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人發表聲明──聲明強化洗腦作廢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8月1日】
嚴正聲明

今年6月14日,我被強行帶到勞教所,進行連續15天的全封閉式的強行「轉化」。在強大的壓力與系統的欺騙下。我違心的寫下了"決裂書"。而後主意識越來越不清醒,生命不純的已變異的部份被觸痛時,卻不去正視,反而順水推舟似的接受邪悟來掩蓋。欺騙了自己,欺騙了大法,稀裏糊塗地寫下了「揭批書」與「保證書」。

作為一個宇宙大法的修煉者,作為這法中造就、重塑的生命,不僅沒能毫不保留的同化大法,沒能用正念去證實法,沒能用正念正視邪惡,揭露邪惡、鏟除邪惡,沒能珍惜師父為我們為宇宙、為眾生付出的一切,已是罪過了,卻反而屈服於壓力、怕心,還用人狡猾的心理與思維從法中為自己不願最大的付出找藉口,為生命變異的部份尋找存在的理由,實質等於肯定了舊勢力的合理存在,默認了邪惡勢力對正法的阻礙和破壞,以致於最終被操縱著幹下了邪惡想幹都幹不來的事情。這不僅是對師父,對大法的侮辱,更是從內部起著干擾破壞的作用。

所謂的「轉化」是在「不轉化即勞教」,「永遠不轉化永遠監禁」的壓力下完成的,所謂的「三書」是在攻心戰、疲勞戰、詭辯術、軟硬兼施種種卑鄙的欺騙手段下完成的,裏面所說、所想絕非我真實本性的想法,也絕非我內心真實的選擇。我現在聲明在這非法嚴重侵犯人權的手段逼迫與矇騙下所寫的一切作廢!因為那只是江澤民和XX黨導演的種種騙局,用盡流氓手段誘使人放棄真理,誘使人對生命的佛性的犯罪,誘使生命無知地污辱、禍亂佛法,毀滅自己的罪證。

個人修煉的基礎不紮實,分不清人的善和與神的慈悲,人的憤怒與神的威嚴;沒有及時的跟上正法進程的要求,擺不正正法與個人修煉的關係,不能站在大法的基點,正法的角度去看清舊勢力的安排的為私的本意,破壞的實質目的;平日裏又沒能嚴格要求自己,自滿、歡喜心、幹事心、好奇心、怕心等等,這一切不純淨的心,在嚴厲的考驗下都被舊勢力利用和控制,並被加強,才出現如此嚴重的錯誤。其實根本的執著就是不能在任何時候都把法擺在第一位。

邪惡不配考驗大法,所做的一切安排都是要頑固地維護它們背離法的一切,卻冠冕堂皇地打著為大法樹立威德的招牌。發展到今天的所謂強制「轉化班」,它們猙獰的面目已暴露無遺,它們在往地獄裏拉人,爭取陪葬品;它們的存在就是破壞。

邪惡不應存在。新的宇宙、新的生命中不能有一點背離法,偏離法的因素。生命不同化「真善忍」,生命也就沒有了存在的意義;被法挽救的生命在邪惡表現猖獗時不能證實捍衛大法,就沒有了存在的資格。師父啊,我一定一定緊跟著您走。

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正念清除邪惡、全面講清真相、揭露邪惡,堅定的維護大法,在加倍彌補、緊跟正法進程中去掉自身一切一切不符合法的因素,修成真正純正、無私的新生命。

周雪琳 2001年7月29日


嚴正聲明

由於本人學法不深,人的觀念很強,執著有漏,被邪惡勢力鑽了空子,在勞教所被強行洗腦,在神志不清中走向了邪悟,做了大法弟子絕對不應該也絕對不能幹的事,起到了侮辱大法的作用,造成了極其惡劣的影響。經過深入學法和學員的幫助,使我認識到自己錯誤的嚴重性,對自己損害大法的可恥行為深惡痛絕!悔恨不已!

在此我鄭重聲明:從1999年7月20日以來,我曾說過、寫過的一切不利於法輪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廢。

今後我要繼續堅修大法緊隨師,緊緊跟上正法的進程。加緊彌補由於自己的罪錯所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徐晨曦 黃彩蘋 2001年7月12日


聲明

證實大法的弟子都是偉大的!而我卻沒有為證實大法做出甚麼,修的不精進,心中受到良心的譴責。但是,畢竟是得法的人,如果不能為證實大法而走出來,真的不配是大法弟子對不起老師、對不起大法,對不起自己。

師父為了我們能夠從這個骯髒的地方走出來,受盡了人間莫大的屈辱,遭受千古奇冤,想到這些,我的良心受到譴責。師父的法理在我的心中迴盪,我只能在我獨自一人時背誦師父《轉法輪》中的「論語」。每在這時都感覺到師父的慈悲偉大,心中有無窮的力量。

偉大的佛法挽救了我將淘汰的生命,為甚麼就不敢堂堂正正的走出來證實大法呢?我真的不能得了法,但又不去證實法、講清真相,從而造成自己生命的永遠的深深痛悔!我以前寫過的「保證書」聲明作廢,以後我將在這證實大法的特殊時期勇敢地去面對,也成為清除邪惡、證實大法的一粒子。

大法弟子 寇振芝 孫賢祥 2001年7月


嚴正聲明

99年7月20日在邪惡勢力鋪天蓋地壓下來時,由於我對法理解不深,對大法的堅信程度不夠和變異了的思想觀念、怕心,怕吃苦,自私的執著作用下,大法的書被燒。雖不是自己燒的,但由於怕受到迫害就默認了。事後在學習《新加坡講法》時突然看到師父在解法中講的「大法的書絕不能燒」。我當時心裏痛悔至極。我還交了大法其他的書、師父的法像等,也說過「不煉了」的話。

通過學習師父新經文《大法堅不可摧》才真正認識到,這是做了大法弟子絕不應該做的事,給自己修煉的路上留下了污點。在今後的修煉中,要「以法為師」,認真學法,在講清真象,揭露邪惡,救度世人中,加倍彌補過失,跟上師父正法進程。堅信大法,堅信師父,堅修到底!做一名真正的大法粒子。

大法弟子 鄭鳳蘭 2001年7月23日


嚴正聲明

自2001年6月1日,縣「610辦」非法抓捕大法弟子,舉行所謂的「法制教育學習班」。開始我和愛人流離失所,由於動了人的觀念,於6月17日被抓。由於自己沒有在根本上堅定一修到底的正念,在6月20日寫了所謂的「保證書」,並當眾宣讀,犯下了對大法、對師尊不可饒恕的大罪,對大法造成了負面影響。

回單位上班後,一度想放棄修煉大法,但認真拜讀師父新經文《大法堅不可摧》和經過同修們的幫助後,重新認識到慈悲偉大的師父再一次給予了不夠格的弟子改過自新的機會。在此再一次嚴正聲明:自己違心所寫、所說的一切侮辱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廢。痛改前非,以最純淨的心態投入到正法中去,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用堅不可摧的正念「助師世間行」,兌現自己久遠的誓約,做一個合格的大法粒子。

大法弟子 齊俊傑 2001年7月29日


嚴正聲明

由於以前的聲明認識的不深刻,特此再次聲明。

我於九九年簽的「『十一』期間不去北京等」的「保證書」作廢。由於學法不深、在法上不堅定,怕心太重,使邪惡鑽了空子,幹了作為大法弟子絕對不應該、也絕對不能幹的事,這是對大法的侮辱。有愧於大法、有愧於師父。師父把我們從地獄中撈起,給我們洗淨,又給了我們偉大的一切。而我卻不能在大法遭到迫害、師父遭到誹謗時站出來證實大法,卻向邪惡低了頭,雖然不是我真心的,但也是在向邪惡妥協。師父說:「任何一個執著與怕心都不可能使你圓滿,然而任何一個怕心本身就是你不能圓滿的關,也是你向邪惡方向轉化與背叛的因素。」我認識到後果是非常可怕的。

今後要學好法,因為法是我們提高圓滿的最根本的保障。在正法修煉中,要助師救度一切可挽救的生命,要助師鏟除一切邪惡因素。加倍努力,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緊隨師,直至圓滿。

大法弟子 黃夢雲 2001年7月29日


嚴正聲明

從7.20以後,大隊幹部到我家讓我寫對大法不利的話,我沒同意。但是大隊幹部自己寫了幾句違背大法的話後,讓我寫上我的名字。我當時沒悟到,認為讓他們走就完事了,我就寫上了名字。過後又寫了兩次名字。還沒悟到,其實這都背離了「真、善、忍」 。

現在通過學法、煉功,和同修交流,我悟到以前後天觀念很強,變異的思想使我沒發現那時的事是錯誤的。

現在我鄭重聲明:以前寫的名字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過失,一心一意跟隨師父修煉法輪大法,一修到底,圓滿得佛果。

大法弟子:袁軍文 2001年


嚴正聲明

當地派出所問起我上網發表聲明之事,由於我人的執著心與怕心,7月5日與家人去派出所承認了發表聲明之事,家人還說我「不煉功了」,都寫入了口供記錄,我當時也沒有在意,最後在口供記錄上按了手印,現在聲明作廢。今後一定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翟琮 2001年7月25日


嚴正聲明

本人在被非法勞教期間,受邪惡勢力的迫害、矇騙以及自身放不下常人心所致,違心地幹了作為大法弟子絕對不應該幹、也絕對不能幹的事,接受了邪悟,寫了"決裂書"犯下了不可饒恕的大錯。現在經過學法和大法弟子的幫助,我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內心悔恨萬分,在此我嚴正聲明,本人所寫、所說過的一切不利於大法的東西全部作廢,任何人妄圖利用其達到破壞大法的目的都是下流的犯罪行為。

今後我要儘快肅清干擾,堅修大法緊隨師,加倍彌補,努力跟上正法的進程,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不辜負師父的大慈大悲。

大法弟子:趙華南 2001年7月27日


嚴正聲明

以前在鄉政府邪惡勢力的逼迫下,我違心地寫了"保證書",還找他人保我。2000年我去天安門證實大法,被非法拘留,在沒有悟到的情況下,我簽了名、按了手印,家人背著我代寫了"保證書"。在2001年的一個夜晚,在沒有告訴我的情況下,家人又一次寫了"保證書"。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這一切違背大法的言論和材料全部作廢!我,一個法輪功修煉者,要加倍彌補我的一切過失,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直至圓滿。

大法弟子:王海燕 李紅菊 劉志青 劉金山 2001年7月29日


嚴正聲明

我是96年得法的,由於放不下人的觀念,7.22後產生了邪悟,不敢走出來證實法,更由於怕心做出了對大法不利的事情,向邪惡妥協,以至向邪惡交出了師父法像和書等,還甚至阻止要走出來證實法的弟子去證實大法,向邪惡做保證等等。現在醒悟,認識到自己對大法、對師父犯了罪,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能做的事,現在我鄭重聲明,我以前向邪惡保證的一切作廢,從新走入正法行列,加倍彌補,做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報答師父與大法的慈悲苦度。

大法弟子 袁振達 2001年7月


聲明

由於我學法不深、不透,悟性太差,執著心太重,在派出所威逼下,違心地寫了「保證書」。現認識到,我這樣做是違背了「真、善、忍」,我對不起恩師的教誨、對不起大法,我深感痛悔。現在我正式宣布:我寫的「保證書」和對大法不利的事情一律作廢。加倍彌補,挽回損失,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 艾秀玉 2001年7月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修煉不紮實,對法認識不足,又不想吃苦,在2001年6月1日開始的邪惡的強制「洗腦班」上,在失去人身自由的情況下,寫下了侮辱師尊及大法的文字,並被強迫當眾宣讀。回家後,痛悔不已,深知自己已造下了深重如山的罪業,再也不配修煉法輪大法了,生不如死。通過學習師父的新近經文,和與同修交流,認識到,慈悲偉大的師父再一次給予了我們不合格弟子又一次彌補過失的機會。在此我再次嚴正聲明,自己違心所寫、所說的一切侮辱大法及師尊的言行一律作廢。我要以最純正的心,重新溶入大法洪流,「堅修大法緊隨師」,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 李翠珍 2001年7月29日


嚴正聲明

我於99年1月25日和老伴一起進京上訪一次,只是希望能夠向國家領導反映我們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的情況。但是到京後還沒找到信訪局,只是在天安門前說我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就被非法拘捕。然後被押送到當地拘留所、看守所,最後被非法勞動教養一年,在高壓下寫了所謂的「保證書、悔過書、決裂書」等書面材料。我在此嚴正聲明:我所寫過的這些不符合大法弟子言行的一切「材料」全部作廢,今後堅修大法緊隨師,加倍彌補,做大法的真修弟子。

聲明人:張發 2001年7月27日


嚴正聲明

我於96年3月得法,自7.22以後,由於人的觀念、怕心的驅使,做了一個修煉人不該做的事情,不情願下交了書,多次簽過字,按手紋,說不煉功等,幫了邪惡迫害大法的忙,卻不知這一切是對師父和大法的犯罪。特此聲明以前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弟子行為的事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過錯,跟上正法進程,堅持對大法的正信,真正成為大法中的一個粒子。

大法弟子 於鳳芝 2001年7月


聲明

我2000年12月5日上北京正法被勞教一年,在勞教期間,勞教所已被洗腦的人及省戒毒所的人員對我進行洗腦,從而產生了迷惑,向邪惡妥協,寫了「五書」。在此聲明,我所寫下的「五書」全部作廢。在以後學法、煉功中堅定修煉法輪大法,加倍彌補自己給大法造成的損失,重新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王傳平 2001年7月26日


嚴正聲明

本人聲明自99年7月以來所寫的保證、口頭答應派出所所長的不符合修煉人標準、向邪惡低頭的「保證「統統作廢。父親寫的「保證「也聲明作廢。我要堅修大法緊隨師,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做大法堅定的一粒子。

楊玉梅 2001年7月15日


嚴正聲明

我叫王全英,今年61歲,沒有得法之前身體多病,如腦血栓,高血壓,關節炎等。自從1997年四月份我有緣得大法,我不斷學法、煉功,李老師大慈大悲多次給我消業,淨化身體,我現在一身輕,達到無病狀態,每年給國家節約藥費兩千多元。由於我對法的認識不足,被邪惡鑽了空子,於去年2000年在派出所寫了所謂的「三不」,我現在特此聲明,此「三不」作廢。今後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 王全英 2001年7月14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有怕心,在邪惡的逼迫下簽了「不煉功」 。本著「真、善、忍」的標準,我要做一個合格的弟子,為此,特上網聲明,以前做的不符合大法的事一律作廢,加倍彌補,堅修大法心不動。

大法弟子 肖鳳彩 2001年7月6日


嚴正聲明

自2000年6月以來,由於執著於圓滿和有怕心,在難中沒有把握好自己,寫了作為大法弟子決不應該寫的"保證書",這是不真心的,是與我真正意願相違背的。在此我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文字和言行一律作廢。同時,堅決糾正以往一切不符合大法弟子要求的行為,不給大法和自己正悟到的一切抹黑,堅定修煉,加倍彌補,緊跟正法進程,做一名真正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陸大法弟子:王大源 2001年7月24日


嚴正聲明

由於平時學法不紮實,不精進,導致在2001年「洗腦班」上被邪惡鑽了空子,寫了違心的「保證書」 ,給大法帶來負面影響,加重了邪惡對大法的迫害。我回家後痛悔不已。通過學法和同修幫助,我在此聲明:所說、所寫的違背大法的所謂「保證」一律作廢。在今後講清真相、救度世人的正法進程中,加倍彌補,主動鏟除邪惡,做一粒真正的大法粒子。

大法弟子 王方朵 2001年7月29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加之自己沒有一個正確的思想和正信、正悟,走向了邪悟,在抱著人的強大執著心不放和神志不清的情況下,說了不該說的話,做了不該做的事,現在嚴正聲明所說、所寫的「思想彙報、保證書、悔過書、揭批書、決裂書」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堅修大法永不變心,在講清真相中加倍彌補。

張嚴 2001年7月29日


聲明

我在99年7月24日寫過的「保證書」並按了手印都是在逼迫的情況下違心地寫的,不是自願的。實際上,我一直在修煉大法。本著「真、善、忍」的標準,我要做一名合格的弟子。現在聲明,以前寫過的「保證書」和按的手印一律作廢,改正以前的錯誤,加倍彌補,「堅修大法緊隨師」,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 鄭玉蘭 2001年7月12日


嚴正聲明

我被非法勞動教養1年。2001年元月被邪惡勢力強制「洗腦」後提前回家。在邪惡的迫害下,由於執著心被魔所利用,作了魔幹的事。我現在終於醒悟,在此聲明我以前無論說過甚麼或寫過的所有「保證」全都作廢,一切統統作廢!堅決跟師父走到底。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做一個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李榮 2001年7月30日


嚴正聲明

對於過去的「悔過」等所有給法輪大法造成了破壞性影響的言論與行為,在此嚴正聲明作廢。我要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大陸大法弟子:彭興華 2001年5月25日


嚴正聲明

1999年7月20日以後,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又有一些放不下的執著,做了一些不符合大法的事,如交書、在筆錄上按手印、簽名、在幫教協議書上簽名、寫檢查,使大法蒙受了污點,對不起慈悲苦度的師父。在此,我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為和「文字材料」作廢,並決心加倍彌補,跟上師父正法進程,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李佳 2001年7月19日


聲明

在那被烏雲籠罩一時、法輪功修煉者被迫害的時期,我簽了「不煉功」的名,我現在鄭重聲明:簽的名字全部作廢,是違背我自己意願的。我決定加倍彌補,堅修法輪大法,緊隨師父。把師父給我安排的修煉道路一步一步地走好,全部走完。真正成為師父的一名堅修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袁振春 2001年7月3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和對「情」的執著,在修煉的道路上鑄下了大錯,讓邪惡鑽了空子,做了對不起師父和大法的事,違心地寫了「保證書」。此事過去之後,深深地痛悔,現嚴正聲明,以前所做的一切違背師父和大法的事、所寫過的「保證書」,全部作廢!以後一定要站在法的基點上認識大法,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加倍彌補,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張松苓 2001年6月20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們學法不深,在公安的強迫威逼下,產生了人的執著,寫了「保證」,說了違心的話,給大法造成負面影響,對不起恩師、對不起大法。我們深深地痛悔,現在我們嚴正聲明:我們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違背大法的文字和言行一律作廢!我們修煉法輪大法永不變心,緊隨師父,跟上正法進程,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 田辰祥 孫香菊 2001年7月20日


嚴正聲明

我是從1996年8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得法後身體得到健康。自99年7月22日以後,在邪惡勢力的逼迫下我不情願地交了大法的書和錄音帶,我心裏很難受,非常後悔,覺得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現特此聲明:以前所有違背大法標準的所作所為全部作廢。今後要堅定修煉,加倍彌補,跟上正法的進程。

大法弟子 石秀香 2001年7月16日


聲明

我在看守所被邪惡迫害下,寫了不煉法輪功的「保證書」,這是一件不該做的事。我現在鄭重聲明:以前寫過的「保證書」全部作廢。我堅修法輪大法,加倍彌補,緊隨師父,真正成為一名堅修大法的好弟子。

大法弟子 袁振超 包榮梅 2001年7月30日


嚴正聲明

我於1999年7月被迫向單位交了《轉法輪》,並寫了「保證」。我的這種行為給大法帶來了負面影響,追悔莫及。現特此聲明「保證」一律作廢,我要堅修大法,挽回損失,緊跟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 陸謹 2001年7月26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在高壓下做了一個大法弟子絕對不應該做的事,寫了所謂的「保證書」及不符合大法弟子的話。現嚴正聲明,我以前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弟子言行的話一律作廢,堅修大法緊隨師,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做一個純正的大法粒子。

大法弟子 辛鳳賢 戴雲珍 2001年7月27日


嚴正聲明

在派出所的要求下,我丈夫寫了「保證」並簽上了我的名字。對這種不符合大法的行為現聲明作廢。

大法弟子 穆繼慧 2001年6月29日


嚴正聲明

今年5月份我被非法拘留,由於在高壓下沒把握住,寫了一個修煉人不該說的話,過後心裏很難受,現在嚴正聲明所寫的一切作廢。今後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潘懿 2001年7月29日


聲明

自7.20事件以後,全國範圍內開始迫害法輪功及法輪功學員期間,我在壓力面前簽了名,寫了不煉功的「保證」,特此聲明全部作廢。以後我要堅修大法緊隨師,用智慧證實「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加倍彌補,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袁振民 2001年7月18日


嚴正聲明


只因為我學法不深,片面地理解了法,在勞教所所說的、所寫的、所做的,「保證書」等一切作廢,對大法所犯的罪我一定加倍彌補,堅定正念,一修到底!

大法弟子:顧春梅 2001年7月28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沒有放下執著,怕心太重,在邪惡的干擾下,寫過錯誤的「保證」,給大法造成了嚴重影響,迷惑了眾生。在此我嚴正聲明:強制改變不了人心,在修煉中我所想、所寫、所說、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律全部作廢!今後,在任何情況下,都要「堅修大法緊隨師」,遇到問題向內找,在講清真相,揭露邪惡中加倍彌補,跟上正法的進程!

大法弟子:劉增辰 2001年6月20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學法不深,在「洗腦班」上當受騙,寫了「保證書、決裂書」,我現在鄭重聲明以前所說、所寫全部作廢,從新回到正法修煉中來,加倍彌補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王建國 2001年7月20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00年3月進京護法、正法,被公安機關抓捕,在被迫之下寫了「保證書」,之後悟到有損於大法的形像,特此聲明以前所寫的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一律作廢。從現在開始加倍彌補,重新跟上正法的進程。

大法弟子:劉秀芬 2001年7月1日


嚴正聲明

在1999年11月4日,我曾在邪惡勢力的強制下,在「保證書」上簽名,在鄉派出所辦的「洗腦班」上違心的說的不符合大法的話等一律作廢。今後加倍彌補過失,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 李廣蘭 2001年7月29日


嚴正聲明

我們以前由於執著心太強,違心地寫了一些「檢查、認識及保證」,我們覺得這是極不應該的,不是一個大法弟子的行為,今天特此聲明,所寫的這些違背大法的東西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張春梅 李秦州 2001年7月27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不精進,在怕心的作用下說了大法弟子不該說的話,在當地派出所向邪惡寫了"保證書"。現在嚴正聲明以前說過、寫過的所有不利與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劉紅岩 王延興 2001年7月8日


嚴正聲明

我因為學法不深,在邪惡逼迫下,寫了「不煉了」,通過學法,現在我認識到錯了,聲明以前寫的作廢,今後加倍彌補過錯。

大法弟子 劉井蘭 2001年6月12日


聲明

自99年7月22日至今所有說過、做過的對大法不利的事和到派出所簽的名,聲明一切作廢。今後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曲玉君 2001年7月3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有放不下的執著,在邪惡的威逼下,怕心驅使下寫了「保證」,給大法造成了負面的影響,痛悔不已。現在我嚴正聲明:我所寫、所做、所說一切不符合大法標準的東西全部作廢!「堅修大法緊隨師」,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馮翠姐、馮月夕、劉忠芹、劉忍子 2001年7月20日


嚴正聲明

以前所說、所寫的一切背離大法的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重新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范永花 2001年7月28日


嚴正聲明

我因為自己學法不深,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廢,加倍彌補過錯,做一個合格的弟子。

大法弟子 李樹珍 2001年7月8日


嚴正聲明

今年5月份我被非法拘留,在高壓下寫了一個修煉人不該說的話。現在嚴正聲明作廢。

大法弟子:徐慧 2001年7月29日


嚴正聲明

因本人學法不深,以前所說、所寫的不利於大法的一切作廢。今後一定堅修大法心不動,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蔣桂芝 2001年7月27日


嚴正聲明

去年底,因學法不深,有怕心,在邪惡壓力下,就簽名不學了,現特聲明作廢。加倍彌補過失。

大法弟子:遲淑芹 2001年7月29日


嚴正聲明

因我學法不實,在邪惡的逼迫下寫過不煉功的「保證書」,現在我嚴正聲明:「保證書」一律作廢!我要實話實說:法輪大法好,我們師父是最好的人,我堅修大法永不變心,加倍彌補過失。

大法弟子:呂吉堂 2001年7月20日


嚴正聲明

不利於法輪大法的語言文字一律聲明作廢。今後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姜秀清 高永華 郭曉薇 蔣婉婷 2001年7月29日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