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訪友期間實踐「用智慧去講清真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8月29日】前幾天我無意中經歷了一次集中幾天講真相的機會,充份體會到了時刻保持正念和發正念除惡的重要,以及大法大道至簡至易的如意威力,對「用智慧去講清真象」有了更多的理解。

兩年來一直忙於案頭工作,前些天忽然有機會出去走走,見到了一些多年未見的常人朋友。既然有緣在這個歷史時刻相見,肯定不是白來的。於是我打定主意向他們講清真相,幫助他們對大法有一個正確的認識,以便他們能有美好的未來。

多年未見,少不得寒暄和問長問短。不修煉的人常談的那些話題一個接一個,場面友好而熱烈。見到他們仍然保持著誠摯仗義、有道德感的特點,心裏真為他們高興。我修法輪功的事他們也都知道,看得出他們在觀察我的變化,說話時對這個話題是陪著小心的。都是大知識分子,人人都有見地,又敏感,怎麼才能知道他們對大法的看法呢?怎麼樣才能把真相的話題合時宜地提出來呢?機會難得啊!下一次見面的機會還不知道在哪兒呢。我心體會到對他們的關切和責任。

同修都知道,給願意聽的人洪法講真相並不難,難就難在人家拒絕聽、態度不好、還講出一大堆反對理由的時候。常人講那些話是很造業的,可不講出來,我們又不知道對方心底的想法。怎麼辦呢?

此時忽然心生一念。於是,他們談話時我多半在靜靜地傾聽,同時在心裏發正念清除周圍的邪惡,並加念讓他們主動向我提出他們關心的法輪功問題,因為這樣既可增加對他們現在心態的了解,又可直截了當針對他們的心結提供參考資料,能省去過渡和揣摩的時間,交流氣氛也必然是好的。當然這些「好處」都是後來才想起來的,當時一瞬間就想起和想定該怎麼做了。

此後我一直在儘量利用一切可能的時間持續發正念。談話當中,遇到一些與道德或與善惡有關的話題時,我往往都很能理解,既有自己的見地,能直言不諱,又沒有那種情緒化的東西,顯得比較輕鬆和超脫。隨著持續的發正念,我感受到其他空間那種爭奪人的鬥爭,知道它們(其它空間的變異生命)無孔不入,隨時都想撲上來幹壞事。比如有時它們會讓我心裏出現不耐煩:「他們對世間的事這樣津津樂道,人啊人!」或者氣餒:「哎,他們好像對法輪功的話題根本就沒興趣。」等等。這些念頭表面看上去並不錯,可瞬間我意識到它就是干擾,是邪惡想讓我失去平靜和善念,失去講真相的內外環境。能導致這麼壞的結果,不就是干擾嗎?於是每遇到這樣的情況,我馬上一個正念發出去:不需用人的情來騙我,我知道自己在做甚麼,不會隨你們擺布的。隨即發念清除它們。

那幾天無論逛景、吃飯還是閒聊,我心裏都在念師父的正法口訣,並隨時針對具體干擾發念清除,以至於腦子裏好像整天都在自動地念著正法口訣,識破和排除干擾簡直好像在從監視器屏幕中居高臨下地看著邪惡的表演並隨時把它們當垃圾清掃掉一樣。其結果是非常好的,邪惡根本沒機會插手,朋友卻都主動找機會向我提出問題,急迫地想從我這兒知道真實情況,因為他們經過觀察對我很放心、願意相信我,也珍惜能和一個大法弟子直接懇談的機會。當我給一個人私下介紹自己了解的情況時,其他人看似在聊其它的話題,其實往往都在注意聽我們這邊說些甚麼。當時我想或許是他們的矜持或者個人的心結還未打開,所以雖然有問必答,卻很少主動「演講」。回來後進一步意識到自己在這一點上受到了自身變異觀念的侷限,怕出言太突兀適得其反,其實應該更主動地幫助朋友打破他們心中的羈絆,而不應該用人的觀念遷就人的思想。

講真相過程中我發現海外大法弟子圍繞全面講清真相所做的工作影響非常深遠。朋友中不問政治、願意潔身自好的人居多,可幾乎人人都知道法輪功現在在海外「聲勢很大」、「到處都是」。我沒有追問他們從哪裏得到的消息,但從他們的話中知道他們有人看大法網站,有人讀過報紙上的大法文章或新聞,有人見過法輪功傳單,還有人知道大法弟子一直在各地領館前進行和平靜坐等等。當他們向我提問時,都先聲明他們是反對鎮壓的,認為中國鎮壓法輪功是幹了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是啊,像我這樣原來那麼清高、充滿藝術眼光和哲學頭腦的人兩年來都在不遺餘力地為法輪功義務呼籲、製作和散發材料、澄清事實真相,還有那麼多99年「720」以後才來學的各種族西人學員在以同樣的信念和我們一起做著同樣的努力,這恐怕是鎮壓者始料不及的。鎮壓者不願相信「真金不怕火煉」,可真理從來都是歷經磨難愈加璀璨奪目。在這樣信息發達的自由時代,謊言它能支撐多久呢?誰也不願意被欺騙,真相就是能夠打動人心。

另一方面,也看得出中國政府的宣傳機器和使領館散布了大量的謊言。好在朋友很正直,直覺上不願意相信中國的宣傳,只是苦於一直沒機會徹底澄清。比如豪宅和斂財問題,朋友問你們師父移民是不是錢買的(意指投資移民),還有買房子是怎麼回事。我直率地告訴他們我師父是「傑出人才移民」,我知道他們尊重我的能力,就笑著問他們:你覺得能讓我這樣跟著學了這麼多年的師父還不傑出嗎?他們也笑了。那房子是怎麼回事呢?你們不是也都買了房子嗎?比我師父的還好還貴。合法收入啊,這算甚麼?美國的地區性地價和房價差異你們也不是不知道,我師父要真有錢,就用不著買那個並不好的地區和那種大眾房子啦。豪宅?那不是有人另買的想送給他嗎?可他也沒要啊。

有的朋友問:法輪功對吃藥問題到底是怎麼說的?我媽媽也煉過法輪功,確實身體變得非常好了,可後來生了病,有人告訴她不能上醫院……。我邊發正念邊看著她的眼睛:誰說的那話?不像是個明白人啊。書裏可沒那麼說。要修煉就按修煉人的規矩走,要當常人就得按常人的規矩辦。但要自己對自己負責,就得自己明白道理之後說了才算。接下來我用常人明白的道理和事例簡單講解了自己對常人為甚麼生病要上醫院而修煉人為甚麼不生病以及「業力反應」是怎麼回事。朋友陷入了思考,再提到師父時已經改用尊敬的口氣了。

還有很多問題也這樣直來直去地解答了。有位比較矜持的朋友一直沒來問問題,但一次在飯桌上看到另一位朋友固執己見,他突然冒出一句:讓某某教你煉法輪功吧。從這一句話,我看到了他對大法的正面認識並為他感到欣慰。

連續幾天,都是人家主動提問題,想知道我怎麼看,所以談話氣氛很正面,輕鬆而有效率。反倒是因為自己沒料到有那麼好的機會講真相,對有些突然來臨或隨時降臨的機會沒能充份利用,很可惜。而所有的這些機緣,憑我再有社交技巧和人生經驗也是難以如此垂手而得的,何況自己本來也不是個社交好手。我只是按照師父說的道理,時刻保持正念,隨時發正念清除干擾,並加了一念,讓人們來找我問真相而已。真是大道至簡至易的如意威力。一個個生命就這樣在不知不覺中,在這慈悲的巧安排中得救了。那個場真好,一位朋友甚至在告辭後又特意打來電話:我原來從論壇上看到過很多反論,可一見你,那些問題都想不起來了,只剩一兩個比較科學的。我笑了,知道他是有緣人,也受益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