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廣州黃埔區洗腦班的邪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7月4日】我叫張春媚,是廣州市的一名法輪大法修煉者。2001年5月15日晚上,天河區石牌派出所公安林偉東、及石牌綜合治理辦的一些人,不顧我上有七十多歲的家婆、下有三歲多的兒子,將我強制押去派出所關了一晚,並告知將送去辦洗腦班。第二天上午我就被送去了黃埔區戒毒所(天河區和黃埔區合辦的強制洗腦班)。因天河區洗腦班轉化率不高,所以天河區的堅強不屈的大法學員就被送到黃埔區來了。被非法關押在這裏的學員每月每人要交6000塊錢,我沒錢交,就由石牌綜合治理辦交錢。

我一進去就聽說該洗腦班的轉化率相當高,當時就心想:不管怎樣我也不會放棄修煉,不會向邪惡妥協。這裏的洗腦人員由各派出所抽調最邪惡的公安、保安,以及從廣東農村來的女看管人員(均不超過二十歲)組成,這些人一來就先經過了洗腦,灌輸了對大法、大法弟子仇恨的邪惡思想。大法弟子向它們說明大法真相,它們就用一些惡毒、下流的話謾罵。那些公安還向那些女看管人員挑撥說:他們不配合你們的工作,就是看不起你們,嫌你們文化水平低。這一期洗腦班大約非法關押了二十幾個大法學員,一人一個倉隔離起來,每個倉裝有監視器,不准煉功,連兩條腿彎起來散盤都不行。剛一開始,那些邪惡的幫教人員來對我洗腦時,我說它們這麼做是違法的,修煉沒有錯。它們就開始叫囂:我說的就是法,我說的就是規矩,你不轉化就整死你,算你自己自殺,整瘋你就送精神病院,反正都算是你自己修煉出偏。這裏最邪惡的是王主任、邱隊長和一個姓陳的公安。它們強迫我們天天看誹謗大法、誣蔑大法的VCD,強迫進行洗腦,看完之後每人必需寫認識,不許學員交談。開始幾天我都不寫,結果它們就開始體罰,誰不寫就罰站,不許睡覺,甚麼時候寫了甚麼時候睡,男的不寫就打,有一天晚上我聽到一個男學員叫救命。由於是一個人一個倉,相互之間都不知道彼此的情況。開始我想到不配合邪惡,讓我站我不站,就坐下,他們就踢我的腳、腿,強迫我站。後來我想:我是大法弟子,要維護大法弟子形像,站也無所謂。在我連站了兩天兩夜後,由於沒能用正念去對待這次的魔難,而是在身體感到疲勞時生出了人的不好的念頭:人的承受能力是有限的。這一念一生起,就再也支持不下去了,當時正好在打雷下雨,雷聲很大,我的心在呼喊:打吧!不劈死邪惡就劈死我吧,不然我會因為放不下人的執著而幹壞事。然而我最終還是拿起了筆,開始對大法犯下自己不可饒恕的罪行。寫完後,我做了個夢,夢見那些邪惡生命走過來悄悄地跟我說:我告訴你個秘密,其實你們是正確的,我們是錯誤的。

從我進洗腦班開始,直到出來的15天裏,我每一天都是生活在痛苦之中的,那種剜心透骨、痛徹心扉的感覺,是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的,彷彿就生活在地獄之中,甚至都不想活了。因為我的本性還沒有泯滅,知道自己做的是錯的,知道自己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之所以走錯路是因為我沒能在那時把自己當成一個修煉的人,在那一刻我的心性掉到了人這一層,常人又怎能超越高於人的魔難呢?以前總以為自己修的不錯,總以為自己一定能堅定的修下去,然而在這一嚴肅的事實面前,我終於看清了自己,我的修煉還差的太遠,我因為自己強烈的人的執著而付出了昂貴的代價,我幾乎被自己的執著給徹底毀掉。

出來以後,我對自己差點失去了信心,不敢相信自己還能再回頭,雖然依然在看書,在學法,然而心中始終都有一個結,有一天我做了一個夢,夢到了光明的到來,我竟然發現自己也在其中,當時我又喜又愧的說了一句:原來我也有份!醒來後我就知道,師父在鼓勵我,只要我能真正認識自己的錯誤,真能下定決心去修煉,就有光明的一天。這個夢讓我真真切切的體會到了師父無比洪大的慈悲。

現在,我嚴正聲明,我曾經寫過的違背大法、破壞大法的所謂材料一概作廢,我不承認那些在非人折磨下所寫的東西,那些東西不是我的真實本意,我對因我承受不了折磨而寫出,給大法所帶來的負面影響而痛悔。我要重新開始我的修煉,並用自己的真實經歷讓世人知道邪惡的真實面目,盡可能的挽回自己給大法帶來的負面影響。

大法弟子:張春媚
2001年6月28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