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信仰與忍辱負重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月14日】前段時間家人與朋友總在勸我以家庭為重,有個家人說:「一個人首先應該對家庭負責,其次才是個人的信仰。」他的意思是我為了個人信仰,在邪惡以家庭幸福相挾時不為所動,令家人遭受痛苦、擔驚受怕,太自私了。

在「洗腦班」裏,也經常聽到所謂工作人員講:「XXX為甚麼能三起三落,就是肯認錯,一代偉人尚能如此,你們就不能認個錯?」朋友也勸我:「好漢不吃眼前虧,大丈夫能屈能伸,認個錯,出來再說。」

這在現代中國人的觀念中,人們把它叫做「忍辱負重」,為了自己家庭,為了個人生存,忍受暫時的委屈,屈從強加的意志,犧牲本應該堅持的正確立場,甚至犧牲他人利益,以至犧牲信仰,這已經成為當代中國人稱讚的正面品格了。

其實,這是一種變異的觀念,它堂皇的表面背後是極端的利己與自私。

記得以前看過一部台灣電影,講的是二戰時期中國的一個愛情故事,女主人公愛上了一位男士,他對她非常細緻、體貼、忠誠,影片對男主人公是以正面角色處理,表現他在愛情上的完美,是女人心目中的理想伴侶。然而,他卻是一個「漢奸」,在國難當頭的大是大非面前,他「忍辱負重」,保全了自己安逸、富裕的生活,當然也保全了自己的愛情。

按照現代人的觀念來講,這個人是值得稱道的,如果他堅持不做漢奸,堅持自己作為國家公民必須遵守的起碼道德規範,從而流亡他鄉,甚至被害,以至無法與女主人公成全那段動人的愛情,是不是太自私了?

再來談談近代政罈上頗具傳奇色彩的「三起三落」,這也是所謂「忍辱負重」的典範,我這裏無意評說歷史人物的功過是非,事實上這件事的主角本身就是慘遭迫害者,其被迫害的經歷令人同情。這裏只是藉這件事揭示一種觀念的變異,因為邪惡也在利用這件事向人們灌輸邪惡、敗壞、變異的東西,所以有必要破除它。

不知有誰見過xxx的「保證書」、「悔過書」,當然這都是不宜公開的檔案,但從他的同事劉少奇的下場來看,xxx的「悔過書」沒有足夠的深度、廣度,是很難在當年「秋風掃落葉一樣殘酷無情」的鬥爭中保全性命的,國內歷次政治鬥爭的主角幾乎無一例外地被折磨致死,唯有xxx奇蹟般存活下來,正如國人所周知的:肯認錯是主要原因。

筆者在這方面有過經歷,深知xx黨整人時所需要的深度、廣度意味著甚麼。「深度」就是要「深入揭批」,要罵,要上綱上線,要把自己過去堅持的東西罵臭,從根子上徹底地罵,要承認強加給自己所有的罪名,越無恥越能迅速過關,稍有良知,稍有保留,都過不了「專案班子」的「關」。「廣度」就是要揭發別人,揭發的越多越徹底越好,當然揭發的過程中,必然是推卸責任,「他是主謀,我一時糊塗受矇蔽」,甚至為迎合「專案組」需要,有意誣陷別人,作假證、偽證,甚麼友誼、甚麼道德、甚麼良心,根本不能再幻想,統統拋掉,保命要緊。其實,被逼著寫出這樣東西的人,內心的痛苦也是可想而知的,因為他背叛的是自己的良心。

那麼,有些人的確保全了性命,並堅持下來,最後成就了一番事業。然而,人們想過嗎?這裏面可能就牽連多少人犧牲了前途、健康以至生命?犧牲了多少家庭的幸福?更可怕的是,這給國人樹立了一個典型:背叛原則、出賣良心才能保全性命,成就事業,「忍辱負重」才能活命。

在歷次運動鬥爭中,xx黨一直在逼迫人們寫這樣無恥的「悔過書」、「保證書」,頑固不化者,他們的家人、朋友、同事被逼迫寫「決裂書」,逼妻子與丈夫決裂,兒子與父親決裂,這種事情在幾十年中簡直是家常便飯,以至我年幼時,小朋友們之間偶而鬧彆扭,都會大聲說:「我要與你劃清界限。」貽害之深,可想而知。

這種滅絕人性的「決裂」在當時成為一種「革命」的時尚,而被媒體宣揚,成為一種社會群體性的效仿。

50多年來,xx黨為了讓民眾順從統治者的意志,一直在鼓勵這種東西蔓延,以家庭和生命相要挾,讓人們放棄自己正確的立場,承認被強加的罪名,出賣朋友、同事,甚至出賣家人。經過多次運動鬥爭折磨訓練的中國人,深知只有毫無原則、毫無條件地跟著當權者說假話、說空話、罵人、打人、鬥人,才能活下去,才能有暫時安逸的生活。當權者的目的其實就是維護自己的私慾和權力,在自己為所欲為、無惡不作時,令天下人噤若寒蟬。

我對家人說:你們希望我為家庭「忍辱負重」,寫甚麼「悔過書」、「保證書」,你們也知道大法在我心中的份量有多重,那麼,連這個我都能犧牲,還有甚麼不能在「忍辱負重」中犧牲掉?如果有人以生命相逼,在生死攸關時,我會不會與妻子決裂,會不會與父母決裂,會不會與兄弟決裂,那麼連自己的至親家人都能決裂,出賣朋友更不在話下,你們想想,如果我真這樣做了,像我這樣的人還算是人嗎?你們還願意與這樣喪盡天良的東西生活在一起嗎?

今天為家庭與大法決裂,明天就可能為生命與家人決裂,那些受邪惡矇蔽的大法弟子的家人們,你們想過這個道理與後果嗎?

分析現代人觀念中的「忍辱負重」,表面上「重」的是家庭,是親友,其實是自己,最後的本質就是犧牲道德、良心,保全自己骯髒的私慾,難道這不是極端的自私表現嗎?

那麼,人們為甚麼會為自己的私慾放棄信仰、道德、良心,因為他們覺得信仰、道德、良心是精神方面的東西,虛無飄渺,不如現實物質利益來得實惠,50年來國內的無神論教育,人們不再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所以,才敢為所欲為,不擇手段。

其實,「忍辱負重」一詞本身是沒有這種變異的內涵的,真正的忍辱負重是犧牲自己的利益,忍受個人的屈辱,為他人著想,為他人的未來著想。大法弟子在邪惡的瘋狂迫害中,承受著巨大的屈辱痛苦,仍然向世人講著真相,這才是真正的忍辱負重。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24/18045.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