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長春市南關區法院欲非法「公開審判」大法弟子想到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月17日】2002年1月10日和12日我在明慧網上看到消息「長春市南關區法院將非法審判13名大法弟子」後,很想把長時間以來的一些感想寫出來,與同修商榷。

數個月前,一位因進京上訪被騙出地址但沒報姓名的同修曾與上述提到的13名大法弟子中的幾位同監舍一段時間,這位同修雖然當時在法理上還不十分明確要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但在心裏想清楚自己沒罪,不應該呆在看守所那麼黑暗的地方時,就開始絕食抗議,並希望同監舍的其他大法弟子一起絕食抗議。可是同監舍的大法弟子不理解,甚至認為該大法弟子絕食就是為了能出去,並且認為自己是由於做材料被捕的,「罪名」大,肯定會判刑,絕食抗議也沒有用,就消極地等著。絕食抗議的同修理智地思考後,認為自己沒做錯,即使為了出去也是對的,難道大法弟子就不應該出去嗎?於是堅持絕食抗議一個月,後終於在身體呈現重病症狀中被無條件釋放,回來幾天即恢復如初,又投入正法洪流中。

隨後又發生了幾件事,使我對於如何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逐漸從感性上升到理性。一個偶然的機會聽到有一位傳送資料的同修說一拿到資料就緊張得身體發抖,後來成了一種負擔,簡直幹不下去。我自己也曾發抖過,分析發抖的原因,當然首先是害怕,再深挖怕的原因,不僅僅是膽小,是在潛意識或思想深處有一種「犯罪」感,認為自己做的事情有「罪」,所以才會害怕,並且在部份學員頭腦中還有被舊勢力強加的意識:做資料工作一旦被抓住「罪名」大,會被「判刑」等等,這實際上是從根本上順應了舊勢力的安排,並沒有否定它。如果時刻都能想到自己做的事是宇宙中最偉大而殊聖的,多少生命都在羨慕我們這段輝煌的歷史時,「發抖」或「有罪感」決不會發生。

在資金有限的情況下,我們買了一台二手機器,買了不長時間,在印出的材料上就出現了兩道劃痕。我開始時抱怨賣機器的老闆騙人,在經歷了一系列波折後,才真正開始找自己,發現自己太執著買物品的好壞,很執著自己買的東西是否是新的、好不好,並且在生命很深處都有這個東西,要不發生這件事,很難察覺到。由於這個執著,對二手機器一直疑神疑鬼,生怕不好用,結果真把麻煩「求」來了,「怕」甚麼來甚麼,怎麼辦?發正念吧,怎麼發呢,在理清了思路後,發正念時我首先對師父說:師父,弟子錯了,您指出弟子的缺點弟子一定改。然後又想:雖然是由於我的執著造成了機器出現劃痕,但決不容許舊勢力利用我有執著就破壞大法工作的正常進行,用不著你們管,我有師父管。這樣發正念後,其他涉及到的學員也發正念,都發自內心找到自己的執著後,劃痕消失了!我聽到這一消息後一下子眼淚流了出來,師父太慈悲了,時刻在看護著弟子,就怕自己不用心,又一次深刻認識到所有出現的問題都是自己造成的。我本來跟賣機器的老闆說好讓他賠償損失,他也勉強答應了,當我告訴他劃痕消失,不用修機器時,他在電話裏驚訝得半晌沒說出話來。

通過這件事情我越來越深刻認識到要徹底否定舊勢力,在思想深處的一念要強,就是無論自己有沒有執著,根本不用它們管,它們不配管,對大法弟子的人身迫害和對正法活動的破壞都是強加給我們的,而且它們的所謂「檢驗」是破壞性的。

再談一談對南關法庭要開庭審判大法弟子一事的認識。邪惡本來是見不得人的,是不應該存在的,更不配審判大法弟子。現在這些宇宙的垃圾想登上大雅之堂,如果我們不徹底否定,默認他們的開庭是合理的,就是對它們的認同,換句話說,如果開庭,不管審判結果如何,邪惡的陰謀都算得逞一半,都是長春大法弟子的恥辱,實際還是被動承受邪惡的迫害。如果這次我們不從根本上抵制,邪惡勢力公開審判大法弟子,當事人得造多大的罪業呀!因此我們從真正慈悲眾生的角度上,也決不能容許他們開庭,首先發正念清除它們。

閱讀明慧網每天內容,從1999年「7.20」到現在,邪惡勢力公開非法審判大法弟子的例子屈指可數,每次看到我都心裏難受,邪惡多麼囂張,居然囂張到敢公開審大法弟子,我們做的不夠啊!每次都覺得這種事情不能讓它再發生!這次邪惡勢力是針對長春法輪大法日來的,更不能讓它們得逞。人間的法庭也應該是正義審判邪惡的地方,怎麼能容許反過來呢?

這樣一來,發正念的內容就非常重要,非常具體,首先清除南關區法庭背後的邪惡勢力,讓它開不成,再讓主辦者現世現報。至於開庭會怎麼樣我想不提,不去助長它。

感到是否從根本上否定了舊勢力,在法理上是能不能堅持不二法門的問題,非常嚴肅。是符合舊勢力的安排還是聽師父的安排非常關鍵,師父在法理中告訴了我們人想要甚麼自己說了算。

一點個人體悟,不妥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