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人發表聲明──聲明強化洗腦作廢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8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個將要升入初中的學生。今年夏天,我在我們學校的一次誹謗大法的邪惡活動中簽了名,當時我覺得簽了名也沒甚麼大不了的。媽媽後來告訴我說,這是對法輪功的迫害,又給我講了簽名後的後果。雖然我不煉法輪功,但是我知道法輪大法是正法,是讓人心向善的,希望大家不要去迫害法輪大法,要珍惜難得的好機會。我支持法輪功!我永遠站在法輪功的這一邊。

聲明人 黃茂龍 2001年8月12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名學生,因不了解真相,在誹謗大法的邪惡活動中寫下了口號,特此聲明作廢。

張建維 2001年8月17日


一位明白過來的大法學員的一封信

廣州市海珠區「610」辦公室:

我是汪宏發。

首先,我再一次嚴正聲明,我兩次對大法的背離、兩次所寫的「三書」(決裂書、保證書、悔過書)、和我在背離真善忍的期間的所言所為都作廢。

離開你們辦的那個洗腦班,我的頭腦很快明白過來,發覺自己在被洗腦期間的所言所為是多麼邪悟。而身處那個環境,我的神志不清。兩次我都是這樣,所以我現在的聲明是理所當然的事,並非受別人的影響。

那天我離而不歸,你們肯定會對我的這一行為加以指責。但是,請你們冷靜地想一下,你們在我們沒有違法、在你們沒有法律依據、沒有辦理任何手續的前提下,把許多無辜的法輪功學員強行關進洗腦班,一關就是幾個月,你們這樣做合法嗎?合理嗎?可是當有人指出你們這種行為不合法時,你們中竟然有人說:「這是政府行為,不受法律約束。」如此狡辯,未免太荒謬了!你們企圖通過強制改變人心,這種行為能讓人認可和接受嗎?所以你們在知法犯法,我就應該抵制你們這種非法行為。

在洗腦班裏,我們被24小時監視;不許邁出房門一步;沒有通信的自由;連坐的姿勢也要被限制;有的大法學員幾個月都不讓家屬接見,有一次我的三位家屬來要求見我,其中有年過花甲的岳母和一個不滿週歲的小孩,她們在門外等了五個多小時,你們還不讓接見,當我妻子跟你們講道理時,你們避而不談,事後還忿忿地指責她態度不好。另外,我們還要被強迫接受所謂的「幫教」,如果不妥協,就不能離開洗腦班,甚至被威脅送勞教……。長期在這種環境中,我們的身心受到了很大的傷害,也令許多關心我們的人寢食不安。這些,你們敢否認嗎?這些不是你們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實嗎?

由於堅持修煉法輪功,和許多其他法輪功學員一樣,我長期承受著公安部門和其他行政部門的許多壓力和干擾,也因此兩次被非法拘留,多次進洗腦班,失去了工作,不能過正常的生活,不能照顧自己的家庭,這些不是你們造成的嗎?你們卻到處造謠,說煉了法輪功就不顧家了,你們這是甚麼邏輯?你們還想讓不明真相的人被矇騙多久?你們真的能夠掩蓋的住事實嗎?難道我們修煉自己,要求自己同化「真、善、忍」錯了嗎?至於所出現的後果,完全是由於我們受到了不公正的對待而造成的,根本不是我們的原因。作為煉功人,我們講慈悲,對人無怨無恨,但並不能因為我們慈悲而沒有善惡的標準,以至無條件地接受這些不公正的、不合理的待遇,承擔我們不應該承擔的後果。如果那樣不向世人講明真相,我們就是助紂為虐,對別人也不是真正的善。我寫的甚麼「三書」,正是由於受到迷惑。現在回想起來,我當時的想法太邪悟了,太沒有正念了,也誤導了其他一些人。你們不僅對法輪功和我們進行迫害,還要法輪功和我們煉功的人承擔被迫害後所造成的後果,強迫我們「悔過」、放棄煉功,這就是你們的邪惡邏輯。

法輪大法講的是宇宙的真理。當有人攻擊法輪功時,我們站出來說幾句真話;在受到極不公正的對待時,我們向別人講明了我們所遭受到的迫害,我們這樣做,並沒有干擾和危害任何人,這是人說真話的權利!而且,我們並不是為了自己甚麼,也不是與人爭甚麼,更沒有參與政治,我們只是叫世人從正面客觀地認識法輪功。就因為這個,你們說我們違法了。你們這樣做,有道理嗎?你們知道嗎?詆毀宇宙的真理,這是人在無知地犯罪,這樣的人,將來的命運是非常可怕的!而法輪功學員所做的一切,是在向世人講清真相,在挽救人。

法輪功弟子的行為表現已在世界許多國家或地區受到世人的讚許、褒獎,你們卻視而不見,一味地誹謗法輪功。迫害法輪大法及其修煉者,這是邪惡的行為!你們趕快停止!我們告訴人們,「惡有惡報,善有善報」,並不是嚇誰,也不是在詛咒誰,而是對人的忠告!無論你對這一天理相信與不相信,到時都要兌現的。

李洪志老師說:「中國大陸上所有發生的一切天災人禍,已經是針對那裏眾生對大法犯下罪惡的警告。如其不悟,真正的災禍就將開始。目前所有對大法犯過罪的惡人,在對大法弟子所謂的邪惡考驗中沒有利用價值了的已經開始遭惡報,從現在開始會大量出現。」(經文《大法堅不可摧》)希望你們趕快清醒。

謹此!

汪宏發 2001年8月6日


嚴正聲明

2001年4月30日,我被街道、派出所、「610辦公室」的人從單位強行帶到洗腦班。在洗腦班上,由於學法不深,又有人的怕心,怕給單位找麻煩,所以被邪惡的謊言所矇蔽,所以順水推舟的接受了邪悟。從洗腦班回來後,我又去欺騙了別人,幹出了助紂為虐的事,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過。為甚麼這次摔了這麼大的跟頭,我認為是人心太重,只想從大法中得到,卻不想為大法付出,所以才沒過去這一關。

我造下了破壞大法的罪,是不能原諒的,給大法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損失,我感受到萬分的痛心,我一定要加倍的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正法進程,向世人講清真相,揭露邪惡。

現特此聲明,過去所有不利於大法的言行,所寫的「決裂書、保證書」,一律作廢。堅修大法不動搖,讓邪惡企圖毀掉大法弟子的陰謀破產。

大法弟子 謝月蘭 2001年8月5日


聲明

在勞教所背離真善忍使我非常的悔恨,我現在聲明我以前所說、所寫的全部作廢。

我是在一種「情」的帶動下,被背叛大法的人害了我,而我又害了其他的學員。我辜負了我的恩師,他真是在挽救世人、救度眾生啊。

是大法的威力和師父的慈悲救了我,使我能在這可怕的歧途上回過頭來。在我試圖欺騙大法學員時,大法弟子站在法上的義正詞嚴和慈悲,時時震撼著我的心靈,促使我思考並開始懷疑自己邪悟認識是錯誤的、是荒唐可笑的、是真正的歪理邪說,可是由於我的執著,放不下「情」,放不下自己的面子,沒立即發表聲明,挽回損失。

在洗腦班上大法學員為了維護自己的信仰,被邪惡逼得絕食,這些時時撞擊我的心靈,使我被心裏的「病」壓得喘不過氣。因能有緣在大法中修煉,我的生命才有了真正的意義,而自己卻背離了大法,走上了邪悟,破壞了大法,這是違背我的初衷的,也成了我終生的遺憾,我痛心疾首、追悔莫及。

在此我向慈悲的師父請罪,我對不起師父的苦度,對不起大法給予我的生命,對不起大法弟子,對不起不知真相受我矇蔽的善良的世人。

我鄭重聲明:沒有法輪大法我的生命將會枯萎、腐爛,走向滅亡。我要重修大法,彌補損失,揭露邪惡,向世人講清真相,堅修大法到底!

大法弟子:李克蓮 2001年8月11日


嚴正聲明

本人於一九九九年十月從北京被遣返住地後,在分局的壓力下(主要是在執著心的帶動下),寫了一份"認識",自以為是在和它們玩文字遊戲,其實真正欺騙的是自己,辜負了師父的慈悲苦度,給自己的修煉留下了永遠的污點。在學習了師父越講越明的經文和講法後,我愈來愈認識到此問題的嚴重性,一名堂堂正正的正法粒子,只能去糾正一切不正的,怎能相反向邪惡妥協,並且向它們"認識"、"保證"甚麼呢?這是我的恥辱,給大法帶來了負面影響。我一定要"知恥而後勇",在今後的修煉中更加精進,在正法中努力彌補造成的一切損失。我絕不配合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在此,我再次嚴正聲明,所有不利於大法的一切文字(包括筆錄、保證)一律作廢;一切不利於大法的言論全部作廢。

感謝師父給了弟子彌補的機會,我一定不負師父的慈悲苦度,緊跟正法進程,穩健地走好每一步。

大法弟子:周明昌 2001年7月29日


嚴正聲明

我們作為一個法輪大法弟子,由於學法不夠精進、心性不高,存在著常人的各種執著心。所以在證實大法過程中,受不住邪惡的迫害,想儘快擺脫,被迫寫了「保證」(不是發自內心的)。但是內心有無法形容的痛苦,特別每當看到師尊的經文、講法中講大法弟子做得非常好,真了不起,就感到鑽心痛的難受。真是愧當大法弟子,愧對師尊給予我們的偉大慈悲。由於自己有執著心,竟然寫了甚麼「保證」,還被邪惡一直監控著,經受不少心性的磨難。師尊在經文中指出:「作為大法弟子,堅定正念是絕不可動搖的」,「一個大法弟子一旦幹了不應該幹的事之後,如果不能真正認識其嚴重性、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一切與那千萬年的等待都將在史前的誓約中兌現。作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構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糾正一切不正的,怎麼能向邪惡低頭呢?怎麼能去向邪惡保證甚麼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惡妥協,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為,神絕對不會幹這種事。」(經文《大法堅不可摧》)我們悟到要把一切心都放下。我們嚴正聲明:過去寫的甚麼「保證」全部作廢。堅定正念,證實大法,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發揮大法弟子的粒子作用。

大法弟子:何翠瓊、李雄祥、勞建鐸、莫少英、史慧豐 2001年8月5日


致吉林省勞動教養管理委員會、黑嘴子女子勞教所的嚴正聲明

2000年4月份,由於我的根本執著沒去,怕挨打、挨電棍電等,在強大的邪惡壓力下,承受不住黑嘴子勞教所的殘酷迫害,走向了邪悟。在那種神志不清的狀態下我在言行上做了許多破壞大法的事,寫了一篇「材料」,還被印在了書上,還在錄像中做了污衊大法的邪惡宣傳……我現在非常痛悔過去的所作所為。我現在向你們嚴正聲明和警告:以前無論在甚麼狀態下,我所說、所寫的一切(包括悔過書、決裂書、決心書……)及不利於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以後絕不允許任何人再用我的反面材料做宣傳,來破壞大法和大法弟子,違者必遭天報!

以後我要加倍努力學法、煉功,堅修大法緊隨師,加倍彌補我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 王丹丹 2001年8月8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學法不深,有執著心,在高壓及邪惡的矇騙、恐嚇下,頭腦空白不清醒,被迫寫了、說了違心的話,被邪魔鑽了空子,做了一個修煉者絕不應該做的事。一個修煉者就應該按"真善忍"去做,在此從心底裏吶喊:"堅修大法心不動。"聲明以前寫的騙人的所謂「決裂書、保證書、悔過書」等一切不利於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由於自己的個人行為給大法造成的不良影響,今後加倍彌補,做個真修弟子,堅修大法到底,不求任何得失,只為讓世人知道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是修佛修道的法,是真正能普度眾生的法。在任何考驗面前都保證做個大法粒子,用善念讓世人明白甚麼是最正、最善、最好,甚麼是佛的普度眾生。

大法學員:辛偉 2001年8月6日


嚴正聲明

我是2001年2月2日在勞教所背離了大法、6月24日被釋放出來的不夠格的法輪功學員。出來後自己在家裏沒放下看書,<<轉法輪>>、新經文等等,在法理上我認識到在勞教所裏(讓別人替我寫「三書」、甚麼「揭批」上簽字……)的一切事都是自己放不下"人的根本的執著",所以在荒唐可笑的謊言中為了執著、為了開脫自己順水推舟似的有意接受邪悟。

現在我認識到在勞教所裏我所做一切事都是邪悟造成的。因自己的錯誤行為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已經造下了破壞法的罪。這是我學法不深和不冷靜、不嚴肅的表現,這是大法弟子絕對不能做的事情!現在我向世人鄭重聲明:我在勞教所所做(讓別人替我寫三書、甚麼揭批、簽字)的一切事,聲明全部作廢!法輪大法是正法!是萬年不遇的正法修煉!我堂堂正正的繼續參加正法修煉!在今後的修煉過程中彌補因為自己的錯誤行為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 孫明善 2001年8月14日


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夠精進,各種執著太重,在邪惡的考驗面前不夠堅定,所以在單位領導的誘逼和拘留所的強迫下,違心地寫了、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該寫、不該做的事,感到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十分痛悔!

在此,我鄭重聲明:自己以前所做的有損於大法的事是錯誤的,所寫的「檢討、材料、保證」等統統作廢。我將認真學法,在講清真相、揭露邪惡和救度世人的過程中挽回影響、彌補損失,努力作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王玉華 2001年8月


嚴正聲明

我由於自己的「情」難放,在99年11月從看守所回來時,在家人及單位的壓力下被迫寫了保證(否則有可能被勞教),寫完後雖然身在舒適的家裏,心如刀絞,也明顯感到功往下掉。回來後給單位寫的一份「思想彙報」中也沒正面證實大法,有對大法不利的話。2001年1月份春節前,所在街道又到單位要保證,單位寫好後讓我簽字,我還是情面難放,又簽了字。一次次明知故犯,一次次深深痛悔。在師尊的宏大慈悲面前,我看到了自己的卑微渺小;在同修氣壯山河的護法精神面前,我感到無地自容。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所寫「保證」及不利於大法的言行、文字資料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大法弟子 劉秀娥 2001年8月15日


聲明

我於2000年3月1日進京上訪,證實法輪大法的清白。在履行法律賦予我的正當權利和義務時,被公安非法抓捕。在沒有履行任何法律程序的情況下,將我非法送進勞教所勞教一年。在非法關押期間,被強迫高強度勞動的同時,還要經受殘酷的洗腦。在電棍電及各種酷刑的非人折磨下,在神志不清時為了擺脫痛苦的折磨,違心地寫下了「保證書、悔過書、決裂書」,現在嚴正聲明:我以前所寫、所說的一切詆毀法輪大法及師父的話,全部作廢。我要緊隨師父繼續修煉,重新匯入到正法洪流當中去。

大法弟子 於洪榮 2001年8月13日


嚴正聲明

1999年7.22,中國大陸當時邪惡鋪天蓋地壓下來時,由於自己學法不深,配合了公安惡警,交了一些書和磁帶,並在派出所的威逼下寫了所謂的「保證書",違心地簽了名,儘管以後我並沒有停止修煉。在2001年3月份又被辦"洗腦班"、違心的寫了"決裂書"。看到了師父的新經文後,並在功友的幫助下,我清楚地認識到了自己做了一個大法弟子絕不應該做的事,向邪惡妥協了。給大法造成了損失,給個人修煉道路留下了污點。我為此痛悔萬分,現在我鄭重申明:本人以前在壓力下寫的所謂"保證書"、"決裂書"全部作廢,以後永遠不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做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

聲明人:李春芝 2001年8月9日


鄭重聲明

我於2000年2月14日在勞教所對學法、煉功、絕食的大法弟子迫害嚴重的情況下,由於學法不深,對個人執著放不下,及當時親屬十幾口人以"不寫我們就不走,寫了可以減刑"的威逼、利誘、高壓下,被迫寫了所謂的保證。

另外,在2000年8月21日被強行住醫院治"疥"期間,在個人執著掩蓋下,違心地寫了錯誤保證。現聲明以上「保證」全部作廢,並按師父留下的修煉形式堅定修煉。

大法弟子 劉冬雲 2001年6月4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名曾被勞教所非法關押的法輪大法弟子,在被關押期間,由於邪惡的壓迫,加上我心裏有放不下的執著,被邪惡鑽了空子,違心地做了一個修煉者決不應該做的。回家後發現自己的所作所為完全和「真善忍」大法相背離,感到無比的悔恨和內疚,自己不配做一個大法弟子。我現在嚴正聲明:自己在以前有不利於大法的言行和所寫的「四書」一律作廢,並警告邪惡之徒不要拿我的反面材料作宣傳,違者必遭惡報。以後我要堅修大法緊隨師,用自己的行為來彌補人生中最大的污點,走好正法進程的每一步。

大法弟子 魏國琪 2001年8月8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在考驗過關中,有對親情的執著和怕心,由於骨子裏已經有了變異人的觀念,對遇到的磨難,想用圓滑來保全自己,也就是從根本上對大法的不夠堅定,輕信了叛徒的邪悟,寫了「兩書」,雖然當時覺醒,但白紙黑字已成事實。自己痛心悔恨,由於自己的過錯給大法帶來的損失。只有從迷茫中趕快醒悟,投入正法的洪流之中。嚴正聲明所寫的一切「保證」、不符合法的文字的東西作廢,及家屬寫的「擔保書」一律作廢。

李芝榮 2001年7月


嚴正聲明

1999年"7.22" 以後,學校領導找我要我寫檢討書(因為 7.19~7.20我去了市人民廣場,被他們留下了姓名、住址)我當時因為學法不深,還有放不下的人情,"7.22"以後並沒有悟到要參與正法,所以沒有以大法修煉者的純淨心態堂堂正正地走過來。我當時寫「檢討書」的時候我用的是非常狡猾的常人的方法,我根本就沒有說和寫以後不再修煉法輪大法,但是卻能給他們製造假象,而且我還交了幾本大法書。事後我真的明白那麼做是不對的。心裏非常地難過,用任何理由都解脫不了自己。現在我明白只有在助師正法的過程中不斷地修正自己,才能彌補過失。在此嚴正聲明把當時一切不符合大法修煉者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廢。努力做一個合格的大法粒子。

大法弟子 李永勛 2001年8月2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01年12月26日到北京天安門護法,被邪惡所抓,送回當地派出所、拘留所、單位共關押20餘天,由於不肯寫所謂的"保證書",邪惡一再給我的親屬施加壓力,不准我兒子上班,不發工資,並威脅他們下崗等。兒子被逼就說如果我不寫"保證書"就要把曾向我弘法的另一大法弟子舉報出來,由於我學法不深,悟性差,執著心太重,用人的思想看問題,怕連累別的弟子,就違心地寫了"保證書"和在報紙上抄了幾句所謂發言材料。做了這些對不起恩師、對不起大法的事,我一直深感痛苦。現在我鄭重聲明,我所寫、所做的一切違背大法的東西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帶來的損失,堅修大法緊隨師,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 楊宗梅 2001年7月15日


聲明

我於2000年3月1日進京上訪,呼籲停止迫害法輪功,卻被非法抓捕,在沒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況下將我非法送入勞教所關押。在非法關押期間,不但被強行從事超強度勞動外,還要遭受殘酷的洗腦。在電棍電及各種慘無人道的酷刑折磨下,為了逃避那種常人難以承受的痛苦,在神志不清時,寫了「保證書、決裂書、悔過書、揭批書」及其它所謂的「材料」。現嚴正聲明:我以前所寫、所說的一切違背大法的事一律作廢。我要緊隨師父繼續修煉法輪大法,去證實大法、講清真象。

大法弟子 何敏 2001年8月13日


嚴正聲明

我們去天安門正法,由於我們學法不深,悟的不明,當時被邪惡指使按了手印(當時對內容不清楚)和照了相(照相時沒配合)。共在看守所11天,絕食後,第12天放回來。回來後學習了師父新經文《大法堅不可摧》和閱讀網上資料。我們才深知被邪惡鑽了空子。

在此我們倆嚴正聲明不符大法要求的行為全部作廢。同時聲明自得法以來一切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以後我們要嚴守心性,加倍努力,緊跟師父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 王桂榮 金貞子 2001年7月18日


聲明

修煉是人生最重要的事,而且是非常神聖、非常嚴肅的。在這個特殊的歷史時期,在修煉的過程中,我被抓,背離了真善忍。這是由於自己的執著心、私心、怕心和業力造成的。是我犯下的不可饒恕的罪行,給大法帶來了很大的損失。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我要悔過,重新修煉,要「以法為師」,「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以「真、善、忍」為標準,精進實修,彌補給大法帶來的損失,做個合格的真修大法弟子。特此聲明,在被抓、被轉化時所寫的甚麼「認錯書、保證書、悔過書、決裂書及揭批材料」全部作廢。

修煉人 趙淑英 2001年8月6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得法晚(99年6月),學法少和不深,在勞教所的強制和壓力下,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應該做的,走向邪悟,寫了所謂的 「五書」。回來後通過學法,認清自己的錯誤,決心痛改前非,現嚴正聲明以前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東西全部作廢,以實際行動挽回自己的損失,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大法弟子 劉月霞 2001年7月16日


嚴正聲明

99年7月22日以來,由於對法認識不深,怕心的執著沒有放下,在邪惡壓力面前,做了違背修煉人心性標準的事,違心地寫了所謂的「悔過書和揭批書」,被迫按了手印,做了錯事,現在嚴正聲明一律作廢,緊跟師父正法進程,用說明真相的實際行動彌補損失,堅定修煉大法,勇猛精進,做一名大法真修弟子。

大法弟子:陸松 賈瑞霞 李洪太 2001年8月9日


嚴正聲明

作為一名法輪大法學員,由於本人平時學法不紮實,在勞教所非法關押期間,在邪惡的嚴刑逼迫、引誘下,又由於自己有執著心,被邪惡鑽了空子,導致做了大法弟子絕對不應該做的事,我痛悔至極,愧對恩師、對大法,現嚴正聲明我所說、所寫一切違背大法的言行作廢。我繼續堅修大法,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做一個堂堂正正的大法粒子。

法輪大法弟子 淑琴 2001年8月9日


聲明

我十分痛悔地在這裏鄭重聲明,由於自己的怕心和其它執著,導致自己在邪惡面前作了有損大法和對不起師父的事情,寫了「書面保證」,這些都是由於自己學法不深而犯下的嚴重錯誤,統統作廢!我要認真學法、認真實修,在講清真相、揭露邪惡和救度世人的過程中加倍努力,挽回影響,彌補損失,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張松珍 2001年8月


莊嚴聲明

99年以來,在邪惡的壓力下,我寫了所謂的保證,也曾說過對大法不利的話,雖然是違心的,但給大法帶來不好的影響,因此,我聲明全部作廢。一定緊隨師父,跟上正法進程,全面講清真象,證實大法,修煉到底。

秦淑蘭 2001年8月4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執著心太多,關鍵時對大法不堅定,在2001年1月19日被非法拘留期間,在派出所逼迫下,我曾寫過「決裂書」 。現在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寫、所做有違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廢,我一定放下自我,投入講清真相、正念鏟除邪惡的正法中來,盡自己所能,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吳瑞華 2001年8月14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學法不深,沒有認識到"大法是嚴肅的,修煉是嚴肅的",在99年寫了所謂的保證。我現在認識到了,我對不起慈悲的師父,給大法抹了黑,我在此嚴正聲明,在99年寫的「保證」聲明作廢,今後,我一定要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堅修大法緊隨師。

大法弟子 楊秀雲 2001年8月13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在正法過關中,用人圓滑的心理寫過「保證書」。當時還自認為機智的應付了邪惡,隨著學法的深入,認清了自己的變異思想和人心還在的執著。在此聲明一切過關中所寫的「保證」全部作廢!在今後的正法修煉中,用純淨、慈善的心態,堂堂正正的正法。做師父金剛不破的弟子,宇宙中最好的生命。

大法弟子 金莉 2001年7月22日


嚴正聲明

九九年十一月份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在壓力面前被迫寫下了所謂的保證,給邪惡鑽了空子,給大法抹了黑,造成了深深的痛悔。現聲明所寫「保證」及一切不符合「真善忍」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廢,今後要堅修大法緊隨師。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樊民祥 2001年8月1日


聲明

以前的我百病纏身,得法後,通過學法、煉功、修心性,現在無病一身輕,是大法給了我新的生命,由於自己悟性不好,對法理解不深,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現聲明以前自己口頭說的、由別人代寫的「保證書」和我愛人替我母親簽的名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堅修大法緊隨師,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劉紹鳳 2001年8月7日


嚴正聲明

去年在政府,單位和親戚的威逼下違心寫了"保證書",由於自己有怕心,被邪魔鑽了空子,做了修煉人不該做的事,我非常後悔,對不起慈悲的師父,對不起還在獄中受難的同修們。在此聲明以前我寫的"保證書"和說的違背大法的話全部作廢,以後堅修大法,做一個合格的大法粒子。

大法弟子:張愛華 2001年6月16日


聲明

我是一名法輪大法修煉者,在99年7月22日邪惡迫害法輪功以後,因為我學法不深,被邪魔鑽了思想空子,違心的寫了所謂的保證,隨著學法的深入,使我明確的認識到,這是一個真正修煉者絕對不能做的事,我嚴正聲明,以前所寫、所說的全部作廢。我要堅修大法心不動,以法為師,正法、護法,起到一個大法粒子真正純正的作用。

敏榮 2001年7月25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學法不深而被誤導,以至交了書,寫了「保證書」。此後我非常後悔、痛恨自己,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犯下如此之罪,深感對不起師父。在此我向師父懺悔。以後我要加倍努力去彌補,努力做好講清真相、證實大法的工作。我聲明我寫的「保證」作廢。

蘇洪江 2001年8月17日


聲明

在邪惡迫害下,我對大法說了些不該說的話,寫了些不該寫的東西。我很內疚,對不起大法、對不起救度我的師父。我現在聲明以前所說、所寫的一律作廢。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大法好,以後我要痛改前非。堅修大法,弘法。緊跟師父走完修煉的路。

大法弟子:曹吉雲 2001年8月15日


聲明

作為一名大法弟子,由於以前學法不深,有了常人執著之心,作出了對大法不利、有損於大法的事,給大法造成了一定的影響,今天我嚴正聲明,以前寫的「保證書」,不利於大法的言行,一切都作廢,重新走出來證實法。

聲明人:段曉寧 2001年8月4日


聲明

在邪惡的栽贓、陷害、造謠等流氓手段的詭辯、欺騙和高壓精神折磨下,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有執著心,被邪惡鑽了空子。現在嚴正聲明:自己以前所寫凡不符合大法的,全部作廢。從今以後,堅修大法,決不動搖!

大法弟子 馮文蓮 2001年8月17日


聲明

我是法輪大法修煉者,由於過去各種執著心,做了一些違背大法的事,我對自己所犯重大過錯非常痛悔,現嚴正聲明所有違背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廢,繼續堅修大法,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走好正法的每一步,任何邪惡也阻擋不了我正法的信心、決心。

法輪大法弟子 趙傑 合十 2001年8月16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的「洗腦班」上,由於高壓,由於自己的執著心,也由於內心那殘存的人的心,使我做出了令我永遠感到恥辱的事。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寫全部作廢!重新回到正法的隊伍中來,加倍彌補,永不背棄!

大法弟子:徐瑞雪 2001年8月12日


嚴正聲明

我因為有放不下的執著和人的觀念,寫了「保證書」,在強壓下交了大法書。做了有損大法的事,我非常痛悔,對不起恩師的慈悲苦度。現聲明以前所做對不起大法的事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張寶國 2001年8月17日


嚴正聲明

在2001年2月被非法拘留期間,由於學法不深,悟性差。迫於壓力,我寫了「保證書」知道這樣做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所以嚴正聲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弟子的東西,一律作廢,加倍彌補過錯。

大法弟子:吳鳳芹 2001年8月14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我在99年7.20後,向單位領導寫了一份「思想彙報」,在考驗中,沒有嚴格要求自己,用人的狡猾心理過關。後曾向單位要回,但遭拒絕。在此我嚴正聲明我寫的思想彙報作廢,有損正法形像的一切作廢。今後要緊跟正法進程,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王嬌 2001年8月17日


聲明

99年7.20以後,在邪惡控制的高壓下,我被迫說了一些不利於大法的話,做了不該做的事。我現在嚴正聲明,以前說的、做的那些統統作廢。我還要繼續修煉法輪大法,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 李從貞 2001年8月8日


嚴正聲明

我被警察強行綁架到勞教所迫害,警察的行為是違法的。因此我聲明我所寫的所有不符合大法的文字一律作廢。我絕不放棄修煉。今後加倍彌補。

楊俊波 2001年8月17日


聲明

7.20以來,在高壓的逼迫下,我做了一些違背大法的事,說了一些違背大法的話,現在聲明一律作廢。我要繼續修煉法輪功,跟上正法進程。今後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 代淑敏 2001年8月14日


嚴正聲明

本人由於學法不深,在壓力面前寫了「認識」,深感對不起師父。現嚴正聲明,所寫認識及所有違背大法的東西全部作廢,堅定修煉,跟上正法進程,做一個合格的弟子。今後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吳勤 2001年5月


聲明

我以前不符合大法的做法,聲明一切作廢。今後加倍彌補。

康景元、趙健 2001年8月17日


嚴正聲明

本人鄭重聲明,自7.20以來,所說、所寫的所有違背大法原則的東西全部作廢,堅定修煉,跟上正法進程。今後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嚴建萍 2001年8月17日


嚴正聲明

親屬代替我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廢!今後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 韓豔秋 2001年8月17日


嚴正聲明

在高壓下,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全部作廢,重新走上修煉大道,堅信大法。今後加倍彌補。

潘寧新 段淑琴 2001年8月4日


嚴正聲明

凡是有損於李洪志師父及法輪大法形像的言行,一律作廢。今後加倍彌補。

大陸大法弟子 王澤濱 2001年8月17日


嚴正聲明

7月上旬,我在洗腦班中所說、所寫全部作廢,堅定實修。今後加倍彌補。

大陸大法弟子 張敏 2001年8月16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的壓力下,以前所說的、做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聲明作廢,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潘豔紅、張胤 2001年8月15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