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生命衝出黑暗重見光明

——一份遲到的悔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8月5日】慈悲的恩師,各位同修:

你們好!這是一份遲到的悔悟。

我叫趙愛國,吉林市人。曾於2000年5月在長春黑嘴子女勞教所走入邪悟,並協助欺騙過多人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2000年12月獲所外執行,回來後又交了書並在消極而無奈的痛苦掙扎中又做了一些做為一名大法弟子絕不應該做的事。每想到這些我都有剜心透骨,甚至多少次我在痛悔中等待著被徹底銷毀的命運。但是慈悲的恩師卻從沒有放棄過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一直啟悟著我,並用多種方式引領著我的生命衝出黑暗,使我重見光明。正如師父所說:"其實我比你們自己更珍惜你們哪!"《去掉最後的執著》。一想到這些,我就禁不住要流淚,千言萬語也難訴師尊對我的苦心垂度。隨著自己靜心學法和一步步重新走入正法的洪流中來,我對自己過去所犯的錯誤有了一種越來越深刻的認識,更日感其嚴重和嚴肅性,雖然在網上發表了嚴正聲明,但內心仍深感不安,我感到要徹底走出自我的束縛,全面去挽回自己造成的影響是自己義不容辭的責任和義務,我必須和不得不去做了。在此把自己這段痛心的經歷寫出來,希望能供同修們引以為戒,也希望那些仍在邪悟中彷徨的人快快醒悟,衝破枷鎖,重新走上光明的正途。因為我們已經失去了太多太多,我們已醒悟得太遲太遲;師父和早已走出人來的大法弟子已等待得太久太久了……

一、慘痛的教訓

我也是在苦苦的尋覓與等待中於96年9月得遇大法,真是夢寐以求並深感大法的威力。在和平的環境中也自感自己全身心投入,並全力洪法。大法遭到迫害後多次進京上訪向世人講清真相。可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成了師父經文中說的那種人。師父說:"你說好,我說好,大家都說好,那能看出人心嗎?就是要在關鍵時刻看人心怎麼樣,有些心不去連佛都敢出賣的,這是小問題嗎?"《大曝光》。在從前的一遍遍學法,背法中並沒有從內心深處警戒自己,以至給邪魔鑽了一個大空子,現在回到法中來看,正如師父所說:「所有轉化學員的方式、言論都是哄小孩兒的玩藝兒。」《除惡》,經不起推敲,自己之所以陷入其中,關鍵是因為自己心中有執著被邪魔所利用。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

1、學法不深,不能從法上認識法,在魔難當中沒能用本性的一面來對待,時時保持心中強大的正念,而是消極承受和縱容了邪惡,陷於長期的魔難當中,心中產生了動搖,被邪魔鑽了思想的空子。

2、平時不注重實修,在修煉中產生了歡喜心和顯示心,加上根本的執著沒去,追求圓滿等一些因素,心中放任了自己。師父說:「顯示心加上歡喜心最容易被魔心所利用」《轉法輪》。從而走上自心生魔的邪悟當中。

3、沒有放下生死,放下最後的執著。師父說:「其實邪惡所幹的一切,都是在你們還沒放下的執著與怕心中下手。」《去掉最後的執著》,師父說:「如果一個修煉者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惡一定是害怕的。」《去掉最後的執著》。我們之所以最後被所謂的轉化其中都是隱藏了一個怕心。

4、沒有正確認識正法與個人修煉的關係,在壓力面前,淡漠了自己作為一個大法弟子的責任與使命,而是侷限到個人修煉的框框中。鑽入牛角尖,背離了正法的軌道,鑄成了大錯。

回憶那段經歷是刻骨銘心的,教訓是慘痛的,因為我們的錯誤加重了邪惡的迫害,也延誤了正法的進程。師父說:「修煉是嚴肅的」「修煉中加上任何人的東西都是極其危險的」《挖根》「人修起來難,可是掉下去太易了,一關過不去,或太強的常人的執著放不下就可能走向反面,歷史的教訓太多了,掉下來時才知道後悔,可是晚了。」《大法不可竊》回顧那段歷史是痛苦的,願同修們引以為戒。曾經走入邪悟的人,快快放下包袱吧,我們身上是背負污點的人,只有自己加倍付出去洗刷自己的恥辱,總有一天無論甚麼樣的夢都會醒,不要讓我們千萬年的等待毀於一旦,教訓應該使我們更加成熟,振作起來,推翻邪惡所安排的那一切,給邪惡以沉重一擊!

二、痛苦的掙扎

剛從勞教所出來時,我還抱著幻想希望自己沒有錯,但很多事情並沒有像我想像的一樣發生變化,常人仍在自己原有的軌道中滯行,而大法弟子們都在自己的位置上更加堅定地證實著大法,我根本無法也不想去改變別人,只是發覺我自己變了,我不再能堂堂正正地去弘法,護法,違心地虛以應付,我彷彿被一層厚厚的殼所包繞,我為這種得了法又不能證實法的行為感到有些懷疑,可是我任由著邪惡的舊勢力擺布著我,把自己更深地封閉了起來,我也想按照自己所謂悟到的只按「真、善、忍」去做,卻發現由於沒有了法的指導和堅定修煉的心,難以遏制地在隨著人的思想迅速下滑著。2001年元月期間,我在長春一功友家中看到了師父近一年來發的經文和一些網上資料。可當時我還在心裏保守著,仍拼命想給自己找藉口作掩蓋,沒有意識到邪惡仍在控制著我。

可當我第一次看到我的名字出現在邪惡者一邊時,我的心被深深刺痛了!很快卻又被一種徹底毀了的不理智的情緒所控制,邪惡在鑽著我思想的空子。但我不得不承認我確確實實錯了,錯得徹徹底底,沒有任何的藉口可以搪塞了,我覺得我錯得不可救藥,不配再修大法了。由於長期脫離了學法,思想中走著人的極端。苦於一時沒有強大的勇氣去衝破那一切壓力和束縛,我自暴自棄,只好等待著被銷毀的命運,生命卻從此走入了深深的痛悔。在這樣的狀態下,我回來後也想能做甚麼做點甚麼,挽回點自己造成的影響。我給同我一樣走入了邪悟的一些人打了電話;也給勞教所、分局、派出所和單位寫了聲明信卻一直沒有勇氣發出,與當時聯繫過的人的聯繫也不了了之,任由其發展,後來聽說幾個當時曾明白了的學員又被帶回到原來的狀態當中。一個只在消極的等待中自暴自棄的人,是一個放不下自我的人,怎麼會有純正的慈悲心去幫助救度別人呢?我在這種消極的狀態中放任著自己。所有的關都用人的一面應付著,覺得自己越來越像一個常人,甚至不如一個常人了。後來竟徹底放棄了一直在過的一個情關,隨波逐流,任由著一個比我年長19歲多的人在一個月內離婚又同我結婚的變化,造得滿城風雨,造成了很不好的影響,從此我更是一蹶不振,我像一隻斷了線的風箏,常被一種遺失了家的失落感所啃噬。

這時候,師父還安排功友一次次老遠趕來,幫助我走出自我。我感到她們每來一次,都把我從魔難中往出拉了一截,師父的經文一篇一篇發下來,同修們的體會傳到我的手中,我一次又一次感到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在這巨難中的大法弟子,師父的法都講明了,我還不照著做,我到底還在掩蓋著甚麼?師父關於發正念除惡的文章發表後,我開始逐漸再次把自己當成一個大法弟子,每天按時隨大法弟子一起發正念鏟除邪惡。我開始清醒地認識到自己之所以犯了如此大的錯誤,並一錯再錯,是因為自己生命中存在一些不符合法的、變異了的因素,自己又沒有在思想中引起及時的警戒,被邪魔鑽了空子,消極地順從了邪惡的安排。我必須首先用強大的正念消除它們,不承認邪惡的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把自己真正再次當成宇宙中的一個粒子,為了這個粒子能發出純正的光芒而努力去修煉自己,自己的錯誤正全面暴露了自己身上的一切,應該去除和改變的東西。慈悲的師父已經為我們付出了太多太多,不願落下一個弟子,而每個宇宙中的粒子又都有自己應該肩負起來的責任,與周圍的人都發生著千絲萬縷的聯繫,所以因種種原因仍在困擾中沒走出來的功友們,不管我們能修到哪,也不管我們曾做過甚麼,只要邪惡還一天沒有在人間被除盡,我們就還有修煉的機緣,我們就有身上應該擔負起的責任。早日放下自我吧,回到正法的洪流中來,去做自己該做的事,"亡羊補牢,未為晚也","苦海無邊,回頭是岸"。

三、重見光明

長期以來,我沒有真正下決心走出來之前,我時常感到一種東西在困擾著我,使我的心總不能堂堂正正,可當我一次次邁出一步一步,我的心變得越來越敞亮,我重又感到了生命的堂堂正正,而且我也感到了我站在正法的洪流中時,我並不孤單,我和所有大法弟子站在一起,我又和正義和公理站在了一起,我重新感到了我生命存在的真正意義。現在我感到自己心中充滿了力量和勇氣,可以去面對一切。當我下定決心去衝破一切的時候,我發現長期束縛我的竟甚麼也不是。雖然我終於走出我早想邁出的這一步,但我深知我已遠遠地落在了後邊,這只是我生命重見光明所邁出的第一步,我還想告訴那些還沒走出困擾的人,當心中正念升起的時候,要牢牢把握住去付諸行動,"做到是修"。機會一旦失去很難再來,當我們感到舉步維艱時請用師父的"難忍能忍,難行能行"和《登泰山》來勉勵自己,每跨過一步,生命都會呈現出另一層光明。我們不再為了求得自己的圓滿而修煉,而是為了宇宙中的這個粒子能夠歸正而正自己,為了這個粒子能發出純正的光芒,讓我們靜心學法,努力精進,投身到正法的洪流之中,不要再辜負恩師的慈悲苦度,共擔起生命的責任。

同時正告邪惡之徒,不要再繼續作惡,不管用了多少卑劣手段和心機到頭來都是無效的,"邪惡已經再也沒有任何辦法改變大法弟子通過修煉對法真正認識與實修中本體昇華後佛性體現出來的堅定的心。"《強制改變不了人心》。再次聲明我在不清醒狀態下寫的所有損害大法和師父的材料及言論全部作廢,我要重新把生命融入正法之中。也真心希望所有善良的人們早日覺醒,不要再被謊言所矇蔽,為自己的生命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