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廣州收容所、戒毒所的遭遇和見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8月5日】一、廣州收容所與精神病院打死學員的黑幕

2000年11月我由於派真相被抓。因沒說名字和具體情況被送廣州水蔭路沙河收容所,在那裏管教讓三個雜差(因犯事被送來服勞役40-50天)毒打我,我只說自己是公民,管教把我關進小號。

在那裏我遇到4位去北京護法的大法弟子,因沒說名字先在天津遭毒打,後於2000年7月被送到廣州關押。三中隊(女中隊)還關押了十幾個情況類似的女大法弟子。大家互相不知道名字,只有外號,這四名男弟子被叫做「小個子」、「北京」、「長毛」、「平頭」。後來得知,「北京」 是北京人,姓朱。「長毛」 是海南人,姓徐。「平頭」剛從海南某大學畢業。「小個子」 是廣東陽春或陽江人,九七年得法。他與母親、姐姐及不滿一週歲的外甥一同去北京證實大法,當時被關在三中隊。每隔一兩週,廣州市公安局十處的人都要來提審他們,但都沒得懲。

我們唯一的一本大法書是《在瑞士法會上講法》,是一位已於9月份被遣送的大法弟子帶進來的。大家每天學法煉功,休息時「小個子」就自己背《在瑞士法會上講法》,差不多都背下來了,甚至我們學法時念錯的地方他都能糾正。他很精進,《轉法輪》也能背很多。

11月16日我們的書被管教收走了。大家決定絕食,要求他們把書還給我們並無條件放人。收容所把我們分到三個倉頭押。5天後,收容所強行灌食,五六個雜差按住手腳強行灌稀飯。管教說:就算你們死了也不給你們書。我和老朱放棄了絕食。後來小徐告訴我,當時他和「平頭」問「小個子」怎麼辦,「小個子」說為甚麼不堅持呢,如果大家都做好了,魔難也就小了。11月27日,「小個子」連站都站不穩了,多數在床上躺著。收容所二中隊指導員說要送他去看病,強行送到白雲區精神病康復醫院。「平頭」也停止絕食。幾天後,小徐被送進去。過了幾天,他被送回來,講了被迫害的經過。在精神病院,他和幾個吸毒的、吞刀片自殺的、有精神病的人關在一個房間,晚上睡覺都帶著手銬腳鐐。他沒有見到「小個子」。聽那裏的人隱約說起先後有兩個煉法輪功的被打死了。那裏的三個雜差因吸毒而服勞役的,為討好醫生打起人來完全沒有人性。他們把人頭下腳上地倒過來,把腦袋往地上撞,又用鋼管包上塑膠打人。那裏的主管醫生掌握著生殺大權,據說這家醫院死亡率很高,每天都死一個。主管醫生說,死一個人只需在病歷卡上寫上「不治身亡」,送去火葬場20分鐘就化成一堆灰,甚麼證據都沒有了。小徐講了名字,被送回收容所。半個月後被家鄉來的兩個警察帶走。了。而「小個子」一直沒能回來。收容所的管教偶然提起時說他已經死了。只知道他姓嚴,23歲,廣東陽江或陽春人,九七年得法,母親姐姐都修煉。有一次公安局十處的人來問話,他在名字一欄裏填寫的是「主意識要強」。

前不久,看到今年四月份一篇揭露廣州水蔭路沙河收容所的文章,其中也提到女中隊有一家三口的事,情況非常像是「小個子」的母親、姐姐和外甥。

二、海珠區洗腦班關押嬰兒,將大法學員迫害致死

12月26日我被家裏人拿相片到收容所認出,馬上被海珠區海幢街派出所強行送到海珠區辦的洗腦班,所在地是何貴榮夫人福利院。那裏非法關押了十四名大法學員,有兩個女學員,一個叫李璐,一個叫陳淑蘭,分別帶著不滿一歲的小孩關在這裏。一個叫劉少波的大法弟子,55歲,被迫害致死,卻被說成是心臟病發作。最近剛從明慧上得知一個名叫陳承勇的學員被迫害致死。

12月27日我們被送到廣州槎頭小島女子勞教所,十幾個人圍攻我一個,我義正辭嚴地駁斥了他們這種背叛宇宙大法的可恥行徑,我發現他們已經失去了做人的起碼道德和正常思維。

海幢街綜合治理辦的符主任欺騙我家裏人說,把我的戶口遷到天河區就放了我。結果戶口遷了,他們4月24日我又被當作包袱送到天河區洗腦班。

三、黃埔區戒毒所打人兇手對大法學員施暴

5月15日我被強行送到黃埔區戒毒所(天河區和黃埔區合辦的洗腦班所在地)。一個姓譚的警察和姓王的保安要對我搜身,我明確告訴他們沒有搜查證,他們這是非法搜身,執法犯法。所有的大法學員都受到這種違法對待。

前兩期主要關押黃埔區大法學員,現在已是第三期,基本上關的是天河區大法學員,共有二十多位,一人關一個倉,每個倉都有監視器,二樓三樓關的是吸毒人員,四五六樓關的是大法弟子。由於被隔開,互相之間情況不了解。裏面規定不准煉功,不准大法學員交談,強迫大家天天看誹謗大法的資料和VCD,看完後必須寫認識,不寫或寫的不合他們心意就不讓睡覺,要遭毒打。

頭一天晚上我不寫,那個叫丘朝華的保安隊長和幾個披著保安制服的打手就一頓毒打,敲腦袋,擰耳朵,打胸口,砍脖子,穿著皮鞋踩腳,踢人,掃腿。我被踢得左腿流血,右腳腫得嚇人,身上青一塊紫一塊。他們罰我站在那裏,兩手各夾一張貼著兩腿。每隔十幾分鐘或半小時,他們就喝得一身酒氣,又過來毒打一頓,邊打邊罵。打完了罰站。我跟他們講大法怎麼好,師父是怎麼講的,他們這樣做是違法的。丘朝華理屈,怕我說,拿一條擦地的髒毛巾堵我的嘴。折騰了好久,我仍不屈服。來了一個年輕的女幫教,叫我隨便寫些話,不論長短都可以。我就寫「我是因為堅信法輪大法是正法才修煉的。」丘朝華一看氣急敗壞,像瘋了一樣地毒打我,說非得整死整瘋我不可。

天亮了,打人兇手跑去睡覺。我還在站著。到了早上,610的人(一個姓王,一個姓許),看我快站不住了,假惺惺地過來檢查我的傷,說他們沒做好工作,把我帶到一樓。我一看是醫務室,他們強行給我塗了紅藥水,又帶回六樓。他們害怕別的大法學員知道,就不給我出去。丘朝華過來又威脅我說還要整我。我向610的人投訴,他們說如果我不寫,他們也沒法阻止丘朝華。

有個姓陳的警察更邪惡,逼我抄誹謗大法的資料,我不抄,它們就不給我睡覺,一連三天三夜。每個晚上,我都聽到隔壁的大法學員們被毒打。一次,學員佔家彬,林建平,龍志華,周勁松在隔壁一起背法,丘朝華帶著打手們衝進去,又是毒打又是罰站,不讓睡覺。它們見我信念堅定,騙我說女朋友打電話來說如果我不放棄信仰她就自殺,死了就栽到法輪功頭上。它們要挾我寫一點有「進步」的東西才可以見女朋友或是接她的電話勸她。我接電話一聽,才知受騙了。(後來得知是周勁松的女朋友從外地趕來看他,它們不讓見,他女朋友就在樓下說不給見就要死在這。)

晚上,它們恐嚇說要整瘋我,還說一天不寫就一天不讓睡天天挨打。這時我已經很疲倦了,心想再這樣折磨,身體能受得了嗎?一動此念,我就為自己找藉口:對這些沒有人性的人不必講甚麼真話,隨便寫點甚麼應付一下算了。可是狡猾的「幫教」並沒有放過我,反而要我不斷地寫。一個姓譚的「幫教」恐嚇加欺騙說,這裏還是輕的,勞教所比這裏還黑暗,為甚麼會有95%的人妥協,用的就是這個辦法。一旦有了空子可鑽,就想著乾脆出去以後重新開始,反正又不是真心的。就在自欺欺人中對大法對師父犯下了大罪。當我得知所謂我女朋友自殺是它們編造的謊言時,後悔不已,把寫了不好東西的稿子撕掉扔了。它們嚇壞了,趕快把草稿拿走了,還把那些東西貼在牆上,讓所有來這的人都看到。目的是讓我永遠被釘在恥辱柱上。我想自己一定要出去揭露它們的邪惡,同時發表嚴正聲明,並挽回因此造成的惡劣影響。

據我所知,連輝明被打四天四夜沒睡,劉磊被打兩天兩夜沒睡,屈春華兩天兩夜沒睡,林建平曾絕食三天,龍志華被打多日沒睡。所謂的放棄信仰完全是被強迫的。它們還採用文革中的流氓手法,對堅持正信的大法弟子毛景嫻和潘小萍開批鬥會。

幾天後,一個被折磨七天七夜沒睡覺的弟子對我說:「為甚麼不堅持呢?要知道神是不怕打的,神是不怕不讓睡覺的,就算讓我一年不睡覺我也不在乎。當然,我們不能讓它們牽著走。」當邪惡逼迫他時,他大義凜然,惡人嚇壞了,就不敢再逼他。他背下了師父「北美大湖區法會上的講法」和所有新經文。他鼓勵每一個學員,還利用各個場合向「幫教」人員講清真相。還有幾個這樣做的弟子。大法弟子張麗芙(音)50多歲的老人了,被連續折磨七天七夜,毒打二十多次,最後因高血壓被放回家。大法弟子毛景嫻先後兩個九天九夜不給睡覺,毒打,堅貞不屈。這才是師父偉大的弟子,他們的生命已經真正地和大法融合在一起,因為他們真正了解生命的偉大意義。

我知道自己犯下的錯誤是明知故犯。關鍵原因是沒有用正念對待邪惡的迫害。為此,我極其痛苦,連自己的心靈最深處都感到在流血,我怎麼配得上這麼神聖偉大的宇宙大法給予我的一切呢?我怎麼去面對師父?通過學法,我認識到對邪惡決不能縱容,對邪惡的放縱就是對良善的犯罪。我很快就寫信給市長、市委書記、市政府、區政府以及610辦,揭露邪惡之徒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和聲明自己所說所寫的一切作廢。當晚,我夢見自己用法輪和功能把一大群邪惡因素打到無限遠的地方銷毀了。我心裏無比感激師父還在給我機會讓我重新彌補過失。

師父講:一正壓百邪。現在的邪惡勢力是喪失理智的,利用一切機會鑽空子,毀滅眾生。那麼只要一發現自己有不好的念頭冒出或有甚麼執著心,馬上就要用正念消滅它,糾正過來。對一切邪惡都必須這樣對待。絕不能有絲毫的僥倖心理,作為大法弟子,有甚麼理由要被邪惡利用呢?

現在欺騙、迫害大法學員的邪惡之人都拿著師父的大法書和經文斷章取意,發現大法學員有甚麼執著就往甚麼地方下手。而當大法學員做好時,它們心裏都明白,同時它們的魔性也會被消去很多。在正法的路上,這種壓力是一直存在的,而且是在方方面面體現出來,從另一角度看,自己做好了,不就是最好的洪法嗎?在任何環境下都要充份發揮大法粒子的作用。


廣州主管迫害法輪功的惡人榜
廣州市政府:曾慶申 83116862 83116497(宅)
石安海 83116051 87765678(宅)
廣州市政法委:
書記辦公室:83104601
政法委書記:陳蔚霖 83350231(宅)
謝志峰 81886196 (宅)
容小梨 81866482(宅)
辦公室 83116507 83104621
研究室:83116508 83104646
綜治辦:83104647

廣州市公安局政法委書記:鄭國強 83116001(辦) 83118001(宅)
東山分局局長室:伍煜升 83117008 (辦) 87755465 (宅)
梁建堂 83117002 (辦) 87777976 (宅)
政保科:陳長江 83117051 83117016 87765379
越秀分局局長室:83310331 宅電 85515018
政保科:83116586 83332575 83118904
海珠分局: 84439246 宅電84420209
83117701
83117702 84392138
政保科科長室:83117717 84447315
荔灣分局:83117301
正局長:81922233 81812280(宅)
副局長:83117302 81922333(宅)
政保科:83116636 81814818
天河分局局長:
彭伊霖 87502777 85513381(宅)
傅富山 87502766 85517229(宅)
政保科:87502753


廣東天災:
英德地裂:自六月二十七日凌晨以來,英德市石牯塘鎮大圍村西南部發生連續性離奇地裂,地裂面積約有1.5公頃,受損房屋40餘間,無人畜傷亡。由於人心惶惶,部份災情嚴重的村民已經搬離破損房屋。據《廣州日報》7月11日報導。

潮汕雷劈:7月10日至7月11日兩天之內,粵東發生多起夏雷奪命事故。雷電先後將潮安、饒平、澄海等地田野山間勞作的16位農民擊倒,死十二人,傷五人。其中潮安死七人,澄海死二人,饒平死三人。據《羊城晚報》7月12日報導。

廣東弟子建議發正念:

廣東鎮壓大法弟子雖然比北方省份晚,但隨著全國鎮壓的升級,廣東邪惡變本加厲地迫害大法弟子,其猖獗程度有增無減。尤其是去年下半年以來,廣州、深圳、潮州大法弟子在交流、講真相過程中,前後共有數百人被抓,給當地大法弟子講清真相、救度世人造成極大影響。特別是絕大數離家在外做大法工作的大法弟子幾乎全部被抓。未離家的大法弟子大多數被邪惡抓去轉化班強制轉化。有的關押已近半年了還未放回。

六月份以來,廣東不斷出現的天災並未使邪惡有所收斂,反而加緊對大法、大法弟子的進一步構陷與迫害,緊步人權惡棍的後塵,唯恐入地獄不深。

因此,我們建議廣東大法弟子於每天早上六點正、晚上九點正發正念,鏟除控制廣東迫害大法的邪惡勢力,無所不包,無所遺漏,鏟除參與迫害大法與大法弟子的邪惡之徒,釋放所有被關押的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