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決不能讓身邊的同修白白地死去

——由王可非被迫害致死想到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月20日】長春大法弟子王可非於2001年12月20日被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迫害致死,聽到這一消息很多善良的人們落下了眼淚,為這位端莊秀麗的年輕母親就這樣被奪去了生命而悲傷,為這位大法弟子面對邪惡毫不妥協的精神所震撼,也看到了這位大法弟子是為了堅持真理、喚醒世人、救度眾生而犧牲了自己的年輕生命。

可是世人聽到這一消息後更未有較深的思考,有的還在「吃著人血饅頭」,甚至助紂為虐。那麼還有多少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呢?邪惡何時才能滅盡呢?作為大法弟子,在這件事情中我們找自身的原因,發現:一是由於長時間的迫害,有的同修麻木了。兩年多來,江澤民當局殘酷地迫害法輪大法修煉者,有數萬人被抓、被打、被關押,已知名姓的就有300多人被迫害致死,這種邪惡的迫害現象就發生在我們修煉者身上,只是我們被抓、被打、被關押及被迫害的次數、時間與程度的不同而已。時間一長對這種極不正常的好人遭迫害的事情好像習以為常了,有的甚至視而不見了,麻木了,好像記不清修煉是為了甚麼,為甚麼而修煉?

二是有的同修的心沒有真正溶於法中。我們在某些方面與層次上,我們達到了真、善、忍的標準要求,可是在很多方面我們沒有達到師尊對我們要求的標準,錯誤地把由於心性昇華而做的一些事情當做事情本身模仿和修煉中的公式了,具體表現在比如進京打橫幅、發資料以及在各種環境下向世人講清真相等方面,沒有真正從理性上認識到做這些事的神聖、莊嚴之所在。沒有做到在學法中心性昇華了,更大的慈悲心出來了,自然而然地就要去做各種證實大法、揭露邪惡的事情,又在做這些事情的同時心性得到提高最後達到圓滿的標準,而是直接奔著做各種事上下功夫,把這顆心與所做的事分割開來,這樣對修煉者自身的提高及所做事情的效果就可想而知了。

所以我們應在學法修心上下功夫。從許多進京護法做得好的功友的事例看,他們多是發出了敢於捨盡一切去喚醒世人的純正的一念,並沒有想圓滿不圓滿的事,才走好了正法中很關鍵的一步。在其它各種環境下講真相、證實法、揭露邪惡也是一樣,所做之事達到的效果往往是與發出的慈悲心大小成正比。當我們的心真正溶於法中的時候,才能更好地把握住我們修煉過程中的每一個環節和每件事。

我們在各自當地講清真相、揭露邪惡要講全國、全世界的典型事例,更應同時側重「講」發生在我們當地的事例,特別是我們身邊的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他(她)們為甚麼死的,他(她)不就是為了喚醒更多世人的良知、救度更多的眾生嗎?從世人這一面看,「人命關天」,這大活人怎麼就這樣隨便地給弄死了?我們不正應該針對這種惡性事件開展深入、全面的講清真相、揭露邪惡嗎?不是就此事打打電話、發一兩次傳單就完事了。大法弟子真正溶於法中的時候,自然就心連心,四海同心。我們決不讓大法弟子就這樣白白地死去,如果我們沒有在類似事件中心性昇華上來,那麼惡性事件很可能會波及面更廣、時間更長。我們沒有真正提高上來,舊勢力還可能以此為藉口,找我們的漏洞加以迫害。所以我們一定要將此事重視起來,真正地看清這是邪惡的舊勢力利用人間敗類對我們每個心懷真、善、忍的修煉者的迫害,是對所有善良世人與眾生的迫害,是宇宙中善與惡的一次重大較量。在每一次重大事件中,所有眾生都在選擇和擺放自己的位置。我們大法弟子一定要首先覺悟起來,積極行動起來,「如果邪惡已經到了無可救無可要的地步,那就可以採用不同層次的各種方式制止、鏟除。」(師父《忍無可忍》經文),決不能讓邪惡這樣猖狂地、沒完沒了地破壞。我們要採取多種形式、多種渠道、多種辦法積極主動地盡我們的全力去清除邪惡。

王可非的死,我們長春的許多功友悲痛之餘,都在法上得到了不同程度的提高。我們在採取打電話、寫材料、找有關部門等方法的同時,多次張貼有關王可非被迫害的真相,以及小標語如:「為了喚醒人的良知,長春大法弟子王可非被迫害致死,善良的人們快覺醒」,「沉痛悼念長春大法弟子王可非,有關兇手及負責人必遭現世報應」,「長春大法弟子王可非被迫害致死真相已明,有關部門必須交出兇手,繩之以法」等,有效地引起了更廣泛的關注,有效地清除了邪惡,使更多的人能從此事中被喚醒與救度。

隨著我們學法的不斷深入,我們一定會悟到更多更有效的辦法清除邪惡。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28/18182.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