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的正法經歷獻給「大連法輪大法日」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月23日】
萬般下界苦  只為如意傳  塵世花瓣雨  爆竹辭嚴冬
慈悲師引路 真念緊相隨 丹心眾生照 浩氣斬妖魔
熟知聚散依 明月星辰伴 三江驚雷日 大穹頌師恩
--寫給莊嚴的「大連法輪大法日」

在這個莊嚴神聖的日子,把我經歷寫出來獻給同修及世人。不對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99年7.20我進北京後被捕,在看守所大量洪法,堅定修煉,由行政轉為刑事拘留,正當我決心將一切奉獻大法時,警察們把我放了。

在2000年大連服裝節上,由於過硬的專業技術,祥和負責的心態被瀋陽一家服裝公司聘用,月薪三千。在公司裏,工人就願找我談話。我用智慧啟發他們的正念,用善心告訴他們甚麼是真正的好與壞。有一個工人小G,不入群,從不加入我們的談話,但他卻在門外偷聽,覺得我說得對,再加上他平日總愛背岳飛的充滿浩然正氣的詩詞《滿江紅》。我直接向他洪法,他一頭鑽進去成了一名堅定的煉功人。事後他告訴我,是法輪大法救了他,因為他家條件不好,兒子多,錢又不好掙,就預謀要搶劫。是大法使他改邪歸正。我驚訝萬分,接受不了,但事實只能說明這一點:法輪大法將一個走向深淵的人拉了回來。

一次姨父從大連趕來,逼問經理給我工資多少。當時公司運作最為低谷。經理答應家人應該給我那麼多,但我沒要(實際上我每月僅拿了二三百生活費,餘額全給公司運營了)姨父咆哮,經理很難堪,覺得我付出太多,他們對不起我。我很理解雙方,就冷靜地告訴姨父:「您也是開公司的,也步入過低谷,在最難的時候也希望過工人能理解、幫助,我們現在也一樣。經理答應給我三千,她人很守信,但我不要那麼多,只拿兩千!」話一出口,經理不顧人多,已哭成淚人。不知姨父是生氣還是讚揚,打電話告訴母親:「你養個好兒子!」我感受到師父講的不抱有任何為私為己的念頭,說出的話會使對方落淚的。當我開公司會議時,時常有人精神鼓舞,有人垂淚;當他們做錯事我批評他們時,即使年齡大我許多,也會流淚,因為他們知道我真心為他們好;當我哭著把大法弟子受迫害的真相講出來時,在場的人都會流淚,一切在大善中融化了,在善的正的因素下,不利因素越來越少,公司效益直線上升。

為了使更多在家同修走出人來,在切磋中找到差距,更好地助師正法,5月初在一個偏遠農村召開了一次法會。人很多,但每個人心態不一樣。有剛得法的,有以前煉過害怕不煉的,還有抱著聽點甚麼的心態,也有平穩老弟子,整體上沒有達到法的要求,不是在最純淨心態下做正法的事,導致邪惡鑽了空子。在法會剛開始十多分鐘惡警衝進來瘋狂打人抓人。不能配合邪惡!我們呼喊:「窒息邪惡」往出衝,有的衝了出去,有的被堵在屋裏,有的被抓,而我則在逃離時墜樓受傷。

在醫院,醫生拍完x光片子,腰椎骨折,骨髓裏有碎片壓迫神經,已經癱瘓了!醫院不接受我。痛苦中,我感到自己距離死亡只有一線。塵世中呵?你還有甚麼令我執著!我想放棄我的肉體。但是自殺是有罪的,真正修煉的人是不能殺生的。不!我不能死!我要堅強地活下去!那一刻我看到了亮晶晶的如意,大悟:我是為了真理如意而來!如意現,真念生,盪塵俗,隨師還。

父母為了救活受迫害的兒子,連夜將我轉到另一家醫院。朦朧中,我看到自己變成一株盛開的蓮花。第二天,奇蹟發生,一切都不痛了,激動無比,是師父在為我承受,我好了,不用做手術了。我理智地告訴親人法輪佛法出現的奇蹟,並尊重我的意見。家族中像炸開了一樣,姐姐哭著告訴我跟運動員桑蘭一樣,不治會癱瘓的,又搬來教授專家,像車輪戰一樣,走了一個又來一個,認識的不認識的。我非常感懷:通過修煉大法,做了無比的善舉,內心滿裝他人,讓我這樣一個好人癱瘓在床上,讓那些邪惡小丑們去作惡,不可能!天理不容!我悟到善是有善報的。母親相信佛法帶來的奇蹟,又承受不住家族巨大壓力。面對母親流淚,我看清邪惡勢力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對親人家屬精神折磨無比邪惡與骯髒!我流淚地告訴母親:「您真的希望我做手術嗎?我的肉體確實是您給的,但我的生命是師父給的,我可以聽您的話把手術給做了,但這意味著以後將背上巨債的包袱,更何況我不相信手術能解決這一切難題。」四天後,我接受了手術,術後的身體情況讓我非常消極,總想這個肉體我不管了,只要心堅定法。但我又錯了,身體上每個細胞都是我的形像,我怎麼能不管呢?如果我身體是個小宇宙,那裏面一定在發生正邪大戰,我怎能對正的因素不負責呢?我悟到「身神合一」。

術後第七天,《論語》中的一句話點醒了我:「現在人類科學的指導思想對於它的發展研究,只能侷限在物質世界之內,當一種事物被認識了才去研究它,走這樣一條路。」那些教授們所學到的,所研究的,所為我治療的一切不都是這樣一條路嗎?而法輪佛法的博大精深又哪裏是科學所能涵蓋的,大法中的奇蹟又豈是科學所能解釋得通的。我悟到我所修煉的大法無比超常!我要站起來!

晚上人都睡了,我吃力地滾到床邊,用手支撐要站起來。那一瞬間,人的觀念又向我襲來:「脊椎骨斷,用鋼板在支撐,萬一……」人的觀念怎麼能左右神呢?!心一恆,一用力,呵!我坐起來了!我悟到放下生死就是神!突破不了就是一個人。

從我受傷、手術、站立這一過程,最忙活的要屬我們那一村子人。自我摔傷那一刻起,謠言已傳出很遠說是煉法輪功的我癱瘓了。但出院沒幾天,我就滿處走,傳言又出。大家還沒愣過神來,我又騎著車子滿處跑。正當村民們在津津樂道地在談論法輪功時,我已經上班了。佛法是圓融的,經常在外地沒有向村裏人洪法,這一次他們真的看到了佛法的奇蹟與真實。

在9月份的大連服裝節上,公司有一項時裝發布會,我是首席設計。我把給我做手術的教授請來了,也給反對我的護士長、護士下了請柬,她們驚訝於我恢復的速度,開始對大法正面了解。看完發布會後,教授緊緊握著我的手,他激動的眼神是在吶喊:「你們擁有的不僅是毅力,還有智慧!」

當我了解到江澤民集團企圖在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摧殘法輪功這一邪惡政策後,毅然放下安逸的一切,踏上一條反迫害的路。

元旦佳節團圓夜,我與一同修騎車翻過五座大山來到一偏遠農村,心生慈悲:「我們來了,法輪大法來了!」神的一面異常清醒,我們此行沒有任何為私為己的念頭,只為救度世人,任何邪惡統統滅掉!村莊太大,一層接著一層。我們正念強大,任何阻礙人們知道真相都是妄想!將要做完的路上,我被一村民攔住,惡意地盯著我。"讓這一切都在大善中融化吧!」我慈悲地告訴他:「大叔,您別害怕,我不是在偷,也不是在搶,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我們太冤枉了,全國已經活活打死三百多同修,我來這裏是把真相帶給大家的。」他接過傳單在月光下靜靜地讀著。又一個生命將了解真相而有可能得救。我轉身時,再也抑制不住哭了出來。師尊呵!您無比洪大與慈悲!

公元2002年1月9日,莊嚴神聖的「大連法輪大法日」設立,這標誌江澤民集團的邪惡將大白天下,善惡分明!真理永恆、永駐!

向慈悲偉大的師尊問好!

向所有參與正法的大法粒子問好!

合十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2/5/18421.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