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在救度世人中的感人故事和心得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8月17日】師尊說:「在社會上接觸的一切人都是講清真相的對像,講清真相中體現出的是大法弟子的慈悲與救度世人。」(《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

前一段時間我們幾個弟子走出去正法,從而有機會遇上各種人,我們發揮著大法賦予我們的能力,利用我們在常人中的一切特長,針對他們各自不同的特點,面對面向他們揭露邪惡,講清真相,還使一些特別好的人直接得到了大法。而且我們還經常感到大法所救度的不但是他們生命的永遠,甚至就是他們現在的生命。從中我們也更深刻的體會了法的玄奧與偉大。希望講出其中的一些故事與我們的體會和同修們分享。為保護學員的安全,本文中的人名均為化名。

故事一:出家人終於懂得了修煉

功友大吉被迫離家出走,無處安身,來到了一個尼姑庵。廟裏的住持一見他就說他是XXX佛的化身。大吉忙如實相告:「我不是你說的那個佛,我是法輪大法弟子。」於是就把大法的法理講給她們,廟裏的尼姑們聽得津津有味。可憐她們空有一顆求佛向善的心,卻一直不得要領,雜修了很長時間,就連那位七十多歲的住持修了幾十年,卻連腿都盤不上,現在終於聞到了真法。大吉教會了她們功法,臨走前憑記憶寫了一些《洪吟》詩贈給她們,尼姑們明白,「真善忍」三個字和這些詩才是以後真正要念的。

故事二:厭世的生命找到了生命的意義

一次在公交車上,功友天松主動與身邊一位回家探親的小伙子說起話來。先從天災人禍談起,正巧小伙子家鄉大旱,好不容易下點雨又帶著巨大的冰雹,不但顆粒無收,還死了人。當說到有些事不是迷信時,小伙子十分贊同,原來他見過他姐姐遇上「撞客」(被過世親人附體)的事,相信有超自然的事存在,並說:「所謂迷信就是著迷的相信。」天松一聽覺得他是個明白人,就和他談起了以前的各種修煉方法。原來這小伙子經歷坎坷,已經從人生中有所感悟,也想修煉,但還不了解大法。天松就進一步把「真善忍」法理講給他。小伙子心裏一下豁亮了,告訴天松:他的哥哥因為不堪暴政上吊自殺了,前一陣他也經歷挫折,本也想自殺,無奈已是家裏唯一的男孩,為了父母忍氣吞聲地活著,今天聽到大法,終於找到了生命的意義所在,要好好活著,好好修煉。恰好小伙子在我們家鄉打工,就留了聯絡方式準備回去後得法。大法又挽救了一個生命。

故事三:小和尚走入大法門

功友靜蘭在廟裏遇見一位小和尚,慈眉善目,主動和他說話,問他如何修煉。和尚說佛教裏很亂,這兒的廟供的都是這個「奶奶」、那個「娘娘」,全是「有求必應」,已經沒法修了,正想雲游去其它廟。靜蘭就講了自己如何從一個居士變成了大法弟子的經歷,並告訴他現在只有法輪大法是真法。小和尚以前知道大法,他的姨就是大法弟子,被警察從家裏抓去迫害,堅貞不屈,至今沒被釋放,姨家的房子被警察翻了個底朝天,連暖氣管都被卸了。語言中飽含著對邪惡勢力的厭惡和對大法的支持。靜蘭看這和尚不錯,就向他講大法法理,和尚越聽越在理,表示也要修大法,最後靜蘭把隨身攜帶的《轉法輪》、全套經文和煉功帶全贈給了他。

故事四:大法使憤世的生命不再氣恨

功友紫薇與一個出租車司機聊天時得知他剛被警察無故抓了公差,十分委屈。紫薇就把身邊的大法弟子被警察打死、打傷、財產被掠奪的事講給他聽,勸他不必為自己的遭遇難過。他聽後很震驚,說他們村也有不少煉功人,有一位婦女以前半身不遂,煉法輪功後好了,她女兒也跟著煉,因為不放棄大法,母女倆雙雙被勞教。司機說:「如果法輪功不好,怎麼會有這麼多人煉?如果法輪功不好,為甚麼當初不打,人多了才打?」紫薇看他如此同情大法,就將自己的身份如實相告,並把大法的法理以及這場邪惡鎮壓的實質都告訴了他,他聽後十分感激地說:「我不久前剛被警察罰了3000塊錢,硬說我拉了不能拉的人。人家臉上又沒寫字,我怎麼知道是甚麼人?我是山裏人,混到今天這樣不容易,當時我就想,再無故罰我就和他們拼命!那我可能就完了。幸虧你今天把這樣的道理講給我,我不覺得氣恨了,真是救了我。你也一定要當心呀!」

故事五:小尼姑的大轉變

功友鐘德與小方在一旅遊區巧遇一個尼姑,那尼姑看上去很和善,主動招待他們。他們與尼姑聊起修煉的事,尼姑一再說:「現在能有你們這種悟性的人真少。」尼姑拿來她的「寶貝畫片」贈給他們,他們一時被情所動,接受了。但當他們把話題轉向大法時,尼姑卻破口大罵,並說他們那兒的佛教協會曾召集所有出家人開會反對大法,誰也不得修大法。鐘德說:「出家人不打妄語。如果你聽到的事與事實不符,你當真話說不是造業嗎?」尼姑覺出鐘德這話是為她好,就閉了嘴。他們又向她講了一點兒真相,尼姑的態度變成中立,但最終不歡而散。在這過程中鐘德和尼姑的身上先後落上過一隻「蟬」。尼姑說在這裏多年,從來沒發生過這樣的事。

回駐地後兩位功友向內找,後悔當時不該接受畫片,那上面一定有不好的信息,你要了魔的東西再說它們不好,那魔就覺得它們佔了理,就支配著不明真相的尼姑罵大法。於是趕緊銷毀了畫片。

隨後幾天鐘德與小方做著正法的事,但心裏一直想著那個尼姑。最後一天當他們到旅遊區裏再走一次時,卻迎面正遇上了她。小尼姑全然沒有了那天的張狂,沮喪地說她剛才把師祖送的念珠丟了,怎麼也找不見,沒法交代了。他們安慰她,三人坐在路邊聊起來,這回鐘德把大法的真相全向她講清了。這次小尼姑沒有絲毫的抵觸,認真聽著,眼睛裏淚光閃動。

小方在旁邊一直保持正念,忽見「蟬」再次出現,不飛也不爬,而是從台階上一跳一跳地下來,好生奇怪。「蟬」到鐘德身後就再沒出來。小方等了很久,轉過去一看,它正趴在鐘德的後腰上。小方想趕走它,用帽子輕輕一打,它就仰面掉在地上死了。小方更奇怪了,用腳一碾,只是一個空殼。這才悟到是魔的化身干擾尼姑覺悟,上回就該清除它。

他們陪尼姑往回走,當路過賣紀念品的商店時,尼姑發現念珠就在地上,但她剛才在這兒找了半天也沒找到,而且這麼久也沒人撿走。我們給尼姑留下了大法的詩。一個被邪惡謊言矇蔽如此之深的善良生命得救了。

故事六:小村莊裏終於有人了解了真相

一次,天松與紫薇打算到A地去正法,由於路不熟,半路上打開地圖看。這時,先後共有三個人主動過來為他們指路,而且全都問他們:「去過B地了嗎?一定要先去B地再去A地。」他們原本沒安排去B地,但見那三人不像壞人,應該是師父的安排,通過他們來說。於是就先去了B地。

B地是個自然風景區,二人在那裏留下了法,但仍看不出這裏與別處有何不同,需要三個人點他們去。從B地乘車去A地必須先要穿過一個村莊。二人走到快出村的時候,一位婦女從街邊拐出來。他們向她問車站,她如實相告,然後又請他們先到她家裏去看土特產。天松當時還想快去完成計劃,就謝絕了。她也不勉強,邊走邊說:「祖上乾隆爺到過我家,在我家……,我家裏還有一個以乾隆命名的……。」二人一聽才明白到這兒來的目的,忙說:「那我們一定要去看看。」

到家後二人不失時機地向這家人講明大法的好和江XX的邪惡,他們都很善良,馬上明白過來。男主人氣忿地說:「江XX一貫說假話!」女主人說:「是這樣啊!要不是你們來了,我們只知道電視說的那些,我們全村鄉親都不知道真相,原來和文革一樣。」看來村裏人有救了。

故事七:白血病患者的母親看到了生機

一次路途中,紫薇與天松和一位老母親坐在一起,得知她的兒子兩年前得了白血病,三十而立的年紀卻成了廢人,全家人已為他負擔了十八萬元的醫藥費。紫薇把身邊功友被迫害致死的事講給老媽媽,告訴她朝聞道、夕可死的道理,她很贊同,並對大法充滿同情。天松眼含熱淚講他母親煉法輪功祛病健身的事,告訴她也許她兒子還有救。老媽媽說她能找來大法書。這也許是她兩年來最快樂的一天。

*****

故事太多了,每一件都令人欣慰。我們正在用我們一切的所知和所學洪法,會畫畫的在人多的地方畫,題上大法詩。一群人圍觀,紛紛說:「畫得真好!真乎玄乎修乎,惚兮恍兮悟兮。」又一群生命頭腦裏裝進了法。懂音律的看到身邊坐著幾個天真無邪的女孩,就唱起了《普度》曲譜。女孩問:「你們是搞音樂的嗎?」「不是。好聽嗎?」「好聽!」「這是法輪大法音樂,電視說的是假話,法輪大法是正法。」

講真相的過程中,我們感到,現在人的表面越來越明白,而且人的本性的那一面都在迫不及待地支配著人要聽到法。我們所到之處,總自動聚來人,與過去不同,他們主動提到法輪功的話題,都不用我們再去引。但因為人在迷中,往往說的是反面,這時,我們馬上講清真相,所有人都有不同程度的轉變。

還有這樣的事。一位功友在貼「法輪大法好」時被一個老頭看見。老人說了句:「現在世道變了!哈哈哈……」這時功友看到老人的元神從百會穴鑽出,在他頭頂上起舞。其實人本性的一面都清楚不能聽到真相他們的生命就完了。現在讓我們感到最後悔的事莫過於當我們狀態不好時沒能向人講真相。

現在師父允許我們正念除惡,但我們理解那是為了更方便地救度眾生。但這樣一來有的功友好像終於找到了既可以參與正法、又不會被警察抓到的辦法,天天躲在家裏看書、煉功、發正念,連傳單都不發了,更不要說面對面講真相了。我們認為,作為大法弟子、人間的護法神,我們所起的作用應該是和天上的神不同的。他們也可以正念指揮功能清除控制人的邪惡因素,但由於沒有人身,不可能在人間救度世人。所以這些功友的做法是不全面的,因為這樣雖然能清除控制常人的邪惡因素,但卻仍不能使人明白大法是好的。我們是「身神合一」的,只有我們才能對人講清真相,「所以,在講清真相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變化。我們每個人都是給未來創造歷史,所以,每個人除了參加集體活動外都在主動地找工作去做,只要對大法有利,都要主動去做、主動去幹。在社會上接觸的一切人都是講清真相的對像,講清真相中體現出的是大法弟子的慈悲與救度世人。」(《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

我們大陸弟子身邊的人是「許許多多各個世界的王,和很高層次的生命」我們大陸弟子身邊的人也是受害最深的,「所以那裏的人,更應該去挽救。」(《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世人可憐啊!

其實一些功友不肯講真相往往是出於怕心。但從我們的經歷中我們感到當我們放下自我走出來揭露邪惡,講清真相,越主動就越安全,因為三界以外已經全正完法,天上的神們不會再像過去那樣坐視人間的邪惡,他們也要樹立威德。當我們大法弟子身體力行在人間正法時,有功友感到身後壯觀無比,無數佛道神在主動配合與護法,好一個「大道無敵天地行」的氣概。

在正法中,我們還有一個感受。修煉的路是師父安排的,我們只管往前走。我們就像一個演員在使用著別人安排好的條件,演寫好的劇本,還算成是我們自己在創造未來。一切原來如此簡單。這又讓我們如何來描述師父的慈悲啊!

上回寫《正法中的「隨意所用」》(明慧網8月14日)感到做正法的事是那樣輕鬆。這回寫「救度世人」感到做正法的事是那樣快樂。這也許是一個生命溶於法中才能體會的幸福與歡欣。

感謝師父給予我們參加正法的機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