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台灣花蓮SOS步行的感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9月25日】前言

我清楚知道─炙熱的炎陽曬傷不了我們,我們是遠遠衝出太陽、銀河系、大小宇宙、甚至無數天體之外的莊嚴修煉者,早已不受其制約。愈是炎熱艱苦,愈發堅定的走下去。

我清楚知道─若不是已放下名利情,把法擺在首位的大法弟子,是不會排除一切干擾,放下所有工作、俗事而頂著壓力走出來。他們踏出的是更穩健的每一步。

我清楚知道─若不是法的力量,步行中年幼的孩子們是無法經受這樣的磨煉的。他們沒有抱怨,忍耐著常人難忍之事。這些如果不是佛果位中的修煉者是絕對做不出來的。

我清楚知道─弟子們步行所經之處,透過強大正念發出的神聖、震撼天地的口訣─「法正乾坤、邪惡全滅」,將令無數邪惡喪膽,清醒的是民眾被矇蔽的頭腦,樹立的是大法弟子的威德。

我更清楚知道─沒有偉大慈悲的師父和大法的威嚴。這無限蒼穹從更小至更大的一切所為根本是無法成立和存在的。「如果不為你們承擔歷史上的一切,你們根本上是無法修煉的;如果不為宇宙眾生承擔一切,他們就會隨著歷史的過去而解體;如果不為世人承擔一切,他們就沒有機會今天還在世上。」(《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記花蓮SOS步行

近兩天半的花蓮SOS步行20日下午在宜蘭、花蓮的交界處展開了。齊發正念後啟程,行進過程很莊嚴肅穆,學員間非必要情況不會擅自交談,在全程中也不停地發著正念,相信此震懾力量是貫徹天地的。在趕往花蓮市中途的蘇花公路隧道中,就在我們整個車隊的前方,發生重大車禍,擋著無法前行,大家馬上意識到這邪惡的魔無所不鑽,警覺的輔導員也提醒著大家齊發正念。縱然耽誤了入夜前走完花蓮市前的最後兩個村落,但大法弟子依舊不落地正過這些花蓮土地。就在今日的步行結束後才下起雨來,相信眾神的目光注視著這一切。步行絲毫不受先前納莉颱風的影響。

第二天自花蓮市北端越過市中心至南端的南華,是全天步行穿越最繁華的花蓮市區。天空出奇的亮麗和炎熱,和昨晚的風雨判若兩景。隊伍整齊莊嚴,學員間提醒著注意時時發正念伴行,其間有地方電視台拍攝步行過程和採訪。也由於花蓮地方電視台先前不斷地播放過台視拍攝的幾十卷弘法錄影帶,和地方讀者群最多的更生日報系列報導過法輪功的影響下,眾多的民眾更知曉大法了。所以步行過程中偶也聽到民眾說「啊,是法輪功啦!」等言語。

步行其間開著天目修的弟子說師父在對面山頭慈悲含笑地看著我們,而另一回是打著大手印呢!

晚間舉行肅穆的燭光紀念會,更多學員參與進來了。我們於螢光中發著正念和演煉功法,一旁播放著證實大法的影片,同時媒體也前來拍攝。在順利結束後有一小段插曲:有一大陸人士前來觀看並持負面態度,透過老學員的講清真相,澄清了其因媒體錯誤報導而對大法的誤解。眼見一個生命得救,是件欣喜之事。更體現出了大法弟子的慈悲。

第三天,學員增至60人左右,步行的隊伍更長了些。也由於花蓮的腹地狹長,這天的路程近一百三十公里。所以不少行程在車上,遇有村落即下車步行。就在正中午時有小弟子說好大的師父在空中笑著對大家揮手並說:「大家辛苦了!大家都做得很好。」然後才慢慢隱去。聽此,內心只覺承受不起。能身為大法弟子而走,世間以至天上沒有比這更榮耀的事了。當大法隊伍交接給台東,內心不由升起─我們和全球的大法弟子做了一件用盡人類語言都無法形容的好事─證實大法。

後記

記此篇花蓮SOS步行記時,才寫至前言的一半,孩子就跑來告訴我:每當我寫一字就成群無數的魔被我逐漸滅盡,還有其他的魔好害怕,因為它們知道下一個有可能就是它。因此我的筆意更堅決了,我知道重要的就是這一切鎮邪的過程,無論弟子所處的是哪個證實大法的機會。縱然其間也好些干擾:電腦無故故障、不斷的雜事干擾等……。但它們太小了,阻撓不了大法弟子的一切所為。因為我深切知道我們是宇宙的保衛者,將為宇宙一切正的因素負責,助師正法更是我們的天職,先天賦予我們如此重要的任務下如何威力不大?最後以師父《也三言兩語》一文中─「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作為結束和大家相互促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