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大法更新後生命的視角正見一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八月三十日】速印機柔和地、有節奏地運轉著,每分鐘歡快地「吐」出近百張真相材料。當我心態純淨、祥和的時候,這速印機是這樣的與周圍環境相協調一致。

想到樓下街道上那幾位雇來的盯著郵筒的、四處張望的「外地男青年」,我心裏覺得真有意思,成千上萬的交流、洪法材料就這樣送入弟子手中,流入民眾手裏,在另外空間猶如一發發威力無比的炮彈,將破壞法的邪魔滅盡。

由於一位同修的「大意」,用我的固定電話給另一位同修手機打電話時,對方說「你趕快把電話掛了,我在保衛處。」這樣我的電話被暴露了。(後經證實這另一位同修當時被抓,至今被關)。

按「一般情況」,同修料定我處可能處於危險的包圍之中,「建議」我出去「躲」一段時間。這「一般情況」就是舊勢力所認可的、所安排的、迫害法的一部份,並且正在時時發生在我們身邊。

是啊,舊勢力迫害大法的邪惡安排,給我們演化了一幕幕在這個宇宙中本不該存在的假理,並深深形成了我們或許不易覺察到的變異觀念,並指導著我們的行為,給舊勢力迫害法有可乘之機。我們思想上如果沒意識到這些,哪怕是再小的縫隙,邪惡也會乘虛而入,並放大我們的不純淨,影響我們的正法進程。

對於這種情況,我腦子空空,心態祥和,好像與我沒甚麼關係,無動於衷。因為我沒有舊勢力所安排必須如何如何的假理概念。「那麼你修到哪一個境界中呢,你在微觀的生命構成的那一部份就和那一境界是連繫的;你再往更高修呢,你就跟更高連繫著,就斷絕了以下的所有層次的連繫。就是這麼一個關係。」(《在2001年加拿大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上的講法》)。

做為一個大法粒子,在任何問題的認識上不僅應是超常的,還應以大法更新後生命的視角,超越舊勢力演化出的時空看待一切問題。放下自己一切利益,用純淨心態維護產生所有生命的法--宇宙的根本,有誰能說、有誰敢說你不對呢?

用正念證實法的過程,也是改變舊宇宙相生相剋的理的過程。「有人講甚麼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那是常人中的一種邪說,那魔永遠也不會高出道的。」(《轉法輪》第五講)。邪不壓正。「真、善、忍是法!是宇宙大法在不同層次的體現,絕不是人所認為的人的甚麼思想與常人生活的準則。如果邪惡已經到了無可救無可要的地步,那就可以採用不同層次的各種方式制止、鏟除。」(師父經文《忍無可忍》)

我雖看不到另外空間,但我堅信「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轉法輪》),正念一出,光芒萬丈。我堅信,偉大的佛法--法輪大法給予我的能力可以把邪惡形神全滅。

後經證實,後又有10多位同修被抓。

時間一天天過去了,我這裏一切如常。

我以我的正念,融化了邪魔在我這裏檢驗、迫害大法的企圖。

幾個月過去了,速印機繼續運轉著。

一天,有同修告知說:邪惡已掌握了你們的情況,知道了你的方位,已經盯了一個多月了。有可能你那兒今天晚上要 "熱鬧」了,又有消息傳來,有位學員被抓後是「爬」著出來的,他是去過我處的xxx,了解我的情況。他們建議我出去「躲」一段時間。

告知我消息的並給我建議的是放下生死,拚闖過來的弟子。

在迷中,處於舊勢力的包圍之中,感覺到看不見的邪惡之場壓了過來,有些心跳……

「為甚麼要這樣?」我心裏想:「我維護大法、救度眾生,在這浩瀚大穹之中,我做的是最好的、最神聖的事情,我沒有錯啊」, "既然我沒錯,我為甚麼要「躲」呢?我要「躲」出去,不就默許、配合了舊勢力的安排嗎?」

對於那位「爬出來」的學員,我沒有任何人的心態,我此時體悟到善的力量,心中充滿愛憐和慈悲,我希望他再站起來,並以我的正念之場喚起他的正念,而不是馬上把他稱作為「叛徒」,把一個尚有希望的生命推向深淵。

舊勢力在哪裏?就在我身邊,就在我身上,我不純淨的部份迎合了舊勢力的安排,他們才有迫害法的藉口。「既然舊的惡勢力非要給我們清除他們的機會,那就好好利用它。歷史上沒有過,也算是難得。」(《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

我想:要讓偉大的佛法在人間得以體現,我要改變舊勢力迫害法給我的安排。

「據特異功能看,那個地方有黑氣,認為是病氣;中醫看就是那個地方脈不通,氣血不通,脈淤塞;西醫看呢,就是那地方潰瘍、長瘤、骨質增生或者是發炎等一些現象,它反映到這個空間就是這個形式的。你把它那個東西拿掉之後,你就發現這邊身體上啥都沒有。甚麼腰椎盤突出、骨質增生,當你把那個東西拿掉之後,把那個場打出去之後,你發現馬上就好。你再拍X光片子,甚麼骨質增生也沒有了,根本的原因就是那個東西在起作用。」(《轉法輪》第七講)。

從自己思想清除掉舊勢力安排的偏離法的不純淨因素,正念一出,威力巨大,「法正乾坤,邪惡全滅」。以大法更新後生命的視角正見一切,邪惡自滅!

我沒有行動,心靜如水,一切如常。

時間一天天過去了,一切如常。

從舊勢力的觀念來看,這兩件事情的結果有些不可思議,表面上好像是被遺忘的角落,但沒有偶然的因素。因為大多這種情況,邪惡都能得逞以迫害大法。

"歷史上的正面教訓對人好像永遠也不能引以為戒,相反地人總是為自己的利益引用反面教訓為戒。」(師父經文《佛法與佛教》)。同修們啊,大法弟子正法,歷史上從來沒有過,我們在創造歷史。弟子們正念除惡、闖關的故事已屢見不鮮。以法為師,從正面吸取教訓,將會使邪惡自滅;否則從反面吸取教訓,誰高興?邪魔高興。

不是舊勢力不想在我這裏下手,也不是邪魔「心慈手軟」,而是我以一個大法更新後的生命去正見一切,正一切不正的,全面否定舊勢力安排的一切,不給舊勢力、邪惡有任何鑽空子的機會,改變了舊勢力在我身上迫害法的安排。我是大法粒子,而法是莊嚴、神聖的!

寫到這裏,我想起了最近明慧網編輯部的文章《法理與人情》中指出的問題:「法理是嚴肅的,修煉是嚴肅的,與世間的人情、工作萬萬不可混淆不清。在關係到法理的大是大非面前,我們是否能時刻讓自己神的一面用法理來主導自己人的一面,對於正法和修煉都是至關重要的,而人的情(情面、世故、苛責、因人廢事等等一切人情)卻是阻礙我們神的一面起主導作用的粗顆粒物質。」

我認為,正見網《認清魔的幻化形式,迅速完成人到神的轉化過程》一文提出的一些問題很值得我們每一位同修重視並在法理上明白,不給邪惡任何破壞法的可乘之機。正一切不正的,「無所不包,無所遺漏」,並為我們大法一切正的因素負責。

我們是大法弟子在走最後圓滿的路。走正自己的路也是證實法的一個方面。

以大法更新後生命的視角正見一切,徹底從舊勢力的桎梏中解脫出來!

以上只是自己個人的體悟和感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