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中的「隨意所用」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8月14日】前些天在「明慧」上看到一位弟子的文章,講到正法中的一些需要注意的地方。但那位弟子在文中提到的兩點:1、有些弟子字跡不工整,手寫出來效果不好,會使人對大法產生不好的印象,建議用印章代替;2、張貼時最好不要貼在住家的房門上,已免使人家撕也不是,不撕也不是。對此我們有一些不同的理解,希望寫出來與同修們探討。

我們曾有這樣的經歷。一次我們要到一座名山去正法,事先製作了一些小橫幅,並按以前的習慣備好了雙面膠。但到那一看,山上除了石頭就是樹,我們的橫幅比較大,在這些粗糙的表面貼不住。這時一位功友看到山裏賣一種長長的紅布條,常人買去繫在樹上圖吉利,就靈機一動說:「用布條綁。」於是我們買了一些紅布條,把我們的橫幅繫在樹幹上、突兀的岩石上,順利完成了該做的事。

還有一回,我們去了另一處名山。到達後才發現那裏連紙筆都買不到。正發愁怎樣做橫幅時,一位功友說:「為甚麼一定要貼紙呢?就用磚頭或小石塊直接寫在石壁上作用不也一樣嗎?」於是我們不再耽誤時間,立刻上了山。上山後才發現山裏很潮濕,如果我們還按以前的習慣用紙做橫幅,不但貼不住,貼上恐怕效果也不會好。我們就用石頭在天然石壁上劃上白印來寫字,儘量往大了寫,以便讓遊人看清。但有些石頭實在太粗糙,寫不清楚。說來也巧,平時不用口紅的女弟子們這天為「符合常人狀態」都帶了口紅上山,其中一位突發奇想:「用口紅寫。」一試果然好用。口紅較軟,能嵌入石頭上的凹處,又防水,色彩又鮮豔,起到了很好的宣傳效果。

這樣的例子還有,不多舉了。從中我們認識到,不管我們以前做了多少正法之事,積累了多少經驗,這些經驗只能用來充實我們的能力,而絕不能又形成一種習慣甚至觀念,反過來束縛了我們。粘不上可以用繩綁,沒有紙筆可以用磚頭、石塊甚至口紅寫,看似突然的「靈感」,其實是大法賦予我們智慧的如意表現。

因此我們認為那位弟子提到的第一點中用印章的辦法當然很好,我們也曾手刻了一套塑料模板,可直接用油性馬克筆添色,效果很好。但無論印章還是模板內容都只能是固定的幾種,如果要想添一些應時的內容,對於大多數沒有打印設備、特別是漂泊中的弟子,就只能用手寫了。儘量寫得工整是應該的,但也絕不能因為字不太好而不寫。

師父《隨意所用》的經文已經在破除我們的觀念。「宇宙的法怎麼能被人類的文化所規範呢?只要能講清法理,我就打開人的文化,破開那些規範與束縛,隨意所用,為表達清楚大法,想怎麼用就怎麼用。」我們在正法修煉中必須要講清真相、揭露邪惡、救度世人,那麼只要我們的心是純正、慈悲的,具體的事盡可以根據個人的條件和當地的環境而做,怎樣能使更多的人了解真相、了解更多的真相才是我們最應該考慮的。

至於美觀的問題,我們想「《轉法輪》在文章的表面上不華麗」,但卻有無與倫比的內涵,每個字都是法輪甚至佛道神的形像,這才是真正的美。我們的功友不可能都是書法家,但「字不在好壞,可有功啊!」功友們寫的橫幅在另外空間一定也是金光閃閃。我們冒死貼出的橫幅就像一道道令,另外空間的佛道神就會來配合正法。

曾經在「明慧」上看到一位同修流落街頭,一無所有。但她就用撿來的粉筆頭走到哪,寫到哪。師父看的是這顆心。她為大法傾盡了自己的一切並盡了最大的努力,這種精神實在令人敬佩,也許她的字並不漂亮,但其中的內涵與弟子在最艱難的時候還在慈悲眾生的偉大的精神因素一定能感動世人的心。

至於粘貼的地點,我們認為只要是乾淨的地方都可以貼。骯髒的地方,例如廁所、垃圾旁不能貼,也不要把大法橫幅與那些不健康的廣告貼在一起。

至於那位弟子提到的第二點,我們雖然沒在房門上貼過,但在「明慧」上看到一些有正義感的常人把別人從自家門上撕掉的大法橫幅重新貼在自己門上。

我們想一切都應該站在法的基點上去考慮。我們要正一切不正的,如果是「真善忍」或「法輪大法好」貼在居民的房門上將給這家人帶來多大的幸福,我們沒必要遷就常人的怕心就不貼,那對邪惡勢力的「怕心」本身就是變異,是我們應該去糾正的。至於正法口訣,是師父給弟子們用來正法的,常人不好理解,不一定非要貼在居民的房門上。

另外,大法救度一切眾生。因此在正法過程中我們不要去給自己下框框,為了大法,為了眾生我們應該把我們的能力發揮到極至。

以上是我們的個人體悟,供同修參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