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劇:趙大爺到底怎麼死的?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月13日】

1、95年春,公園裏鮮花盛開,一群修煉人正在煉功,拄著拐杖的趙大爺滿臉病容地緩緩走來。

趙大爺:這是甚麼功啊?
小田熱情地:大爺,這是法輪功,特別好,您要想學,我們是義務教功。
趙大爺:我混身是病,試過好多健身氣功,哎!不中用啊,人到了這把年齡得一身病,真是生不如死啊!
小田:大爺,我們這功不幫人治病,可好多人修煉之後確確實實身體好了。您瞧那位大媽,原來是癌症晚期,醫院都說活不過兩個月了,煉了法輪功,這大半年都過去了,瞧她現在紅光滿面的。
趙大爺半信半疑地:真的?
小田:嗨,我還能騙您嗎,有各種病的咱們這點上多了,您看那位、那位還有那位,修煉後都得到了身體的健康,您可以自個兒問問他們。

(遠鏡,趙大爺找那幾位功友談話,鏡頭拉近,趙大爺特寫)
趙大爺:那明明治好了你們這麼多人的病,怎麼又說這功不治病呢?
小田:大爺,這些病不是練功就能給煉好的,最主要的是還要修心。
趙大爺:修心?咋修啊?小伙子你可別跟我賣關子,我這人不好蒙。
小田:看你老說的。修心啊,就是事事按著真、善、忍的要求去做。這本《轉法輪》借您老回去看看,看完了您就都明白了。

2、鏡頭換到趙大爺家,趙大爺看了書,一副不解的樣子

趙大爺自語:這都講的是啥呀,咋就能讓那麼多人的病好了呢?
趙大媽在一旁好像甚麼也沒聽見,也不搭腔。
趙大爺又自語:管他呢,先試試再說。
轉頭對著趙大媽:我說,以後記著每天早起給我準備吃的,我六點鐘在樓下公園裏得煉功,別誤事。

3、公園 晨夕中煉功的人群,小田在教趙大爺動作

小田:大爺,您可記住了,這動作只是修煉的輔助手段,只有真正地按著真、善、忍做好人,處處為他人著想的才叫修煉人,只有真修的人師父才管,才沒有病。
趙大爺:明白,我明白,我本來就是好人。

字幕:半年之後

4、大樓前,一班老太太在拉家常

王大媽:他嬸,你們家老頭子也煉了有幾個月了吧,這回你該苦盡甘來了,那些煉法輪功的真是好人啊!人家修的是那甚麼來著,對了,無私無我,先他後我,一個個的可會體貼人了。
趙大媽:別提了,也不知我們家的這個怎麼就是與眾不同,幾個月下來拐杖是丟了,身體也好了,可還是那麼折磨人啊!
張嫂:哎,以前脾氣不好,說是讓病給磨的,現如今身體好了,咋還折騰人啊?
趙大媽:我命苦啊!這回我算是明白了,他那哪是病的,就是太自私了。早上五點來鐘就忙著給他做飯,稍不如意就罵罵咧咧,聽說這樣的不能算真修的,那咋他們老師還管,他病還好了呢?
王大媽:我兒子說了,他們師父慈悲,給人機會慢慢改正錯誤,身體的變化是一種鼓勵,是為了讓人有信心踏踏實實做好人、修心性的。

字幕:一年半之後

5、趙大爺家,一陣急促的敲門聲,趙大媽開了門,趙大爺的弟弟氣急敗壞地闖了進來。

趙三爺:你這也叫當哥的做的事嗎?三套房子一人一套,二哥在美國幾十年了,樓下那套房子一直鎖著,前一陣我還跟你商量,要不跟二哥說一聲把房子租出去,租金咱兩家平分,你說甚麼二哥的東西不好辦,原來你是黑了心了,讓你兒子一家黑燈瞎火的夜裏搬進去搶房子,你真不是東西!
趙大爺怒氣沖沖地指著門:你怎麼不說小剛沒房住多可憐?你給我出去!我沒你這個弟弟!

說話間趙好像突然心臟病發作,倒在了椅子上。

6、晨煉之後,公園裏一群人圍著小田

老教授:聽說趙大爺住醫院了,他練功以來病不都好了嗎?
小田:哎,是好了那麼一陣兒。可那是讓人有時間道德回升的。你說你光要好身體,人品、脾性跟原來一樣糟糕,要允許這樣,人人都來練幾下都無病一身輕了,回家該跟誰鬥還跟誰鬥,那不誰都來撿便宜了?那能行嗎?哎,這麼長時間了,趙大爺就是不明白這個理,得過且過,光練動作,其實為了利益和別人去爭去鬥,就跟個髒水桶似的,外頭鐵鏽和垃圾打掃乾淨了,裏頭的髒東西不倒出來,那裏頭的髒東西還會返到外頭來,因為你不想根本解決問題啊。修煉人身體沒病,是因為咱要做個超級好人,所以師父才能管,你修到底,師父就管到底。否則,憑甚麼呀?誰那麼特殊?
教師:是啊,平時他耍心眼、使性子的時候,我也總跟他講這些道理,他總是說『明白、明白,讓我慢慢改』,可拖了這麼久,都一年半了,也不見他改。
眾人搖頭:太可惜了!

7、醫院病房裏,奄奄一息地趙大爺躺在床上,小田來探望他

小田:大媽,今天大爺好點了嗎?
趙大媽一付無可奈何的樣子,輕輕地搖搖頭:自打佔了他弟弟的房子,他以前的那些病就又都找回來了,看樣子挺不住了。
趙大爺掙扎著探起頭:老婆子,你別胡說!你知道個啥?!
小田喃喃地對趙大媽:哎!做這種損人利己的事,……得改呀,要不然誰也救不了他。
趙大媽:小田兒,你不用解釋,我都明白,這兩年要不是你們師父管著,就兩年前他那身體能拖到今天啊!只怨他自己不修心。我跟他幾十年了還不知道嗎?一輩子都是這樣,見利就爭,得理不讓人,表面上知書達禮的,其實啊,心裏就裝著他自己。
小田坐到趙大爺床邊,笑盈盈地問道:大爺,這回咱倆一塊讀讀書啊?
趙大爺不耐煩地微微擺了擺手:哎,不用了,不用了。
忽然,他又想起了趙三爺氣憤的指責:都是他把我給氣的!我出去以後跟他沒完!
看著趙大爺病弱的身形和惱怒的表情,小田:你這哪是煉功人的心態呀,你的命是靠煉功延續來的,得珍惜,得用在正地兒上啊!

字幕:三天之後

8、病房

趙大媽望著病痛中的老伴。
趙大爺顯出彌留之態,突然,他睜大眼睛望著空中,口中喃喃:佛、佛、真有佛!……我,悔,悔,我後悔啊!……
趙大爺老淚縱橫。

9、99年11月,趙大爺家,中央電視台畫面

播音員:這位趙XX就是讓法輪功害死的……
趙大媽坐在電視旁,一臉詫異:啊?我老伴?我老伴怎麼倒成了煉功害死的啦?!這是哪個天殺的,這不是編排死人嗎?真欺負人哪!

電話鈴聲突然響起。趙大媽悻悻地起身去接電話:王嫂,哎,老姐姐,是啊,可不是嘛。我家老頭子一犯病馬上就送醫院了,能使的藥都使了,又輸液又打針又吃藥的,可救不過來,醫院也沒招兒啊。啊?是啊!我也這麼覺著。啊?張嫂?你在王姐那兒哪?你說說這都是甚麼事兒啊?我家老伴要不練功,幾年前就得沒了,天地良心,電視台怎麼能那麼說呢……

(2002年1月14日修改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