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大安市惡警對大法弟子的野蠻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9月8日】(一)吉林大安市大法女弟子李豔秋在2001年6月8日晚因張貼大法真相資料被蹲坑警察盧朋成發現後用公用電話叫來公安局政保科長陳亞民、副科長李愛民和被當地稱為抓法輪功的惡警葦廣仁,當場帶上手銬送往公安局政保科。

一路上葦廣仁大打出手、拳打腳踢,專往頭部,臉部打。從現場一直打到政保科的三樓,大約一里多地。邊打邊叫:「你看看我就是惡警。」

到了公安局後不讓坐著(此弟子被打得站不住了),坐在地上,被惡警葦廣仁、盧鵬程用腳踢後拽起來,把雙手吊在它們室內的一立櫃的上門上,它們把著腿,還得站直,彎曲一點,就用腳踢。旁邊科長陳亞民、副科長李愛民輪番進行審問,夜裏不讓睡覺。在審問期間:惡警葦廣仁、李愛民、盧鵬程還惡狠狠的打嘴巴子,此弟子的嘴被打出了血。

此弟子不配合邪惡,拒不說出資料的來源。他們又把此弟子的雙手反銬在背後,銬子上又加上重物。惡警葦廣仁還惡狠狠地揚言說:「再不說就把你裝麻袋子裏扔到大江裏。」

在政保科被它們審問了兩天兩夜後非法關進當地看守所。在獄中一直是起不來床。在李豔秋絕食、絕水抗議迫害第八天時,由政保科科長陳亞民、副科長李愛民,組織看守所的丁所長、常所長領著獄中的幾個男犯人進行強行灌食,鹽水拌玉米麵。在李豔秋先後絕食19天,兩次被灌食,生命垂危、心臟接近停止跳動、無血壓的情況下獄方於7月2日通知家屬接回家。

(二)吉林省大安市大法女弟子耿繼秋2001年6月21日晚在張貼大法真相資料時被公安局政保科長,蹲坑人員陳亞民發現後,他又用手機叫來警察李某,將耿繼秋帶往政保科進行非法審問資料來源,時至半夜又叫來副科長李愛民繼續審問。耿繼秋堅持不配合邪惡,沒有說出資料來源,於6月22日早九點左右被非法關押在當地看守所。送往看守所的路由副科長李愛民、警察曹衛傑、馬桂芝跟同。

在獄中耿繼秋仍不配合邪惡,絕水絕食來抗議。在絕食絕水第六天時,政法委610辦公室、公安局、政保科用鹽水拌玉米麵進行強行灌食。

參與犯罪的人員有:政保科長陳亞民、副科長李愛民、曹衛傑、看守所丁某、常某、還有幾個男犯人。

在絕食期間此弟子兩次出現昏迷狀態,在第十天沒有血壓又接近死亡的情況下被放。

(三)吉林省大安市大法女弟子王殿俠今年60歲,2000年正月裏同幾名功友公開煉功的第五天被當地警察抓往看守所。在31天後由家人用3000元取保金將人保出。

2000年10月當地警察發現揭露江澤民邪惡集團迫害法輪功的事實真相傳單,懷疑資料是王殿俠負責印出來的,於10月15日由當地一個個子不高的胖警察帶領長虹街片警趙某無理闖進家門,把老太太帶到公安局政保科。之後王殿俠家裏又來了大約七八個警察進行非法抄家。拿走大法書、師父法像。把放師父法像的屋裏牆上的紙用刀子割個粉碎,把衣櫃給翻得倒過來底朝上,被褥的邊都捏個遍。還把屋外裝煤的倉子用鐵鍬翻得灰塵四起。老太太被關在政保科被科長陳亞民等人逼供,在連續3天的審問(夜晚讓回家)她並沒有配合邪惡。從此以後片警劉青波與街道書記常到她家裏監視。

王殿俠的兒子怕母親再次被警察無理抓走,把母親接到自己的家裏(在外地),到了那裏老太太不忘自己是個修煉的人,於2000年12月15日同功友去北京證實法後又安全返回兒子的家。由於同去北京證實法的功友回來後被當地警察抓進看守所,沒有能夠抵制住邪惡,說出王殿俠也去了北京。此後老太太又成了當地公安機關追捕的對像,春節也沒有能夠回自己的家過年。

2001年2月4日,老太太打算回家給老伴洗洗衣服,回來的第四天在路上碰到政保科副科長李愛民,他欺騙老人說:「你2000年的取保金(編者註﹕為阻止大法學員再次進京上訪,當地惡警逼迫大法學員交納所謂的「取保金」)到期,來政保科取回吧。」老人信以為真,到了政保科李愛民就暴露了真實的嘴臉:「你去了北京就得關押你!」在政保科老太太幾次提出要回家它們都不讓,在當晚七點左右科長陳亞民、副科長李愛民把老太太抬到車上綁架到看守所,馬桂芝跟隨。

在獄中老太太鼻子出血、頭暈迷、便血,後又絕水絕食一天半,兒子聽後從外地匆匆趕來。政保科長陳亞民對他太太兒子說你媽得判三年勞教,兒子承受不住對母親這樣的迫害,便請政保科長陳亞民等人吃兩次飯花去約2000元錢,飯桌上陳亞民手拎一個菜就65元一盤。每次吃飯都帶上警察葦廣仁等十幾個人,這樣在第27天(2001年2月28日)把老太太放回來。(前邊提到的取保金直到發稿日期一直沒給)

(四)王殿俠老人的女兒呂秀娟也是大法修煉者。2001年6月8日晚張貼大法真相資料時被蹲坑警察盧朋成、葦廣仁等人發現後用電話叫來公安局政保科長陳亞民、副科長李愛民等人將呂秀娟當場帶上手銬送往公安局政保科,途中惡警葦廣仁大打出手、拳打腳踢,邊打邊邪惡地叫喊「你看看惡警就是這樣的!」一直打到政保科的三樓,大約一里多地。到了那裏呂秀娟就兩眼暈花栽到地上起不來了,不能說話了。一姓曹的惡警還說:「不會說話是裝的!」於是惡警盧鵬程拿筆往呂秀娟喉嚨上紮,往頭上打。並惡狠狠地揚言說:「不說出資料的來源判你勞教三年。」以前的3000元取保金也不給了。

在政保科裏呂秀娟一直是處於昏迷狀態、嘔吐。它們一看情況不妙又將她送入一家門診部打了四個急救針,扎上一隻吊瓶。隨後又帶入政保科36小時審問不讓睡覺,第二天晚十點左右強行送進當地看守所。在獄中呂秀娟一直是昏迷、嘔吐,並先後兩次絕食19天。在絕食第六天由陳亞民、李愛民等人用鹽水拌玉米麵進行灌食。兩次灌食都是在她昏迷時進行的。在生命垂危的時刻,它們叫來醫生,打針扎不進去,硬扎進去不回血。血壓不正常,處於瀕臨死亡狀態,在6月30日通知其母王殿俠從獄中接回家,出獄時是抬出來的。

當呂秀娟回來的第三天,7月2日上午8點左右,由長虹街片警劉專波來家裏巡視一圈後,幾分鐘的時間公安局政保科的李愛民、曹衛傑等人闖進屋裏,拿出教養證,勞教王殿俠一年。老太太還沒反應過來呢,又進來公安局法制科長李文榮、政保科員馬桂芝。當時老太太穿的是半截褲,長褲剛穿好一半它們就把手銬給銬上了。女兒呂秀娟躺在床上起不來,母親拽著女兒的腳不走,使在場的善良的人們都落了淚。這群警察拽著手銬把老太太抬到屋後由看守所常所長開的警車上時,胡同裏的老人都哭著說:「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吶!你們咋能這樣對待呀。」

在送往長春黑嘴子勞教所的路上,老太太便血4次。到了勞教所的院裏,老太太一步也走不動,一下車就摔倒在泥坑裏,而後由跟隨的幾個警察架到樓上,經醫生檢查老太太心臟病、高血壓,勞教所拒收了。回去的路上老太太的心臟病又突發了。法制科長李文榮說局裏要把你送回你當地的看守所,看你這樣我就做主把你送回家吧。於是老人再次被無條件釋放。

(五)吉林省大安市大法弟子李巍在2001年7月5日下午兩點外出回來走到家門口附近時,被當地錦華街派出所惡警葦廣仁、盧鵬程上前截住,強拉硬拽上了公共汽車,無故帶到公安局政保科,來到政保科屋裏要進行非法搜身時被此弟子拒絕,這時政保科副科長李愛民伸出黑手就打李巍的嘴巴子,兩下就把眼鏡打飛了(後來多次去要也沒給)。惡警葦廣仁也上來邊打邊叫:「我就是惡警!」打完又給銬上手銬進行審問。它們發現真象材料上有一署名李威的文章。就因與此弟子同名就被抓到公安局進行非法打罵、審問。因為該弟子說不是他寫的,惡警葦廣仁又先後兩次拳打腳踢。

這時李巍的家長在家還以為孩子出門沒回來呢。李巍要求它們通知家長它們也不讓。因有鄰居看見李巍被它們帶進公安局,晚8點多鐘告訴了李巍的家長。當時李巍的父母就質問政保科為甚麼抓人,在無證據的情況下家人要把李巍領回去,它們還不放。反而把人銬在椅子上銬了一夜。第二天仍沒證據就將此弟子關押在當地看守所。在被關進看守所的那天它們告訴說有事的話可要求提審,但在獄中李巍多次要求提審它們卻一次也沒來。7月18日李巍腹痛難忍,政保科得知後仍不來人,後來家長又去政保科要求放人,被它們無理拒絕。當李巍的母親問陳亞民:「人死了怎麼辦。」它卻說:「死了我們公安負責。」

7月19日疼的李巍滿地打滾,後來一動也不動了,生命垂危。在管教人員多次報告後,邪惡只好將李巍放出。

犯罪惡人錄:
政保科長陳亞民 手機:13904365412
政法委電話:0436-5228396
政保科:0436-5222470
(主管)市委副書記姜文:0436-5229028
政法書記:李春發
政保副科長:李愛民
錦華街派出所惡警:葦廣仁、盧鵬程、解永剛

希望善良的人們來關注大法弟子被迫害的遭遇,共同講清真相、揭露邪惡、窒息邪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