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學員悉尼到布里斯本SOS緊急救援步行日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9月25日】第14天(2001年9月14日,星期五)--約翰斯河至凱西湖(Johns Riverto Lake Cathie)

我們走到議員辦公室,以便讓他了解我們的步行及其目的。在辦公室,我們就同他的秘書交談起來,我們談起在中國的親身經歷,我們每個人去中國證實法時,是如何被捕、被拘留、並遭受折磨的。在一旁等待的那人也走過來加入我們的談話。

下午休息時,有輛車停在我們身後,一位女士打開車燈,說要給我們拍照,她愉快地同每個人握手,告訴我們她是當地的卡姆登港信使週報(Camden Haven Courier,週三出版)的一名自由記者,她會在該報報導我們的步行並且會郵寄給我們一份拷貝,臨走前她給我們照了相。

當我們把緊急救援通訊放入信箱時,一輛車在我們附近停下。我們走近那輛車,遞給司機一份通訊,在相互問候之後,那位男士真誠地表示:「我知道你們是好人。」他那和善的言辭使我們感到吃驚,在那一刻我們不知道該說些甚麼,只是望著他。

我們橫穿一條公路時,開來一輛車並停了下來,司機下車主動給我們捐款,他從收音機中知道了我們的步行,麥奎利亞港的兩個電台每天三次報導我們的步行。

第15天(2001年9月15日,星期六)--凱西湖至電報站(Telegraph Point)

一位堪培拉學員昨晚到達,今晨加入了我們的步行,她準備同我們一起走到布里斯班。一些同修也於昨晚到達,慶祝今天的麥奎利亞港(Port Macquarie)的法輪大法日,另一些同修則在今天來到這裏參加活動,部份人前往附近城鎮發放傳單,其餘的在麥奎利亞港洪法。當我們抵達麥奎利亞港時,同修們和當地一些居民給予我們熱烈的歡迎,我們用一小時演示了五套功法,然後繼續我們的旅程。

晚飯後我們準備學法時,西人學員大衛出現在門口,他告訴我們在麥奎利亞港的洪法活動結束後他開車回家,人的一面想回家,但修好的一面要他留下,因此他回到麥奎利亞港,這一晚同我們在一起。他來自黃金海岸。

次日早晨6點,大衛和凱文去教三個人煉功,其中一人已在昨天學了打坐,她第一次就能打坐一個小時,她已經煉了很長時間的瑜珈功,但只能打坐半小時。今日早晨她學完另四套功法後,她眼中含著淚水,感到體內強烈的能量流動,有一種很好的感覺,她從大衛那裏拿了教功錄像帶,煉功音樂帶以及《轉法輪》,她說要在麥奎利亞港建一個煉功點。三個人交換了電話號碼,她告訴凱文昨天有個聲音要她出去,因此她在街上拿到了我們的緊急救援通訊,然後似乎一股力量將她帶到我們作功法演示的地方。大衛最後說:「現在我知道為甚麼我一路來到這裏」。

第16天(2001年9月16日,星期日)--電報站至弗雷德裏克頓(Frederickton)

我們沿著公路步行,看到路的另一側有一位母親帶著幾個孩子,一個小孩騎車過來同我們的一名步行學員相互拍掌致意,另一名學員給了他一份緊急救援通訊,他高興地接受了,公路另一側的母親高聲說他們每天步行,但卻不如我們,孩子們都翹起了大拇指。

我們在旅行者公園過夜,一位男士堅持要捐給我們三元錢,他有點語言和聽力障礙,好不容易吐出一句話但說不出第二句,然後就打手勢表達意思,我們告訴他我們不能接受捐款,他就把錢放在我們車中的一個盒子裏,又走到車的油箱前,指著油箱表示我們加油需要錢,看到他心地如此善良,我們所有人都非常感動。

第17天(2001年9月17日,星期一)--弗雷德裏克至尤蓋爾溪(Eungai Creek)

我們在中午來到堪普西(Kempsey)的一個公園洪法,剛一到達,一位女士就同我們每個人擁抱,她的熱情使得我們有些人以為她是當地的學員,而事實上她只是當地的居民,同她的朋友一起來學大法。他們立即學了煉功,學完後就坐下同我們交談。他們都很高興聽到法輪大法的法理--真、善、忍,他們認識到這些原則對人的重要性,要了許多緊急救援通訊以便給他們的親戚朋友,他們還打算在堪普西建一個煉功點。在交談中,另一名當地居民加入了我們,對學法輪大法表示了極大的興趣,她就住在公園對面。他們交換了電話號碼,都非常高興,對法輪大法顯示出巨大的熱情,這對我們的步行是極大的鼓勵。

我們步行時,一名記者前來拍照並採訪我們。那位記者叫蘇.帕特裏克(Sue Patrick),來自當地一家週報。在我們同她交談時,她記下了中國對法輪大法的迫害,她告訴我們,她的同事看到了我們步行,並請她來採訪我們。

堪普西的ABC電台用電話採訪了我們約七至八分鐘,我們還去了堪普西市市長的辦公室,以讓更多的人來了解我們的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