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學員楊瑞玉遺體腰部為何有一拳頭大的傷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9月27日】最近法新社等眾多外界媒體相繼報導了福建法輪功學員楊瑞玉被當地警察迫害致死的消息: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1/9/3/15892.html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1/9/5/15975.html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1/8/19/15008.html

「 法輪功學員楊瑞玉,女,福建省福州市台江區房產局職工。2001年7月19日在工作單位被公安非法帶走,7月22日被迫害致死。楊瑞玉去世後,福州公安局高壓逼迫其家屬不許張揚,不准她的工作單位和同事見遺體,不許開追悼會。送遺體去火葬場的途中由警車押送,一到火葬場就立即火化,而且不讓楊瑞玉的丈夫和女兒走近遺體,據悉,楊瑞玉遺體的腰部有拳頭大小的窟窿。」

我以「腰部」為關鍵詞搜索了很多明慧網上的中國邪惡警察殘害大法弟子的資料,發現,邪惡們經常毆打大法弟子的腰部,因為這樣可以給被打者造成很大的痛苦和嚴重的內傷,而從外表又很難看到造成的嚴重後果。搜索了很多文章,看到邪惡警察官員用腳踢、拳打、電棒木幫毆打電擊、鐵條鋼軸或電線殘忍的抽打學員的腰部,致使學員大小便失禁,腰部大面積損傷淤紫甚至當場昏死過去。最嚴重的包括石家莊大法弟子左志剛「當天就被這伙凶犯毒打致死,屍體傷痕累累,一隻耳朵呈黑紫色,在後背腰部有兩個方形的大坑。」

法輪功學員楊瑞玉從抓進警察局到被毆打虐殺死只有三天,可以想像這位法輪功學員遭受了多麼痛苦的酷刑折磨才能在短短三天內被迫害致死。但即使如此,從醫學常規角度也不可能解釋法輪功學員楊瑞玉的遺體腰部拳頭大的傷口的形成原因,因為這位法輪功學員楊瑞玉從抓警察局到死亡只有三天,不可能是簡單的傷口潰爛造成的。而踢打和電棒鐵條擊打也不可能造成如此大的傷口。就這個問題筆者詢問了醫生,得到的答覆是,如果是警察毆打等造成的撕裂傷,是不規則的,而如果有拳頭這麼大的傷口,除了戰爭等非正常情況可能發生外,其他情況很難造成如此大的傷口。而如果形成在腰部這個柔軟部位的撕裂傷就更難發生了。這令筆者不得不想到前段時間外電報導中國大陸警察和醫院勾結起來非法盜賣大法弟子和監獄犯人的器官的報導,筆者個人認為如此大的傷口或許是手術刀割學員腎臟後遺留下的,這也或許就是警察為甚麼匆匆將遺體火化,並禁止她的任何熟人查看她的遺體的真正原因。(包括她的丈夫和女兒都不允許走近遺體---這是極不正常的,絕對心中有鬼!)。

在江澤民「利用手中的權利,採取最下流的手段在發洩私憤」情況下,在公安部的密令:打死法輪功學員「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和江澤民「政治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打死算自殺」的指令下,當地官員和那些邪惡警察幹出了令正常人難以想像的罪惡。然而紙包不住火,真相大白的一天就要來臨。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在這裏懇請外界能對此摻案予以關注,並請法網恢恢站點http://www.fawanghuihui.org/ 把福州市政法委書記宋立誠和警察局長以及相關人員登記作為兇手嫌疑人和犯罪責任人,等到他們來美國是予以查證起訴.

附從明慧網搜尋到的部份關於「腰部」 的相關文章: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1/7/18/13597.html

「他們把她雙手銬在柱子上用橡膠棒打她的手、腰部、臀部,一直打得孫秀英昏死過去。」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1/6/8/11939.html

「大法弟子左志剛,男,33歲,在石家莊中山路一家電腦公司工作。2001年5月30日,石家莊公安局、「610」小組等犯罪警察突然竄到他的單位,把他非法抓至石家莊橋西區公安分局。後進行刑訊逼供,左志剛當天就被這伙凶犯毒打致死,屍體傷痕累累,一隻耳朵呈黑紫色,在後背腰部有兩個方形的大坑,脖子上有很細的繩索的勒痕。」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1/6/21/12319.html

「2001年1月,因到天安門和平請願,被惡警將其眼睛打傷,送入看守所後,在零下十幾度的天氣下,被逼脫光衣服淋了八桶冷水,並將其腰部打傷。送回浠水後,惡警又脫光其衣服,把他推到大風大雨中淋著凍著,惡警李勛華還用皮帶抽打他,皮帶打斷了,又將他按在地上趴著。「提審」後,因拒絕簽字,被惡警甘世濤毒打,後被拘留26天,罰款1000元,無收據。」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1/6/19/12271.html

「大法弟子李媛媛、趙海明、郭永剛、韓天望、王勃山,2000年12月27日因發大法真相材料5人同時被抓,非法拘留,王勃山被公安人員毆打,腰部被大面積踢傷,被認為組織者的趙海明多次審訊。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1/6/12/12042.html

」山東棲霞寺口鎮南橫溝村大法弟子王麗萱, 女, 27歲, 兒子孟昊, 不滿八個月。 2000年11月7日王麗萱母子在北京勞教人員調遣處被雙雙折磨致死。其親屬接到通知到北京看到的是王麗萱母子冰凍的遺體,法醫檢查:王麗萱頸椎已斷,坐骨斷裂,頭部凹陷,腰部留有一針頭。」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23/11373.html

「2、大法弟子楊佔久,因不肯轉化,被犯人陳和新,王慶余,用床板將腰部打傷。(兩人輪番打了三十多床板)不能行走達半月有餘。」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23/11369.html

「3月24日星期天,大法弟子與在押人員一起搞衛生。該大法弟子與另兩個大法弟子說話,被西果園看守所十四隊隊長楊愛玲看到,立即過來訓斥並打了兩個耳光,責令掛起來(一種刑罰),該大法弟子說「人們都可以自由地說話,我們為甚麼就不能說?我不會掛」。楊愛玲命令多人強行把她掛起來,她反抗,獄卒就打她的腰眼,她只有以絕食來抗議。晚上點名她們強行讓她起來,她不起來就罰站全號室的人員,她無奈只好硬撐著起來。第二天早上隊長孫小玲以抗拒參加點名不參加跑操為由把該大法弟子等五人叫到辦公室門前訓斥。她問:我們就沒有說話的權利嗎?當即被啪啪打了兩個耳光。3月26日該隊主管隊長田隊長叫她去談話,她受傷的腰部一側的腿在發抖,要求坐著談,但不讓其坐,一個多小時後在她再三要求下才讓她坐下。」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2/10544.html

「一個叫姚兆成的幹部用電纜線打我的胸部、背部、腰部,打在腰部時我慘叫一聲就昏過去了,他們把我拉起來,我眼前一黑又昏迷過去。」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1/4/24/10227.html

「8、保定勞教所女大隊在餐廳幹活,大法弟子拒不參加強行勞動,被刑事犯人罰站,一大法弟子拒站,大班班長大打出手,把她腰部踢傷,好多天未痊癒。保定一大法弟子因和另一大法弟子說話,被一吸毒犯人用小棍打頭部。」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1/4/17/10013.html

「2001年1月22日晚,我在妹妹家被西焦派出所副所長吳建國帶領兩名幹警在沒有任何手續的情況下被帶走。在西焦派出所,吳所長帶領李勇、李帥等五、六個幹警對我進行嚴刑拷打。把我的左手銬在暖氣管上,中間隔著桌子,我被強制趴在桌子上,兩條腿被捆在桌子上,吳所長用力拽著我的右手,李帥開始對我毒打,用警棍對準我的臀部、腰部、大腿部狠命地打,致使我近休克狀,後又拿來毛巾勒住我的嘴,他們稱「帶嚼子」,又對我後腰、腿部、臀部、手臂打了無數下,他們又打我的臉,用拳擊打我的鼻樑骨、眼部、腮部,這次毒打持續了二、三個小時。然後我被鬆綁躺在地上,他們又用毛巾蘸上髒水往我臉上、嘴裏擰,又把我的雙手分別銬在健身器的把手上。呂指導員不允許我去廁所、不允許我吃飯、喝水,又把我銬了二、三個小時之後送入石家莊市第二看守所。在二看驗傷時,大家看到我左眼、鼻樑黑紫色,嘴角被打破裂出血,口腔內出血,兩臂有大片黑紫色傷,整個腰部、臀部到大腿都是黑紫傷,還有大腿前側、腹部有大片黑紫色傷。我來到二看時心慌氣短、全身抽搐、有尿血現象,手腕被手銬割破至今傷痕累累,手掌、臉部浮腫。」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1/4/2/9573.html

「一河北大法弟子正月初六到北京證實法,被北京公安人員用盡惡毒的手段逼問是那裏人,因他不說,就把他雙手銬吊起來,用電棍將腰部電糟,將皮鞋裏灌上油,說是這樣電流大。該弟子被當地政府拉回來後被罰款1萬5千元,現被看守所已關押2個月了,人還沒出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