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5日去天安門證實大法,當天返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9月1日】看到師父的新經文《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後,我心中再次產生了要去北京證實法的念頭。師父在《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中說:「如果你們到現在還不清楚正法弟子是甚麼,就不能在當前的魔難中走出來,就會被人世的求安逸之心帶動而邪悟。」「修煉與正法是嚴肅的,能不能珍惜這段時間,其實就是能不能對自己負責。」我曾幾次去北京證實法,但是與法的標準還差得很遠,做的還太少了,正念一出,勢不可擋,我決定再次去天安門打橫幅,講清真相。

8月25日早晨發完正念,我乘車來到了北京,順利地在金水橋前打開了橫幅,喊出了我壓在心底的呼聲: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大法清白!還我師父清白!……聲音高亢響亮。喊完後裝起橫幅,繼續往前走。

走一段被追上來的惡警攔住,翻出橫幅,我繼續喊:法輪大法好!我堅決不配合邪惡,幾個惡警連拉帶拽,鞋也被拖掉了,襪子也磨破了,腳後跟被磨出血,褲子也被磨了個洞,就這樣我被他們強行拖上警車,在車裏它們怕我喊,一個惡警踩著我後背,不讓我抬起頭來。到了天安門分局,我揭露他們打善良的好人,它們不敢承認。後來他們說:聽你的口音是唐山的。我不配合它們,就這樣他們誤認為我是唐山人,就被帶到唐山駐京辦事處。他們問我姓名、住址,我拒絕回答,他們讓我好好想想,說:你不說我們有的是辦法。幾分鐘後,他們繼續問,我還是不回答,心想:決不能讓他們邪惡得逞。邪惡終於露出猙獰的嘴臉,一個40多歲的男惡警手裏拿著膠皮棒,掄起就打,累得滿頭大汗,還氣急敗壞地說:「還沒見過你這樣的,真是骨頭!」又換了一個惡警……我時刻默念師父正法口訣:「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法正天地,現世現報。」我想我不能這樣消極承受,念一出,我開始上不來氣,邪惡之徒就住手了,一個說拿涼水潑,一個說給口涼水喝,另一個說不行,拿水一潑一會兒就好。就這樣他們停止了毒打,把我銬在暖氣管子上,我半躺半坐在地上,默念師父正法口訣。

下午2點左右,大廳裏只有一個看電話的,我想我該離開這裏了,這不是我待的地方,不能讓邪惡繼續迫害我,外面還有我要救度的人在等著我,於是發念「我今天一定要出去」。到下午5點鐘,他們打開我的手銬,讓我站起來(他們怕我被打得不會走路了),又把我叫到屋裏寫保證,說:「這回也不問你是哪兒的了,也不問你叫甚麼名,你就寫不上天安門來。大法弟子。」我堅決不寫,然後有一惡警寫好讓我按手印,拽我手強行按,我當時心裏默念「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拽我手的人手一點勁都沒有了,我知道邪惡在另外空間被消滅了!我對它們大聲說:「你這是對大法的侮辱!對大法弟子的侮辱!停止變相迫害!」最後邪惡害怕了說:你走吧。我站起來就走,剛下台階,就聽到後邊惡警說:站住。我頭也不回,心發正念:這回站住的應該是你們。門口就是汽車站,正好有車在等我,我上了車,順利地回到家。就這樣,我去北京證實大法,當天去當天回。


附上幾張照片,這是揭露邪惡江氏集團侵犯人權的鐵證。8月25日我去天安門證實法,被天安門分局惡警、膝蓋被拖出血,肉皮也掉了一塊,褲子也被磨了一個洞,大部份傷是在唐山駐京辦被折磨的:臉部被塑料鞋底抽的,胳膊、腿是用膠皮棒打的,腳是被狠踩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