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邪惡決裂,永做大法一粒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7月8日】我叫王浦華,53歲。雖然修煉已經六年了,但是始終沒有放下對人的根本執著。在被拘留四次之後,產生了怕心,怕一旦被勞教會因承受不住魔難背叛大法走向反面,尤其知道當地辦事處正辦洗腦班,就躲到外地親戚家,一住就是3個月,長時間沒有和功友切磋,得不到大法的正面消息,5月初回京後又一時找不到功友,沒有用正念正視惡人,相反用人的觀念看待這一切。因為有怕心、有執著才被邪魔鑽了空子,躲來躲去,並沒有躲過去,被強制拉進洗腦班。

因為自己修煉中有漏,發出的念根本就不純正,所以在向做邪惡洗腦「工作」的人講真象時,根本就震懾不住邪惡,反而順水推舟般地跟著邪悟,在不知不覺中混淆了個人修煉與正法修煉的概念與界限,錯誤地認為這一切魔難都是師父安排的,只有假轉化才能放下執著,才能有一個安定的環境修煉,將來才能修成。現在寫這些的時候,認識到自己三、四個月學法不精進,也不和功友切磋,竟掉到這麼可怕的地步,已經完全背叛了大法,向邪惡勢力投降了。

從洗腦班回來不久,功友給我送來了師父的新經文《強制改變不了人心》、《建議》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反覆學習幡然猛醒,對自己的所作所為痛悔不已,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

我恨自己,為甚麼要怕?為甚麼要躲起來!「心裏越怕,邪惡越專找這樣的學員下手,而整個大法在人間被迫害所出現的形式,又是因為這些學員有執著因而才有被迫害的嚴重情況大量出現造成的,由於放不下執著而被所謂的轉化,以致於幹出助紂為虐的事,從而使情況變得嚴重。」《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以前,自己曾面對警察、單位的領導洪法、講真相。但當邪惡瘋狂地迫害大法與大法弟子,極盡最惡毒、最流氓的手段污衊大法時,自己沒有完全用正念、從修煉人的角度看待這一切,而是用人的觀念看待這邪惡的表面現象。「作為一名大法弟子,為甚麼在承受迫害時怕邪惡之徒呢?關鍵是有執著心,否則就不要消極承受,時刻用正念正視惡人。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做了大錯事後,由於對師父的經文理解不深,再加上身體的反應很大,一度又產生了悲觀絕望,認為自己是罪有應得,自作自受,功也掉下去了,再也沒有希望了。在功友的熱心幫助下,不斷反覆學習師父的新經文,終於從個人修煉的小圈子裏解脫出來了,真正認識到自己的一切都是和正法聯繫在一起的。「因為你們更新的生命就是在正法中形成的。」(《大法堅不可摧》)是大法中的一個粒子,要堅定正念,真正認識問題的嚴重性,努力加倍補償,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一味地悲觀、失望,不就等於承認了邪惡勢力的安排了嗎?

自己曾多次發誓要堅修大法,絕不做猶大,但恰恰自己在執著與怕心的帶動下,稀裏糊塗地做了猶大,師父慈悲,一等再等,不就是等像我這樣的人真正從人中走出來嗎?「師父要挽救一切眾生,而邪惡勢力卻在真正地利用眾生對大法犯罪,根本目的是毀滅眾生。」師父還說:「然而任何一個怕心本身就是你不能圓滿的關,也是你向邪惡方向轉化與背叛的因素。」

為甚麼會產生怕心呢,關鍵是對大法不那麼堅定,對自己是否有能力清除邪惡產生了懷疑,所以在魔難中沒有用正念正視惡人,只想用常人的方式與他們周旋。師父講:「其實大法弟子每個人都是有能力的,只是沒在表面空間表現出來,就認為沒有功能。但是無論能否在表面空間表現出來,動真念時都是威力強大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大法弟子的生命溶於法中,正法是大法弟子的使命。目前,全世界大法弟子共同正法,清除自己思想中不好的念頭、業力和不好的觀念或外來干擾,清除三界內迫害大法的一切邪惡,無所不包,無所遺漏。我要認真學法,不斷堅定對大法的正信,徹底放下人的一切觀念,從人中解脫出來,加入正法的行列中去,加倍補償,挽回自己給大法造成的損失,重新跟上正法的進程。

同時嚴正聲明:

本人一度被邪惡迷惑、利用而假轉化,所說、所寫和被錄的一切全部作廢。因為那根本不是我本人的真正意願。任何人妄圖利用它去矇騙別人都是徒勞的。我要和一切邪惡決裂,永做大法一粒子!

王浦華 2001年7月1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