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差距,緊跟正法進程

——一大陸大法弟子的經歷和體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8月1日】每當我回顧自己的得法、修煉歷程,都會為師父的洪大慈悲和自己內心的痛悔而淚如泉湧。本來生活在師父家鄉,可是卻在中國西部古城看到大法,趕到大北方,又追到大南方去聽師父講法。雖然繞了一個大圈,但是仍然有幸趕上了師父親自講法傳功的「末班車」,也非常感激師父給我安排的修煉環境。遺憾的是自己的修煉也走了一個極其危險的大彎路。

在舊的邪惡勢力給大法製造的這場巨難中,雖然內心對大法、對師父的堅信從未絲毫動搖過,但面對考驗時,「沒有用本性的一面來認識,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道法》),在人情、怕心、對人的執著的心態中,讓邪魔鑽了空子,做出了背離大法的事情。「4.25」之前就已被邪惡勢力「監控」,「4.25」之後時時面臨著考驗,但心裏坦然不動。但對「7.20」之後的鋪天蓋地的邪惡仍然感到震驚。在被邪惡的包圍中,靠著對大法和師父的堅信抗爭著。聽到XXX做檢討感到不可理解,電視上看到別人交了大法書感到不可思議,聽到邪惡的宣傳,就向周圍的人講清真相。但是最後在社會和家庭的壓力面前還是說了假話,表示不煉了。更不可饒恕的是我也交了一部份大法書和有關資料。當時感到違心、恥辱、壓抑而又無可奈何。在大法遭到瘋狂迫害時,在師父遭到最流氓的誹謗時,只是流淚、氣憤,卻不能站出來證實法、維護法,而且做了逃兵。其實,對所發生的事,以及如何對待,師父在講法中早就告訴我們了,只是自己對法不能真正認識,不能按照法的要求去做。

當時在思想中冒出了兩個變異了的人的觀念掩蓋了自己的怕心。一個是認為自己的心沒變,只是說了假話騙他們的,先退一步再說,總有說清的一天。如果被抓進去,就失去了學法煉功的條件。另一個是當時各方面「包」我的人都是平時與我有一定「交情」的,而且他們都同情法輪功,使我感到他們的壓力很大。我要不「轉化」,他們就無法向上「交差」,他們暗示我如何蒙混過關,使我生出了「可憐」他們的心。邪魔就針對我對人情、面子的執著,使我迷失了方向,把大法在心中的位置讓給了人情,做出了背離大法、侮辱大法的事情。師父說:「修煉中加上任何人的東西都是極其危險的。」(《挖根》)。

在關鍵時刻不能堂堂正正地走過來,必然走向邪悟,就躲在家裏學法煉功,在家庭的小圈子裏修心性。師父說:「那些得了大法的還能和常人一樣對待嗎?得了法卻不能證實法,還配當大法弟子嗎?無論他們怎麼在家裏所謂的堅持學法煉功,都是被魔控制著,走向邪悟。」(《嚴肅的教誨》)當時很多學員去北京證實法,對此學員中有著不同的認識,我自己也不知道怎麼做才對。這時,慈悲的師父讓我摔跟頭,從中悟道。大跟頭使我猛醒,我再也坐不住了,必須出去正法,改正自己的錯誤。正念雖出,但思想深處還是被很多人的觀念束縛著,不能果斷地走出去。一方面等著結伴同去北京,一方面向XX黨組織講清真相,說明不煉是假的(他們也知道),寫材料揭露新聞媒體的造謠誣蔑。

在邪惡勢力的所謂敏感期間,師父給我安排了一次去北京的機會。我決心不枉此行,一定把真心話說出來。我去了天安門,期望能碰到功友在那裏證實大法,我好加入其中。等了近兩個小時,沒有情況。在等待中,心裏很矛盾,幾次想自己站出來向世人講清真相,但人的觀念又成了攔路虎,總感到勢單力薄,一個人又不好意思,怕別人接受不了。只好遺憾地離開。接著去了有關的國家機關,遞交自己講真相的材料。在「信訪抓人辦」被本地公安認了出來,市裏、單位、家裏「炸了鍋」。被押送回來後即被軟禁,邪惡公開監視跟蹤。面對邪惡,心裏坦然。但是邪惡是無孔不入的,當時正出現假經文,有的一看就覺得不符合師父講的法。其中有的內容就是破壞廣大學員去北京正法的,起到了干擾破壞作用。有的學員退了去北京的火車票,我對自己在北京的正法行為也產生了懷疑:這樣做符不符合師父的安排?會不會給被抓的功友加大魔難?心一偏離大法,邪魔就有空子可鑽,各方面的壓力都上來了,子女有的以死相勸。為擺脫邪惡的糾纏,又冒出了妥協的心,心想:反正短期內我也不能再去了,就做了「不上訪,不參與活動」的保證,向邪惡低了頭,給自己已證到的抹了一筆黑。修煉是嚴肅的,用人的圓滑對待修煉上的事是極端錯誤而又極其危險的。圓滑本是變異了的人的思想,怎麼能帶到大法修煉中來呢。師父在新經文《大法堅不可摧》中告訴我們:「一個大法弟子一旦幹了不應該幹的事之後,如果不能真正認識其嚴重性、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一切與那千萬年的等待都將在史前的誓約中兌現。作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構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糾正一切不正的,怎麼能向邪惡低頭呢?怎麼能去向邪惡保證甚麼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惡妥協,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為,神絕對不會幹這種事。在被迫害中哪怕真的脫去這張人皮,等待大法修煉者的同樣是圓滿。相反,任何一個執著與怕心都不可能使你圓滿,然而任何一個怕心本身就是你不能圓滿的關,也是你向邪惡方向轉化與背叛的因素。」這使我更加看清了自己問題的嚴重性及其惡果,認識到任何情況下堅定正念對修煉者生命的意義。

慈悲的師父還是挽救我,隨著邪惡迫害的升級,師父多次給我糾正錯誤的機會。在邪惡所謂「摸底排查」時,單位再次要我明確表態,我表示放棄大法是不可能的。邪惡兩次叫我去聽勞教所裏出來的魔變的叛徒講那些邪惡的東西,我就用正念對待,不受邪惡支配。利用各種機會向接觸到的人洪法、講清真相、揭露邪惡。有一段時間,我就滿足於這種狀態。也感到自己與精進的同修有差距,但總考慮自己的「處境」,不能像別人那樣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其實還是被一些人的觀念束縛著。

最近我意識到自己的這種狀態仍然是很危險的,沒有起到大法弟子應有的作用,只是在正法洪流的後面漫步地跟著。師父講的法越來越明,正法除惡進程在加快,需要每個大法弟子勇猛精進。我清楚地看到了自己的心性與大法的要求和精進弟子的差距很大,再不趕上來就要掉隊了,就不配做大法粒子了,就辜負了師父一等再等的苦心。師父本來為每個弟子承受了很多很多,還要為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承受得更多。我明顯地感到了師父在為我焦急、擔心,用各種方式暴露我還沒有放下的人的東西,讓我快點去掉它。也感到了邪惡的垂死掙扎,利用我沒放下的東西干擾我,但是我已經知道如何去消滅它了,讓它無法逞兇。我現在內心升起一種強烈的大法弟子的使命感和緊迫感。捍衛宇宙大法是歷史賦予我們的責任,是給未來創造歷史,這麼嚴肅的使命不許摻進一點人的雜質。過去的污點讓它成為教訓,走好以後的每一步。師父說:「目前人類的每一天都是為大法的需要而安排出來的」(《甚麼是功能》),我們每時每刻都要把自己的心融入正法除惡中,充份發揮大法弟子的作用。

在此向偉大慈悲的師父表示愧疚和致以崇高的敬意!

再次嚴正聲明:過去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東西一律作廢。大法在我心中堅不可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