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自己帶給正法的障礙(譯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月10日】

尊敬的師父,各位同修,大家好!

回想起最近的幾個星期,甚至幾個月來自己在大法工作中所遇到的一些困難,其中有一部份是我自己的原因造成的。例如,有時在和別人或政治家交談時,我試圖用常人的聰明或心理的猜測接近別人。我往往事先考慮,最好怎麼樣和他們交談,如何取得最大的成功等等。恰恰由於這種種考慮,使我與別人的交流很少能取得好的成效。我在與別人交談時,總帶著一點甚麼,致使對方更加封閉自己。同樣當我經過事先考慮再去尋找大法的工作時,很少能找到自己應該做的工作。有時在需要的情況下,例如將消息發往媒體時,由於不能合理地安排時間而錯失良機。這些障礙都是由於我在遇到事情時,想在人這一層次中尋找答案造成的。這些障礙對我的大法工作造成了一定的影響,直到我找到了其根本的原因,也就是我還缺乏善和忍。

我應該在任何場合都用慈悲的心態來處理事情,這樣也就自然能找到正確的方法。自那以後,慈悲心成了我在大法的工作中一個重要的指導。我不再過多考慮甚麼時候去找記者最合適,而只是帶著一念:「他現在應該了解真相了」,這時我就有足夠的親切感,勇氣和堅定,因此而能夠真正地講清大法的真相。這時我也不再去想別人會怎樣想自己,對我來說,這已經不重要了。只有當我真正從內心感受到慈悲帶來的正念和無私時,我的行為才是平和而圓融的。但是,當我刻意地追求善心,把它視為一種幫助時,我所做的事又成了常人的工作,效果也不好。由此我悟到,正法修煉是個人修煉的進一步昇華,在做正法的工作時,我們有一個更好的修煉環境,也要求我們更嚴格地按照真,善,忍去做。在現階段的大法工作中,一旦我們稍微偏離了這個原則,不管做了多少大法的工作,都會被魔鑽空子,從而在修煉中犯錯誤。結果是別人不願聽講解,自己在現階段的正法過程中發出的正念沒有威力。

不久前我被邀請參加我阿姨的一個生日聚會。她為大家安排了每桌六人的座位順序。我被安排和一些我不認識的,上了年紀的先生們坐在一起。剛開始談話很勉強,主要談一些日常生活中的事。這時我並沒有使勁想把話題轉到法輪功上,在善心的作用下,我不願強求別人進入我的話題,而是尊重他們感興趣的話題。當我按照他們的方式和他們交談時,他們也想了解我的情況。我隨其自然,跟我身邊的人談起了法輪功。接著同桌的其他人也想了解法輪功。最後,全桌的人都知道了修煉是怎麼回事和法輪功修煉的宗旨是甚麼。介紹大法的傳單傳到了每個人的手裏。當我告別時,他們對這次有意義的交談感到非常高興,並認為法輪功對提高人的道德水準具有重要的意義。誰會想到,這次聚會至少使五個人得了法。在任何生活環境中都可以洪法和正法,包括家庭慶祝活動。是善心幫助我在這些場合中找到了合適的方法,合適的時機和合適的語言,以致能夠有效地起到正法的作用。帶著無私的,完全為別人好的慈悲心去做大法的工作時,和以前那種完成任務式的工作完全不是一回事。

最近,在我的家庭環境中出現了一些干擾,從中可以看出在我的修煉中還存在的執著心和漏洞。例如在修煉前的一些自己感興趣的事又被重新喚起,或者是希望人世間的願望得到實現。當我認識到它們對我的干擾時,才真正地放下了對人世間各種願望的執著。我悟到,現在是看我能不能捨棄在常人中的最根本執著的時候了。正像師父在華盛頓法會上講的,這些放不下的執著「一定會被邪惡生命控制、利用。」「邪惡的生命就專門找你執著的思想去加強它」。這正是我不久前所親身經歷的。同時我也看到了自己還帶有多少不是大法的東西,我心中裝的大法還太少。把所有的業餘時間都用來正法,這說起來很容易,但是,像在中國的大法弟子那樣,真正做到為大法捨盡一切並不容易。

我經常看到,現在我們的執著心如何被利用來阻礙大法的工作,有時是自己被干擾,有時是由於自己的執著心和修煉中的漏洞使別人遠離我們。有時只是表現在一些小事情上,如因為缺乏耐心或在爭鬥心的作用下,隨意打斷別人的話;或者帶著有求之心,要求政治家一定要幫助我們;或者因為自己是修煉人而表現出高人一等的姿態。有一次由於趕時間,我匆匆給一位同修發了一個電子郵件,由於沒有表達清楚,使同修產生了誤會,由於這個誤會使我們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不能合作。這也是缺乏慈悲心的表現。有時面對同修,往往就忘記了慈悲心。

當我執著地計算時間,把時間看得很重要,或沒有耐心時,總會有許多特別佔用時間的事情要做,以致於沒有時間參加大法的活動。最近幾個星期中,我常常感到時間不夠用,我不禁問自己,我怎麼能完成這麼多工作呢?直到我不再用時間的概念去想問題,而是著手去做我該做的事時,才感到輕鬆多了。我在大法和常人社會之間,越是能夠圓融地擺放好他們的關係,符合法在常人這一層對我的要求時,人們也就越是願意聽我講解,正法的效果就越好。

在和一位同修交談中我們認識到,尤其是現在這個時候,為了更清楚地認識並去除自身的不足和執著,就是需要多學法,提高對法的認識。正像師父一再要求我們的那樣。如果我們在逆境中能夠完全立足於大法,師父就會幫助我們。

最後我再談一件小事,通過這件事情可以看到,如何由於一個小的執著,差點耽誤了我的大法工作。一次我和一位議員約好了見面時間。由於我執著於完美,在臨行前,我執意要再打印一份資料,夾在我已經準備好的資料中。這時我認識到這是一種追求完美的執著,便放棄了這個想法,趕緊出門。我感覺到由於這個執著會佔去我本來就很緊的時間,所以我沒有再浪費時間。儘管我提前出門,但正好準時趕到那位議員那裏。這也非常重要,因為這位議員這天必須提前走。這樣我們還有20分鐘的時間可以交談,聽完我的敘述後,他決定讓某國際組織進一步了解情況,還準備另外寫一封信。

在現在的正法過程中有許多事情要做。這裏我只是談了我現在的一些認識和體會。我希望今後能夠更多地為正法作出貢獻。

(2001年12月德國愛爾巴赫市法會發言稿)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24/18056.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