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自心根除邪惡存在的物質環境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8月31日】修煉就是要修我們這顆心,如果這顆心在法上了,一思一念都在法上,堅如磐石,那麼,無論我們做甚麼,無論是在生活中一點一滴地做或是走上天安門……都是修煉,關鍵是我們怎麼樣把自己當作一個修煉的人。

前些天,聽功友說身邊的一個同修在做真相時,被邪惡勢力抓去,我們關心著那位雖不相識的同修,經常打聽一些關於她的消息。我們知道她是修得比較精進的弟子,7.20之後曾去北京上訪,回來之後做了大量的講清真相的工作,我們從心裏佩服她,我們也在心裏激勵自己走出人來,去做我們應該做的一切,同時我們也曾發正念助她早日擺脫牢籠,重新回到正法洪流中來。因為我深深地知道,無論監獄、看守所、派出所等都不是我們這些修「真、善、忍」這麼高尚的人應該呆的地方,師父說:「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我們聽說,同修被打得很厲害,我們的心也跟著揪緊,盼望同修能早日用正念堂堂正正地走出來,為大法再建威德,也為她自己更好地學法、講清真相創造條件。

其間,我為自己痛悔,我曾為同修的被抓而思想波動,心裏想:法已講得這麼明,「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為甚麼同修還會被抓呢?是考驗嗎?是她自己有怕心嗎?(我在心裏回答不是。)會有很多可能的原因,可這次究竟是甚麼原因導致的呢?疑問在心中,同時因為手裏沒有了真相資料而懈怠好些日。如果我們在做真相時抱著去挽救眾生的強大正念,還會被抓嗎?還是一時思想大意了呢?從而使邪惡鑽了空子?雖然思想有波動,我依然還和往常一樣正念除惡,希望同修早日擺脫羈押。《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之後,我深深地體悟到自己應該時刻用最正的正念除惡,同時利用一切條件講清真相,應該在講清真相中去掉自己的一切不純和隱藏很深的怕心。

後來聽同修說,被抓的功友回來了,只是大概家人為其交了1萬5千元的「保證金」,聽後,我心裏只覺得不太對勁,好像明白了那位同修被抓的原因。今天,這一想法又在腦海中徘徊,這樣做是不對的。我們應該破除一切舊勢力的安排,如果我們不能堂堂正正地自己走出來,而要甚麼所謂的「保證」或甚麼「保證金」,那麼達到我們證實大法的目的了嗎?雖然大法弟子不看重錢財,但是,如果我們這樣做,我們是不是在客觀上承認了在社會上犯了甚麼錯誤呢?不然為甚麼要懲罰我們呢?而且,我也意識到這是在縱容邪惡,一個大法弟子被抓就榨出1萬5千元的血汗錢,那麼邪惡之徒要甚麼呢?除了另外空間邪惡勢力的操縱,他們不就是要金錢嗎?他們為了物質利益不惜出賣良心,幹盡各種損人的勾當,我們怎能助紂為虐呢?如果1萬5千元用來做真相,得有多少傳單、條幅,多少高音喇叭響徹長空啊!得有多少人又一次聽到大法的呼喚啊?!

邪惡之徒之所以這麼賣力地奔命,不惜放棄自己真正生命的永遠,不就是迷於人世間眼前的既得利益嗎?如果不給他(它)們開支,不支付任何費用,他們還會去幹嗎?不就是人民的血汗被極少數當權者為一己之私而利用來收買這些貪官污吏嗎?如果他們從大法弟子這裏得到的只是浩然正氣,而沒有任何的利益,沒有任何的罰款供其揮霍,他們會那麼費盡心機地折磨大法弟子嗎?(當然包括另外空間魔的操縱,那也是他們自己的原因造成的)從很多資料我們都看到大法弟子被逼得家破人亡,流離失所,如果我們不配合邪惡真正達到「生無所求,死不惜留」的境界,除了我們的信仰,對大法的正念、正悟,其餘甚麼都沒有,那些可憐的、罪惡的邪惡之徒還會那麼賣力嗎?他們才是真正被利益驅使而不要命的,我們不給其市場,從我們自己這裏做到不供應任何一份利益,讓他們終日生活在當權者的奴役之中,拿有數的薪水,他們還會泯滅良知地殘害這些一身和祥,一身正氣的修煉者嗎?

也許是我們幫助了他們下決心殘害我們,那麼從我們意識到的那一刻起,就要改正我們的做法,如果我們不能起到證實法的作用,反而從另一面起到助紂為虐的作用,那麼我們的心才真正地在滴血。希望我們所有家人,從真正維護我們的心願出發,不要給邪惡以市場,我們是心甘情願地為眾生的得法、得救而奉獻一切的。如果我們的家人真正的維護我們,那麼就站在我們一邊,站在法的一邊,堅持大法是正確的,堅持用我們大法的力量去摧毀一切邪惡,堅持讓所有大法弟子堅定地走自己的路。沒有人能改變我們的信仰,沒有人能阻擋我們修煉堅定地信心和正念,如果大法弟子的親人們,真正地維護我們就請您們放心,法輪大法一定會普照寰宇,照亮每一個陰暗角落,用強大的正的力量摧毀它,建立新的欣欣向榮的世界,大法弟子的苦只是暫時的,不要為了所謂的為我們好,而寫甚麼保證,交甚麼保證金,那是對我們的侮辱,不能給迫害你們親人的邪惡之徒一分錢,要麼,他(它)們就提供三餐讓這些最正的人來給他們洪法,講真相,要麼就放弟子們回家。邪惡利用大法弟子每年榨取無數錢財,修建監獄,配備警用設施,發放邪惡警察的工資,還有被無數警察私囊塞滿。不要啊,我們要把有用的錢去做真相,去救度世人。

在講清真相時,我們要先發正念,清除操縱人背後的邪惡因素,才能讓他們真正地得救,用我們最正的正念,慈悲的善心去啟悟他們埋藏最深的善心,人都有善的一面,也有惡的一面,只是被後天形成的觀念障礙著,把後天觀念當成是自己了。破除他們的觀念,用他們能理解的和能接觸到的正法事例講給他們聽,使其從自心想要明白法理。師父說:「其實對於那些沒有人性的邪惡之徒,如打死人的、強姦女大法弟子的禽獸不如的壞人或那些為首的邪惡之徒,可使用意念指揮──叫其幹甚麼,邪惡的壞人就會幹甚麼。」(《甚麼是功能》)我想,我們可以動真念,去指使他們採、編、播、報導、報導製作遺留在世界各地的各種神的遺蹟,用科學的形式證明科學是錯誤的,又不可解的,從而讓世人懷疑科學的真實性,啟悟他們對神的敬仰,從內心深處打垮科學所灌輸的「無神論」思想,為將來人得法、得救奠定思想基礎,「人的行為是思想所支配的」(《溶於法中》)每日都能看到、聽到這種報導會慢慢地改變他們的觀念。從自我做起,用道德約束自己的行為,為新人類開創基礎,過度到人類下一個文明的新紀元。

再有,我們在講清真相時一定要用善心,不要急於成功,要慢慢地改變「民眾頭腦中被邪惡的造謠與假象的毒害」,不要期望一、兩張傳單就會立刻改變一個人。以前做真相時,我曾因此失落過,覺得真相講給他們卻好像熟視無睹,沒有太大的影響,再對照自己的得法過程,就為自己的心急而臉紅,師父曾安排一次又一次將大法送到我手中,因為堅持從小受到的教育而堅持「無神論」,從而放棄得法,直到99年才真正地明白法理,走入大法中來,我為自己慚愧,又為師父無限慈悲,無數次點悟而感動,我又有甚麼理由不一次次地去接近也許與我有緣的世人呢?當然有悟性好的人,一看就知道這是真的,是對的,從而改變以前的觀念,站到同情、尊重、維護大法的一邊。由此,我悟到我們應該不厭其煩地做真相,看得多了,慢慢地他們就會認真地思考到底甚麼是真?甚麼是假?甚麼是對?甚麼是錯?雖然有那麼多人需要救度,而我們的時間又那麼緊迫,但是,我們有強大的正念,有那麼多的同修和我們一起行動,只要做到,做好,就一定會成功的。

法輪大法的佛光會普照寰宇,讓我們在恩師的導航下,鼓起風帆去救度一切可度之人。

以上為我個人看法與見解,如有不當敬請慈悲指正,共同精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