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自愧悔 嚴正聲明
在壓力下違心寫、簽的所謂「保證書」作廢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8月18日】我今年75歲,從中年起就疾病纏身。進入晚年,身患十多種疾病,久治不癒。從84年起的十二年中,就住院13次,承受了難以名狀的痛苦,花費了大量的醫藥費。96年就花了1.5萬元。如照此下去,後果很難設想。

96年12月中旬,我有幸得到法輪大法。一讀《轉法輪》就喜不自禁,愛不釋手。積極向親友推薦,讚為天書。此後通過學法煉功,所有疾病都在不知不覺中消失。並且白髮逐漸變黑,黃臉逐漸轉紅。鄰里、功友無不感到驚奇。本人則在洪法中說明這一切都是李洪志大師和法輪大法所賜予,法輪大法為利國利民的好功法。且其功效還不止祛病健身。

「風雲突變天欲墜」(《心自明》),正當我與眾多同修共同精進之時,99年7月20日,邪惡鋪天蓋地而來,瘋狂的迫害法輪功。一時是非顛倒,善惡顛倒;偉大師父遭誣陷,大法遭迫害,廣大學員遭迫害。神州頓時一片黑暗。此時,廣大的大法弟子冒著被抓、被打、被勞教的危險,堅持進京上訪,要求講清情況,還老師以清白,還大法以清白,停止迫害學員,釋放被抓、被押學員,充份的表現了大法弟子的大真、大善、大忍,表達了大法弟子對宇宙真理的正信與堅定,有力地揭露和抑制了邪惡。

但此時,我由於執著太重,後天的觀念太強,特別是奴性的服從觀念作怪,在「排山搗海翻惡浪」(《心自明》)的邪惡面前卻不知所措,迷失了方向。邪惡之徒強迫大法學員開會,強令寫「保證書」,我便用三句話寫了「保證書」。但邪惡之徒並不罷手,誣蔑我家為據點,兩次強行安排我接受電視台採訪。我知道這是嚴峻的考驗到了,就在心中向老師表示:無論出現甚麼情況,我決不背叛老師,決不背叛大法,一定要運用智慧與其周旋,如實講清自己的受益情況,挫敗邪惡勢力污衊老師、破壞大法的陰謀。後來,兩次電視採訪都先後流產,我知道這完全是恩師的安排。

2000年某日,邪惡之徒拿著印好的「保證書」找上門來,立逼簽字,否則就去派出所。我當時憤恨已極,但猶豫很久,權衡再三,因怕去派出所,最終還是在「保證書」上簽了字。當時想:被逼簽的「保證書」不算數,事後可照舊學法煉功。

較長時期,我對自己寫、簽「保證書」一事認識不足,總覺得自己一天也沒有中斷過學法煉功,總覺得我經也學了,功也煉了,法也洪了,真相也講了,大法的工作也作了。寫、簽「保證書」不過是個形式,與大法無損。因而長期原諒自己,放鬆自己。沒有認真查找自己掩蔽很深的心,從根子上挖掉它。

偉大、慈悲的師父關心著他的弟子,一再呼喚沒走出來的弟子趕快走出來。師父在《李洪志師父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的講法》和《建議》經文的發表,如同對我敲起了警鐘。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強制改變不了人心》、《大法堅不可摧》等經文的發表,簡直就像師父專對我講的,是一次次嚴肅的教誨。我不禁反覆的責問自己:

你寫、簽了「保證書」,對邪惡作了妥協、退讓,這不就是污辱大法嗎?你還能夠作未來偉大的神嗎?

你在壓力下寫、簽了「保證書」,你的觀念不也正是這樣嗎?你的這種觀念既然是人敗壞了以後形成的,那麼你還夠一個大法弟子的標準嗎?你還配稱作大法弟子嗎?

你寫、簽了「保證書」,向邪惡妥協,其根源無非一個怕字,怕被抓、被打、被勞教。那麼,「怕心是不是執著哪」(《為誰而修》)師父諄諄教導:「甚麼常人之心都得去呀!」(《大曝光》)我問自己:你雖經常背誦「修得執著無一漏」(《洪吟》),可是當劫難來時,你為甚麼就放不下那顆常人之心哪?

你從大法中得到的太多了,但在邪惡迫害大法,需要你勇敢的站出來證實大法時,你卻向邪惡屈服,寫、簽了「保證書」,作了大法弟子絕對不該做的。你算甚麼生命呢?你還配稱作大法的一個粒子嗎?

我就這樣用大法一遍遍地衡量自己,如同一次次聆聽師父嚴肅的教誨,使我汗涔涔下,使我猛醒。使我認識到自己確實作了大法弟子絕對不該作的事,確實給大法造成了不應有的損失,因而痛悔不已!但偉大、慈悲的師父的呼喚,又大大地增強了我的決心和信心。我決心放下一切執著,堂堂正正的堅定修煉,跟上正法的進程,做好自己應該做的一切。加倍努力,彌補因自己的錯誤行為而給大法造成的損失,以洗淨自己的污點。同時嚴正聲明:當時在邪惡壓力下違心寫的、簽的所謂「保證書」自即日起通通作廢!

大法弟子:劉華民
二○○一年八月八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