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與單位領導的一席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月6日】

單位領導:我們來看看你。現在還煉法輪功嗎?
大法弟子:煉!這麼好的功法,我是決不會放棄的。

單位領導:好甚麼好?!你看電視了嗎?
大法弟子:那是栽贓陷害!大法弟子不僅不會殺人,就連動物都不會去殺的。不信你去找本《轉法輪》看看第七講關於「殺生問題」你就明白了。師父明確告訴我們:「煉功人不能殺生」。「因為殺生不只會產生重大業力,還涉及到一個慈悲心的問題,我們修煉的人不得有個慈悲心嗎?」(見《轉法輪》),請問:作為一個大法弟子,怎麼會做出與大法背道而馳的事情?!不聽師父的話,那還能算是法輪功的人嗎?

法輪功自92年傳出,在中華大地上洪傳了七年,政府也曾給予法輪功創始人多次褒獎。法輪功不僅屬於中國,而且是屬於全世界的。你們可以通過國際互聯網查證一下,就會知道法輪大法早已在全世界40多個國家生根開花。指導我們修煉的《轉法輪》已被譯成十七種語言文本,全世界的法輪功同修的是一部法,為甚麼包括香港、台灣在內的其它地區都沒有法輪功的人「自焚」、「自殺」和「殺人」,這豈不是咄咄怪事嗎?法輪功在中國受到江澤民政權的殘酷迫害,而在全世界對法輪功的褒獎卻多達600之多,這還不能讓人深思嗎?!

單位領導:照你這樣說,難道政府還會搞錯嗎?這怎麼可能呢?
大法弟子:怎麼不可能?那我問你:劉少奇不是因為「鐵證如山」的「叛徒、內奸、工賊」的罪名被迫害致死的嗎?已經被政府平反的大大小小冤假錯案還少嗎?不過,我要聲明一下:我並不是在反對政府,政府只是一個機構,錯在政府中擁有特權的當權者。一個普通老百姓如果有錯,他只能危害到少數人的利益,而一個擁有政府特權的人一旦犯錯,那就是整個民族的災難!

單位領導:不管怎麼說,你們總不能與政府對著幹吧?
大法弟子:法輪功從來就沒有反對政府,更沒有與政府對著幹!否則,為甚麼成千上萬的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打、關押、判刑,甚至有些人被迫害致死,而卻沒有任何大法弟子以惡對惡呢?你們見過哪一個「反政府組織」是這樣的?!大法弟子所做的僅僅是告訴政府與世人: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千古奇冤!這就是與政府對著幹嗎?

單位領導:你們法輪功人到處散傳單、貼標語,搞國際輿論,這不是在與政府作對嗎?
大法弟子:話不能這麼說。江澤民大搞栽贓陷害,控制輿論大肆誹謗法輪功,卻不允許大法弟子有任何說話的地方。大法弟子依法上訪,卻要被送進牢房遭迫害,這不是太邪惡了嗎?人在受到極不公正的對待時,總該有說話的權利吧?封建王朝的百姓在受到冤屈時還有告御狀的呢,怎麼到21世紀卻不讓公民喊冤叫屈?這不是歷史的倒退?這是正常的嗎?散傳單,貼標語那不是被逼的嗎?

法輪功沒有搞甚麼國際輿論。江澤民在中國散布謠言,誹謗大法,大法弟子就自然會站出來說明真相,江澤民向全世界造謠,親手發送誹謗大法的小冊子,當然全世界的大法弟子就會站出來向自己所在的政府和人民去說明真相。明白了事實真相的政府和人民自然就會發出正義的呼聲。全世界譴責江澤民政權迫害法輪功的輿論越來越多,這是江澤民招來的,並不是法輪功怎樣的。

甚麼是反政府?人們反對政府中腐敗分子,是反政府嗎?文革中被迫害的所謂「走資派」要求平反,是反政府嗎?所謂的右派向政府喊冤是反政府嗎?有冤無處申,有話不許講,這是甚麼王法?

單位領導:你知道散傳單被抓住是要坐牢的嗎?你們給老百姓講真相有甚麼用?
大法弟子:我們向老百姓講真相,並不是要老百姓都來煉法輪功,更不是要老百姓去反對政府。而是要說清真相,使老百姓能對法輪功有一個比較客觀正確的認識,糾正他們在謠言的蠱惑下所產生對奉行「真、善、忍」的法輪功的誤解和仇恨,從而遠離罪惡與危險。大法弟子冒著危險,省吃儉用去散真相材料,那是對眾生的慈悲,是在挽救眾生。

單位領導:你越講越玄了。我又沒有甚麼行為,而只是頭腦中認為法輪功不好,我就會有危險啊?
大法弟子:其實並不玄。我問你們:一個人的好與壞,是不是由他的思想所決定的呢?一個有著邪惡思想的壞人,無論他是有行為或者沒有行為,不都是在受著他的思想去支配嗎?就如一個醫術很高卻毫無醫德的人,眼看著可以救活的受傷者流血而死卻不去救他,這種「不行動」的行為難道就不是很邪惡嗎?一個生命如果受輿論矇騙而仇視奉行「真、善、忍」的法輪大法,誤認為「真、善、忍」不好,這種思想還是一般的錯嗎?「真、善、忍」是天法!有這種思想的人是在直接反對天法,這是一般的邪惡嗎?怎麼不用自己的頭腦想一想:如果「真、善、忍」都不好,那還有甚麼才是好的呢?難道「不真、不善、不忍」才是好的嗎?!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是亙古不變的天理!「善惡到頭終有報,好壞全由一念生」。大法弟子說明真相,就是要清除深受矇騙的世人頭腦中對大法惡念,從而使他心生正念,這不是在挽救眾生嗎?你們是我的領導,我們也是有緣的,我不想看到你們會有甚麼不好的未來,所以,我要請你們了解一下法輪功的真實情況。

單位領導:法輪功到底是幹甚麼?我看好像搞迷信。
大法弟子: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師父說:「我們這是佛家修煉大法,當然就是修佛的」(《轉法輪》P20),「這個宇宙中最根本的特性真、善、忍,它就是佛法的最高體現,它就是最根本的佛法」,「我們法輪大法這一法門是按照宇宙的最高標準──真、善、忍同修」,師父告訴我們:「作為一個修煉者,同化於這個特性,你就是一個得道者」。(《轉法輪》)

其實「修佛」也不是甚麼迷信。師父告訴我們「這個佛是古印度語……翻譯成中國話,就是覺者,通過修煉覺悟了的人」。(《轉法輪》P20)師父說「何為人?情慾滿身。何為神?人心無存。何為佛?善德巨在。何為道?清淨真人。」(《洪吟》「人覺之分」)。我在自己的修煉層次中看,人與佛、道、神的區別,只是因為他們所在的層次境界狀態有著不同而已,根本就不是甚麼「迷信」。

而我們修煉法輪大法,明白法理,知道自己在幹甚麼,身心在修煉中不斷被純淨,在昇華。一切都是真真切切地存在著,明明白白地感受著,這怎麼會是「迷信」呢?

大法弟子的修煉,表現在行為上,就會體現出是一個好人,大法要求我們放下「為私為我」的心,處處為別人好。

單位領導:你們真是這麼好嗎?我看到有些人並不怎麼好。
大法弟子:你上樓不是要一階一階,一層一層的上嗎?總不會一步跨到頂樓上去吧?同樣道理,修煉也不是一步登天的。修煉人都是從常人開始起步,是有一個漸進和提高的過程。每個人過去都帶有這樣或那樣的不好的一面。但是,無論他過去是如何的不好,只要他是有真正在大法中修煉的心,他就一定會越變越好。然而,某些別有用心的人。為了攻擊大法,卻硬是把修煉人個人的某些不好,強加到大法的頭上,請問這是合理的嗎?!試問:如果一個幹部腐敗,知法犯法,是不是應該指責那個組織單位和領導都不好?!如果一個駕駛員違章肇事,是不是該把汽車製造商也抓去法辦?名牌大學裏如果有一個學生的成績搞不上去,是不是該指責他的老師、校長都無能?

單位領導:你講的有道理。那麼,你煉法輪功這麼多年了,你覺得法輪功有甚麼好處?
大法弟子:修煉法輪功,人人都去努力做好人,這對社會和家庭都是有好處的。對個人而言,煉法輪功的好處太多了。就從個人身體的健康這方面來講,拿我自己來說吧,過去我是一身的毛病,破財又受罪,身心處於痛苦之中。自從修大法後,我身上所有病都消失了。如今,我無病一身輕,當然也就無須單位和家庭開銷醫藥費了,這難道不好嗎?更何況,我通過學法,又明白了法理,自然對甚麼事情都看得開,看得淡,所以心情也很好,就憑這一點,就使我覺得非常幸福了。不是嗎?你們想想常人有多苦,要養兒防老,要存錢防老,諸多的後顧之憂加上病痛的折磨,他不是很苦嗎?你父母兒女無論如何疼愛你,他們能讓你不得病嗎?你存的錢再多,錢能替你承受病痛嗎?都不能!而我修大法就脫離了這些苦楚。這也不是一朝一夕的幸運,我修大法已經六年多了,在這些年中,我都非常健康,過去所有的病痛全都沒有了,如今,我身體健康,心情輕鬆,愉快。修大法使我覺得無比的幸福。

單位領導:那麼,你心裏會不會有恨呢?比如恨江澤民?
大法弟子:我不會恨的。因為我們是正法修煉,是按「真善忍」為標準的。而「恨」是不善,所以我們不會記恨誰。善惡有報,這是天理公正所在。江澤民迫害大法,作惡多端,他將會受到宇宙天理的懲治。那是他自作自受。而不是大法弟子要把他怎麼樣了。《紅樓夢》中不是有一首詩嗎!「人心生一念,天地盡皆知,善惡若無報,乾坤必有私」。我希望世人在心中要生起善念、正念,這也是在珍惜自己的未來。

單位領導:我們對法輪功沒有研究。你覺得法輪功好,你就在家煉吧。
大法弟子:(笑了),我知道自己該怎麼做。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