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澳洲公民,這裏是澳洲的土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9月25日】9月21日星期五,是澳大利亞法輪功學員在首都堪培拉中國大使館門前,為呼籲緊急營救在中國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絕食請願的第三十一天。一個堪培拉大學新聞系的學生前來採訪。

這名學生是在下午兩點後到的。他看了看周圍的環境,決定在使館所在的那條街上,將鏡頭對準使館對面的「法輪大法」橫幅等做為背景採訪效果會最好。正當這名學生擺放他的攝影器材時,一名男性工作人員從使館裏出來,走向坐在離使館正門約50米遠的我們。

他首先問一名大法學員:「你講中文嗎?」學員:「講,但你最好說英文,這樣其他人也能聽明白。」使館人員:「你們應該挪到街那邊,這是中國大使館的地方"。

聽他這麼一說,我們都很奇怪,就告訴他說:「不對。這是澳大利亞的公共場所」。使館人員:「你是法輪功學員嗎?」 「是啊,我們都是。」「那你們都得挪到那邊去。」他指著街那邊說。「為甚麼?我們只是在這裏聊天。」丹尼爾,一個澳洲白人學員說道,「絕食請願的學員在那邊,」他指指街對面,「我們是澳洲公民,這是公共場所,我們可以坐在這兒。」

「……我叫警察。」他一下沒了氣,但仍虛張聲勢地說。「當然可以,沒問題,警察會告訴你我們可以在這兒,」學員說道。「……我只是執行公務,」那人只好說。

「你是哪個電視台的?」 他又問拿攝像機的學生。「我不是電視台的,我是堪培拉大學的。」中使館出來的這個人徹底沒話說了。

看到有人帶著攝影器材採訪法輪功學員,他表現非常吃驚,好像以為使館已經同當地電視台達成甚麼「協議」不報導任何有關法輪功的消息。很快,他尷尬地離開了。

「歡迎你來加入我們的聊天。」一個學員在他走開的時候跟他說。

十分鐘左右後, 澳洲保護服務署( Australian Protective Services)人員接到使館報警後趕到。他問我們是誰,在這兒幹甚麼。在友好的交談中,我們告訴他我們只是在和一個堪培拉大學的學生聊關於法輪功的話題。我們是在澳大利亞的公共場所,作為澳洲公民,我們可以坐在任何一片澳洲的公共土地上聊天。明白了情況之後,他鬆了口氣,進到領館告訴他們不可以趕我們走的原因。

過去的兩年裏,自從中國開始迫害法輪功以來,澳洲學員進行了多次請願活動,與警察建立了良好的關係。警察知道我們是修煉「真善忍」的好公民,有些警察甚至說我們是他們見過的最平和的請願者,在多次的公眾活動中,我們與警察的合作一直很好。

這件事又一次看到了邪惡的心虛及害怕被曝光。在中國,任何人只要肯定地回答了他們的問題:「是不是煉法輪功的?」都會被警察抓走。許多人在被抓去的路上就被打得遍體鱗傷,更不用說被關進派出所以後了。大批學員因堅定修煉而被非法拘捕、關押、勞教甚至判刑。江澤民及其幫兇不僅在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法律、憲法,還企圖干涉澳大利亞公民的合法權益。這些幫兇們沒有料到的是大法的真相已在澳洲大地,以至全世界範圍為越來越多的人所了解和認識,而江氏打擊善良、鎮壓無辜、誹謗誣蔑的小丑伎倆也越來越被正義的人們所唾棄和抵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