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凡重難過洋」--給某邪悟者的一封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7月28日】

xxx:

最早的消息是從你兒子口中得知的。他說你從北京團河洗腦班給他打來電話,說你已經放棄了信仰,並向他講了你的一套邪悟「理論」。你兒子很痛苦,我們很吃驚:你被送入勞教所不過一個月,而到團河大概只有幾天!後來,從多條渠道傳來你的各種消息:你寫了厚厚的一摞「認識」,被開除了黨籍的你重寫了「入黨申請書」;你到各處去演講你的邪悟「理論」,去勸誘別人也像你一樣背叛自己的信仰;你向「領導」「如實彙報」了功友們的情況(幸虧你知道的很少)……對於你陷入邪悟之快、之深,助紂為虐之賣力,許多人感到意外。但熟悉你的功友一起交流,回憶你以往的一言一行,知道你的邪悟絕非偶然。

你是跟過師父班的老學員,又是個教授,功友都比較尊重你,但又都不願接近你。集體學法或小組長會上,幾乎總是你一個人在說,指責、教訓別人的事,常常發生。功友有不同意見,你就不高興,甚至發火,有時還大聲訓斥。你說你無論作為常人還是作為修煉人,從來沒有服過誰。7.20將近,形勢日見緊張,你帶著夫人回了貴州老家。7.20以後,你回來了,你說上北京的都是破壞大法。那時候,你反對功友之間互相聯繫,說「取締法輪功組織,就是要讓我們都在家修煉。」師父《走向圓滿》經文發表以後,你又說:「不去天安門的,都出不了三界。」但你下了多次決心:「我就去,看那些年輕人能打我這個老頭子?」卻始終沒有走出去。你因為給院領導寫信被查出筆跡而被送到山區軟禁,回來後,你說「師父也該讓我的魔難結束了。」還說到某月某日「再不真相大現,我就不信了。」

想一想,有多少人的東西被你固守著不放?想一想,你所一度堅持的是對大法的正信,還是對個人圓滿的執著?得法後的幾年中,你那個「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師父經文《佛性無漏》)本性,到底改變了多少?

師父說:「人心凡重難過洋」(《心自明》),「沒有真正實修的,走過來是很困難。」(《排除干擾》)你如今所做的一切,實際上是你「自己早就做出的選擇」(師父經文《除惡》)。

你跟控制你的人說,你最不放心的就是你的兒子。你可能還不知道,控制你的人監聽了你打給兒子的電話,得知你兒子堅修大法的狀態,幾天後,派出所就抄了他的家(當然也是你的家),連你留給他的四萬多元的存摺都拿走了。他被迫流離失所已經幾個月。

你們學院的領導早就放出風,說你轉化了,表現很好,不久就可以回來了。幾個月過去,仍不見你回來,也不見另外任何一個邪悟的人回來。我們清楚(希望你也能清楚),他們是不會放你們的。他們把你們當工具,當鷹犬,並不把你們當人,一旦你們失去了利用的價值,他們就會像扔一塊擦污布一樣丟棄你們。它們也不敢放你們,因為你們一旦回到功友之間,洪大的正法之場,大法弟子「正一切不正的」狀態,就可能把你們正過來。

趕快清醒吧!及早醒悟,或許還有機會。


幾個大法弟子
2001年7月20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