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大法弟子天安門護法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9月27日】2001年9月14日下午,我們一行9個人踏上了進京護法之路,臨行前,我們每人都準備了一面橫幅。第二天下午1點多鐘,我們9人來到了天安門廣場上,在同一時間內,我們全部打開了橫幅,同時喊出了我們的心聲:「法輪大法好」,「還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法輪大法是正法」。我打開了橫幅沒過一會兒,有兩個警察跑到我身邊,上來就搶橫幅,我趕緊用雙手護住,爭執了一陣子,他們把橫幅搶走後,又上來抓我。這時我朝圍觀的群眾大聲疾呼:「善良的人們,你們千萬不要聽信電視上的謊言」,這時開來了一輛警車,他們把我硬往車上拽,我掙扎著不願上車,警察用腳踢我心口,車上被抓的同修一起喊:「不許打人」。

警車將我帶到了天安門派出所,我從警車上下來時,邊上一個警察猛地將我腿一掃,我沒提防,一下摔倒,膝蓋頭摔破,又過來兩個人將我兩手按住,強行照相。

當晚7點多鐘,將我送到了北京郊區順義縣派出所,在裏面,警察見我不說姓名、地址,將我雙手朝後銬在椅子上,並時時過來拎一拎銬子,還威嚇我道:「再不說,將你吊到樹上,把你放到大糞坑上面,讓狗咬你。」惡警用盡一切辦法想逼迫我說,一整夜將我銬在那裏,不准我睡覺,我稍微一瞇眼,他們就拿東西打我臉,幾個警察輪換睡覺看我,但無論他們怎麼樣,我就是不肯說一個字。第二天中午時,公安分局來人,見我還不肯說,一個警察劈頭蓋臉地打我,打累了才停下來,這一天一夜仍舊是不准我閉眼。第三天上午9點多鐘,一個惡警過來,兇狠地說:「別人都說了,就你不說,我今天非要你說。」說完拿兩根電棍朝我身上亂電,他們又用衣服將我頭蒙住,繼續電我,一直到門口有人喊「吃飯了」方罷手。中午他們吃完飯,又繼續電我,還拿出打火機說要燒我頭髮。整個一下午,一直都是在斷斷續續地電我,我的兩隻胳膊上被電得布滿了紅點,直到晚上7點多鐘,看守所的人將我接走。

被關進看守所,我繼續絕食(從天安門被抓就一直在絕食),第五天,獄警將我送到醫院灌食,當時我發一念「不讓他們灌成」,他們真的就灌不成,他們從我鼻子裏插管,管子卻總是從嘴裏出來,換了三、四個人,都插不進去,無奈他們將我嘴撬開,堵住我咽喉才將管子從鼻子裏插入。此時我又發一念「灌進去的,我一定要把它吐出去」。他們一離開,我真的開始嘔吐了,連食物帶管子一起吐了出來,因我一直帶著背銬。警察進來看到後,覺得簡直不可思議,於是對犯人說:「是不是你們哪個發善心,將這管子拔出的?」他們始終不相信我能自己吐出來。第六天,他們又將我送醫院去了,並想叫我住院。當時我又發一念「我不住院,我要回家」。在醫院裏量血壓時,血壓已量不出來了,心跳過速,呈現出生命垂危的狀態。醫生對警察說:「這人已經不行了,不能再灌了,趕快放了吧!」醫生又悄悄對我說:「出去搞點東西吃。」就這樣我從容地走出了看守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