這場景的人,有誰能不為之震撼呢!在當今的中國有誰還能像法輪功學員一樣為真理敢捨盡一切,勇敢地站出來說句公道話,說句真心話呢?!

現場拾零:

(一) 事後,一位當時在場的小弟子談到了當時看到的另外空間的景象。整個場中已經沒有邪惡了,都是佛道神,弟子們都站在蓮花上。還看到了眾神擁護著偉大的師尊到場。

(二) 一位原來沒去過北京的學員,在大家漸漸散去時感慨地向身邊的學員講:這一聲「法輪大法好」憋了三年了,今天終於喊出來了!

(三) 有學員去法院之前出於安全考慮,將身上所有帶的與大法有關的物品放在了家裏,但到現場見到有的同修紛紛拿出材料、光碟等時,深感找到差距。

(四)家屬

  幾乎所有家屬都對邪惡的迫害深惡痛絕,很不滿。多數家屬都很有正氣,尤其是邪惡對親人的殘酷折磨,是他們不能容忍的。有的家屬直斥警察,有的和學員一同高呼:「法輪大法好!」

  但也有個別家屬心疼親人的同時,對邪惡還有畏懼,其實這樣往往效果適得其反。如等待開庭前現場有一對夫婦,女的傷心得心臟病險些發作。家人勸慰時,仍想要通過動員學員認錯來求得釋放。其實如果違心認錯了,沒罪也變成有罪了,邪惡正中下懷。它即使能為一時利用而放人,以後又怎會放過你。學員們正是因為堅持自己是清白的才被迫害的,如果讓學員違心認罪,這不就等於在幫邪惡的忙,達到了其破壞目的?這樣做高興的是誰?難過的是誰?家屬們三思啊。

(五)學員

被綁架來的學員男的受迫害很重。下車時走路都很困難。警察還在厲聲呵斥,把他扶起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